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5.言出法随(第九更!)

燕赵歌立下诛仙阵,陷了原始天魔和大自在天魔进去。

无量天尊和弥勒尊佛祖,自然都希望能救两大天魔出来。

不是多么情意深重,而是唇亡齿寒。

多位道祖联手,尚且奈何不得燕赵歌。

若是再陨落两位,盟友更少,那面对燕赵歌,自然更加不是对手,难以抵挡。

这一刻,甚至连东皇太一和阿弥陀佛祖,都罢手不战。

诚然,他们两个,是当世最古老的存在,也是距离超脱最接近的两位道境大能。

如果没有特大意外,在这个纪元超脱,东皇太一和阿弥陀佛祖的对手,只有彼此。

双方你争我夺,各自谋划。

某种程度上来说,当前这个纪元,大多数是是非非,根源其实都着落在一妖一佛两位道祖身上。

但今天,特大意外偏偏出现了。

燕赵歌登临道境,强大的史无前例!

正常来讲,燕赵歌登临道境,其实该没有这么早。

然而,无量天尊帮了他一把。

或者说,因为无量天尊的计划,今日注定将诞生一位三清同修大成的道祖。

不是燕赵歌,便是无量天尊。

东皇太一与阿弥陀佛祖的超脱之路,必然平地起波澜。

诚然,不管燕赵歌还是无量天尊,即便三清同修大成,登临道境,但都未必能准备妥当,在这个纪元就争一争超脱的位置。

但是,或许燕赵歌自己无法超脱,也决定不了谁能超脱。

可足够强横的实力,让他有能力决定,谁不得超脱!

超脱的名额有限。

而燕赵歌这样的存在,当其他人联手都不足以抗衡时,便等于占稳超脱之位。

我没准备好不要紧。

把准备好的全打死,我自己慢慢等,直到我准备好那一天。

弥勒尊佛祖等人,现在也顾不上理会无量天尊这个始作俑者。

摆在他们面前的首要难题,还是如何应对燕赵歌。

现在,燕赵歌是毫无疑问的公敌。

一个叫所有人近乎绝望的公敌。

几位道祖,想要从诛仙阵里,先救两大天魔脱困。

然而,此刻的诛仙阵,同以往不同。

不再是道祖入阵,进退自如。

想要摘剑破阵,不是不行,但要承受相应风险。

一着不慎,就陨落其中。

毁天灭地的剑阵,不仅仅对内,甚至还对外,不断击退无量天尊,弥勒尊佛祖他们的攻势。

阵中,燕赵歌离了高台,闲庭信步来到原始天魔和大自在天魔面前,然后手起刀落!

于是,所有人只能眼睁睁看着两大天魔陨落!

天地摇荡,造化震动。

即便是魔道,此刻道祖陨落,也仿佛普天同悲。

“不仅仅是天地玄黄玲珑塔和混沌元始无极庆云,连诛仙阵,也就是混灭元经,也扭曲变化成这般模样了吗?”弥勒尊佛祖默默看着燕赵歌:“我等与之同存于世,不经过我等,他也可以这般言出法随,金口玉言……”

两大天魔陨落,诛仙阵反而开始向外扩张,意图将他们也卷进去。

弥勒尊佛祖终于长叹一声,化作白莲后退。

而无量天尊,则被燕赵歌堵住。

“无量有尽……”无量天尊慢慢重复一遍燕赵歌的话,然后目光直视燕赵歌,徐徐摇头。

他没有说话,而是抬起自己还剩下的一只手,托起万丈金光,朝燕赵歌拍落。

燕赵歌表情平静无波,同样抬起一只手,华盖光影若隐若现。

条条太上无极混元一炁旋转间,撞碎无量天尊手上金阙,然后撞碎无量天尊那剩下的一只手。

燕赵歌再一推华盖,华盖倾倒,撞碎无量天尊的身躯!

无量天尊面无表情,看着燕赵歌,身体破碎。

他的身躯仿佛也是玉石构成,这时碎裂散落,灰飞烟灭。

这位昔年的大罗第一人,天庭神宫主宰,玉皇大天尊,就此陨落。

道门在三清手上达到鼎盛,自三清超脱后开始盛极而衰,经由他手,渐渐低落。

最终,玉皇大天尊亲自推了道门一把,将道门送入史上最低谷的时期。

而他也见证了道门的重新崛起。

他生命中的最后时刻,便是道门重回诸天顶峰的开端。

燕赵歌一日内击毙原始天魔、大自在天魔、无量天尊三位道境强者。

他神色并无多大变化,只是看着无量天尊灰飞烟灭的地方,有些感慨。

虽然从始至终居心不良,但确实是无量天尊将他带来这方鸿蒙造化,于是才有后来诸多事。

自己领略了蓝星上永远不可能经历的人生,领略诸多悲欢离合,领率诸多世事沉浮。

而这一切,都在今天有个了结。

散去诛仙阵,叫四柄古剑飞还给无当圣母、云霄娘娘后,燕赵歌朝猴子颔首为礼:“谢道兄为我奔走。”

猴子笑道:“该俺老孙谢你才是,当真开了番眼界。”

“叫道兄见笑。”燕赵歌言道:“道兄少坐片刻,我去去就回。”

“老君帮阿弥陀求了个情,俺也想托你对东皇手下留情呢。”猴子知道燕赵歌要去干嘛。

燕赵歌笑道:“老君心思真是飘忽,不过既然是老君和道兄你开口,自无不可,只是就算留下他们,少不得以后拿捏。”

他身形在原地消失。

猴子手搭凉棚,望向远方。

燕赵歌先去了白莲净土。

朵朵白莲盛放的净土上,弥勒尊佛祖刚刚返回,就觉后背一冷。

转身看去,正是燕赵歌。

“今日起,这世间不再有外道。”燕赵歌微笑说道。

他抬起手掌,朝那无数佛陀身影凝聚而成的巨大弥勒佛拍去。

弥勒尊佛祖叹息一声,也抬起双掌,挡向燕赵歌的手掌。

双方手掌刚一接触,弥勒尊佛祖的身躯就仿佛巨大的沙雕,颤抖着崩塌解体。

自那瓦解的巨大佛身里,有星光亮起。

难以计数,恍若宇宙繁星的光流,包围燕赵歌。

这些星光,便仿佛重重无尽劫数,处于未来,静候众生。

前路多苦难,唯有皈依方可得清净。

燕赵歌见状,哂然一笑,抬手一指,那些星光就纷纷黯灭。

然后他手掌再一拍,无数佛陀所化的巨大弥勒佛,顿时彻底崩解,化为尘埃。

尘埃落尽,露出一个手持布口袋,跏趺坐于白莲上的胖佛祖。

“终究我们都输了。”弥勒尊佛祖脸上不再有笑容,长叹一声。

燕赵歌手掌一扬,弥勒尊佛祖所持有的人元石碎片,全部到了他手上。

他取过那人种袋,兜头将弥勒尊佛祖装了。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