1.第1章 四大缺德事

深夜十点,上吴村,黑烟石山后山,一个新下葬的坟坑边上,周围漆黑如墨,只有几束手电筒的光芒照射在这坟包之上。 . .

铲子重重的插进土里,松软的土便被撬动,但是老子的手却是抖得厉害。

从下第一铲子开始,其实老子的心已经后悔了。

真特么后悔认识这帮二逼,也他妈恼怒自个,当时脑子里哪根筋搭错外星天线了,不然怎么可能点头答应这帮二逼的要求。

包括我在内,总的是五个毛孩子,都是十来岁,就我比较大一点,十五岁零七个月。

一帮闲的蛋疼的毛孩子,不知道天高地厚,在一起混腻歪久了,总能干出一些出格事,就好比现在,为了当孩子王,硬着头皮也要干缺德事,为了证明自个的勇气和胆量。

这主意是二狗这王八蛋出的,他说说书先生说古代四大缺德事:踹寡妇门,挖绝户坟,吃月子奶,欺残疾人。

他说谁要是能办成这四件事,完成大家的考验,大家就打心眼里服他,推举他为我们几个孩子的王,我特么当时脑热,一口就应承下来,因为我年纪最大,怎么可能服其他人。

这欺负残疾人好办,村里有个又聋又瞎的老头,我骂他他听不到,我敲一下他脑门,然后撒腿就跑,他也不知道是谁,所以这事很快完成了,我不觉得内疚,因为这王八蛋老骂我爷爷是神棍骗子。

吃月子奶这事倒是有点难为情,但是我还是有路子的,秋月嫂子正在家里做月子,跟我家的关系也不错,从小也疼我,我就把对象瞄准她。

我从河里捞了几只大鲫鱼,然后往秋月嫂子家送去,说是给她补补身子,而且这鲫鱼汤最补奶水了,然后等她喂孩子的时候,我就找借口说,二狗这王八蛋长鸡眼了,眼睛里要滴奶水才能好,秋月嫂子倒也大方,让我去厨房拿个碗,然后给我弄了大半碗,我端着碗回家,当着这帮二逼的面一口给闷下去了。

这踹寡妇门可太容易了,村东头的柳寡妇,村里人人尽可夫,是名副其实的水性杨花,听说上过她的男人都能把门槛给踏平了,这帮二逼还经常去趴人家窗户边偷看她洗澡,然后一直在浴桶里,根本看不到什么玩意,我就到门前踢了一脚,听说柳寡妇吓了一跳,嗖的一声从浴桶站了起来破口大骂,被这帮二逼看光光,捡了个大便宜。

最后一件事就比较难办了,挖绝户坟这事,真是最缺德的,因为人家已经绝户了,无儿无女的,好不容易入土为安了,你又去叨扰人家的清静。

后山还真有一次绝户坟,是村里一个老疯子的,整天疯疯癫癫的,死了之后,全村人凑份子给安葬的。

我跟二狗,铁柱他们商量着,这事就别干了,前面都是小缺德,权当开玩笑的,这挖人绝户坟是缺大德。

他们说我怂了,说如果我要前功尽弃,那也可以,我怎么可能会同意呢,所以我们五个人便带着锄头铁锹等家伙,去挖老疯子的坟了。

可是不是现在在挖的这个,这个比那个可艰难得多了,后面再说。

挖老疯子的坟挖到一半,这帮人就怕了,因为闻到了腐臭味,所以全部同意,挖一半又给埋回去了,还给人老疯子跪了几拜,求人原谅。

下山之后,我就说怎么样,四大缺德事都干了,这下他们总该服我了吧?

谁知道铁柱这王八蛋突然冒出一句:二狗说的四大缺德事,跟我爹说的好像不大一样,最后那个欺残疾人应该不能算太缺德,我曾经听我爹说四大缺德事是‘踹寡妇门,吃月子奶,艹死人逼,挖绝户坟’。

老子当时就石化了!这他妈是人干的事吗?

铁柱没注意到我的表情,继续滔滔不绝的说:前天下关村关屠户家花钱从越南买了个十七岁的新娘,谁知道回来的时候,正准备洞房花烛夜,那新娘子莫名其妙的死了,关屠户家见出了人命,又不敢声张,怕惹上官司,所以偷偷的把新娘子给埋了,就在这后山之上,昨晚刚埋的,地点我知道,你敢不敢去?

我就说我的脑袋当时不知道哪根筋接了外星天线,脑子给烧了,我竟然点头说了声:敢!

然后在说完之后,我特么就后悔了。

只是看着二狗,铁柱等人目瞪口呆的表情,老子又不反悔,那是很没面子的事,而且刚巧从老疯子那边的坟下来,锄头铁锹都还在手里,今天无论如何都得让这四个王八蛋心服口服,所以就吃了秤砣铁了心,硬着头皮跟着铁柱来到那个越南新娘的坟地里。

与其说是坟地,还不如说是土包,甚是潦草,可见关家人就想赶紧埋了了事,连块墓碑都不敢立,就更别说请风水先生看风水了,肯定就是随便找个地,挖个坑直接埋了。

在土包面前,老子再一次怂了,这次比挖老疯子坟的时候,手抖得更厉害。

关键不是挖坟害怕,而且要弄一个死的女人,我特么连活的女人都没弄过,我怎么去弄一个死的女人。

还有就是这种事情比挖绝户坟要缺德得多了,想想都觉得可怕,我肠子都悔青了,可世上哪有后悔药卖?更何况怎么能在这群二逼面前认怂呢?

所以我硬着头皮往下铲土,铁柱和二狗帮我一起,大力则是拿着手电筒照着我们,猴子放风,以免被人发现。

才挖了几十铲子,铁锹咚的一声就碰到了棺木,柱子惊呼了一声:“埋得这么浅,这关家人真够他妈仓促的。”

我感觉我当时整个人都在发抖,腿肚子都已经要抽筋了,我说:“二狗,柱子,要不算了,我听我哥说,这冤死的人怨气大,会化为厉鬼,咱们还是不要惹她了,咱们给她埋回去吧!”

“我靠,怂货,亏你爷爷和你哥哥还是咱们村的道士,你怎么胆子这么小?你这样怎么当我们的老大?”二狗骂了我一句,我发现铁柱他们都在笑。

铁柱补了一句说:“听说他们买的这个新娘子挺漂亮的,既然都挖到了棺材,就打开看看越南女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对啊,对啊!”大力也跟着起哄说:“我看,要不然不要让小凡跟她做那种事了,就对着他撸一发,意思意思,如果办到了,我们就服他!”

“行,我同意!”猴子举了下手。

然后其他人也都举手了,这帮二逼要不整死我是不甘心啊,不过既然他们已经退了一大步,那也还可以接受,无非就是做做样子,千万不要碰到就行,我心里暗暗做了打算。

又挖了一会,一副棺材出现在了坟坑里。

二狗和柱子下坟坑去看了一下,说棺材钉并没有封死,他们将铁锹插进棺材盖和棺材的缝隙里,然后用力一压一撬,啪嗒一声,棺材盖松动了。

我吃了一惊,心砰砰砰直跳,我感觉就我自己害怕,他们貌似一点也不怕。

他们又撬了另外三边的棺材钉,整个棺材盖就松了,柱子和二狗就跳出了坟坑,二狗拍了拍手说:“小凡,哥们就只能帮你到这了,接下来全看你自个了,那棺材盖轻轻一推就开了,能不能当老大,就看这一回了,别给哥们丢脸!”

然后冷不丁往我背后一推,老子一个没站稳,整个人失去平衡,摔入了坟坑里,膝盖碰到棺材,钻心的疼,背后却传来那四个货哈哈大笑。

我用手捂了捂发疼的膝盖,而后转头横了他们四个一眼,咬咬牙站了起来,然后朝着棺材头的位置走了过去,棺材与坟坑的坑壁中间大概就三十公分的缝隙可以走,人都要侧着身子。

我的步子很慢,感觉腿肚子都在抖,整个头皮是麻的,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往前走,或许是心里的那股不服气。

总共就三米不到的路程,我却感觉如万里长征一般,有走两步退一步的嫌疑。

二狗和铁柱估计是看不下去了,他们跳下坑来,推着我往前走,他们这是看热闹不怕事大!

“我们不玩了,行不行?”我打心里怕了,要是他们以后拿这事开我玩笑,那可就是一辈子的,要是传出去,说我对着女尸撸过,那我一辈子也不用娶老婆了。

“不行,评书先生说,这叫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二狗补了一句,然后在后面一直推我。

“要不你们来,老大让你们当!”我赶紧说道。

“不要,你年纪最大,而且你已经完成三件缺德事了,不差这一件!何况已经做一半了,就差最后这一步了!”铁柱则是把棺材盖一推,嗖的一声,棺材盖就滑落地上了,那棺材盖轻飘飘的,如同纸糊的一样。

我蹲下看那棺材,看清之后,骂了一句:“还真他妈是纸塑压的,这关家人真他妈缺德,这好歹是他家媳妇,连幅木头棺材都不打,直接去买个纸塑压的来顶事,真他妈不是人。”

话刚一出口,老子就发现哪里不对!

人家不是人,那自己算什么?人家好歹是葬了,入土为安了,我现在倒好,开棺了,还要去非礼人家,让人家晚节不保!

我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

然后铁柱拿手电筒往棺材里一照,终于看清楚了那新娘子的面容。

第一感觉,越南的女人跟中国的女人没啥两样!

唯一的感觉不同就是她长得特别好看,有点白,脸色还有些红润,跟我们村那些女人都不大一样,我们村的女人天天风吹日晒的,普遍都黑。

她穿着一套白色的寿衣,双手安静的搭在胸前,面容非常的安详,眼睛紧闭着,但是睫毛很漂亮很长。

我不知道她两颊的红晕是不是死后被打上粉了,但我至少看上去非常的顺眼和协调。

“凡哥,还愣着干嘛?”铁柱催促了一下:“赶紧的,这么漂亮的新娘子,撸一发,咱们就给盖回去,填坑走人了!以后你就是我们的老大,你指哪,我们走哪!”

我感觉我的全身都在抖,饶是这个新娘子如此的漂亮,老子还是没那个胆量,而且心里那么害怕,估计也起不来。

见我愣着,二狗也催促道:“凡哥,赶紧的,现在都晚上十点多了,一会下山不好走,你赶紧完事。”

我想想也是,早死早投胎,不就是做做样子给他们看吗!

我深呼吸一口气,双手合十,对着她说:“对不起,冒犯了,若非是万不得已,也不会叨扰,回去后肯定多给你烧点纸钱,还请不要怪罪!”

我小声说完之后,往前一步,走到了棺材的边上,拉下了裤头。

“我去!那叫什么事,对着她的脸啊,我帮你拿手电筒照着,快!”二狗又催促道。

我也并没有多想,往她脸的位置挪了一下,看着她的脸,然后装模做样的抖了一下,然后说了一声:“好了!”

“好什么好,你下去吧!”背后传来二狗的笑声。

我脊背一凉,感觉有事情要发生,突然感觉有人抓去我的双脚往上一抬!

我整个人失去平衡,一声惨嚎还未发出,整个人已经失去重心,一头栽进棺材里,更要命的是我与她的脸贴在了一起,我的嘴唇已经和她的嘴唇碰到了一起,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