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4.无量有尽(第八更!)

随着燕赵歌的话,大阵内,剑雨倾盆而落。

原始天魔和大自在天魔试图闯出阵去。

然而各个方向,各个角度,四面八方,上天入地,尽皆是茫茫剑光,全方位,无死角。

原始天魔避无可避,唯有身化混沌虚无,承载吞噬那森森剑光。

每一道剑光斩落在混沌里,都让那混沌难以言说,难以描述的玄奥之象,淡去几分。

一道剑光难以产生质的影响。

但成千上万,成亿上兆的剑光,不断累积下来,量变足以引发质变!

迷蒙的混沌,渐渐变得清晰可辨,其玄奥之象,也就越来越弱。

原始天魔能感觉道,自身伤势,在不断累加。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当积累的细密裂痕达到一定规模,便是整体崩溃之时!

大自在天魔,身形消失于无形。

时空各处,仿佛都亮起一面古镜,镜像亿万,无穷无尽,无处不在。

镜光彼此映射,折叠万千,纵横交错,希望能瓦解大阵,又或者找出离开大阵的道路。

然而密不透风的剑光不停倾泻。

彼此映射折叠的镜光,纷纷被剑光斩断。

任凭镜像虚影无处不在,剑光也会立刻出现在其周围,将之淹没摧毁,绝无疏漏。

那仿佛处于时空每个节点的无数镜子,也难以扩散离开大阵,被限制在阵内。

剑光不停落下,也出现在时空里各个方位,概不落空,将一面又一面镜子打碎斩灭。

古镜存在的时空,范围被从外向内,不停压缩,最后被迫收拢于一点,重现八条手臂的大自在天魔。

滔滔剑光不停斩落,刺伤洞穿大自在天魔的躯体。

单独的伤势,不足以致命。

但是,这伤势,以大自在天魔的境界实力,也难以在短时间内使之愈合。

成千上万道伤口累计起来,足以毁灭一切。

哪怕是大自在天魔这样的一道魔祖!

聚沙成塔,积少成多。

茫茫剑光斩落,近乎凌迟,伤口汇聚在一起,首先撕裂大自在天魔一条手笔!

然后,是第二条,第三条……

令人难以置信,而又毛骨悚然的画面,此刻呈现在众人面前。

换作今日以前,没有人能想到,堂堂一位魔祖,竟然会落到这步田地。

哪怕昔年九幽之局,因为太上老君和猴子的关系而吃了大亏,甚至直到多年以后的今天,都始终没能彻底康复,重现昔日巅峰时的威势,但大自在天魔当时,也没有输到这个份上。

全无还手之力,只能遭受剑光狂风暴雨般的打击,被一点点撕裂防线,然后加以摧毁。

即便因为九幽之局里,遭逢重创,直到现在都不得恢复,但大自在天魔也始终都是六大祖魔之一,当世登临道境的顶尖大能强者。

可现在,就连逃生,似乎都泯灭了希望。

不独独是大自在天魔,另外一边,比他更强的原始天魔,也同样不好过。

剑雨无穷无尽的洗礼,叫原始天魔也苦不堪言。

他身化混沌不断游走,尽量吞噬消解剑光威胁的同时,一直希望能冲出阵外。

但陷身其中,却始终不得办法。

原始天魔无奈,混沌猛然收缩为一点,近乎空无。

下一刻,这虚无一点骤然膨胀爆炸,从一点内喷薄处无数道魔气魔念。

那些魔气魔念,在剧烈的爆发下,朝各个方向冲去。

原始天魔行天魔解体之法,只要有一道魔念能从这大阵里逃出,就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他这一下生死存亡间,搏命的猛烈爆发,当真如同混沌大爆炸,鸿蒙造化开辟。

强大的爆发力,甚至让整座大阵微微一晃。

恐怖的漫天剑光也因此顿了顿。

但转瞬之间,剑雨又至。

一道道剑光斩落,将原始天魔分化出来的一道道魔气、魔意、魔念,都一一斩破消灭。

魔气魔念虽多,然而大阵里倾泻的剑光更多,遍布各方,根本不给原始天魔遁逃的机会。

扫荡漏网之鱼的同时,也在不断消磨毁灭原始天魔的生机。

外界观战的人见了,心中所受冲击,不言自明。

相较于一直存世的大自在天魔,大家始终更忌惮先前被镇压多个纪元的原始天魔。

身为万魔起源始祖,世间第一魔,原始天魔实力之强,自然毋庸置疑。

会被元始天尊镇压,不是原始天魔太弱,只不过是因为元始天尊更强,并且先天克制原始天魔。

但现在,继大自在天魔之后,原始天魔,也命在旦夕!

自开天辟地以前,还在鸿蒙之中没有岁月的时候,原始天魔和大自在天魔便横行各方。

若非道德天尊和阿弥陀佛祖抢先一步斩了魔道气运,魔道曾经可能是涌现道境大能最多的一脉传承。

十二都天神魔大阵如果能完整的真正建立起来,便将是世间第一凶阵。

但时至今日,一切都尘归尘,土归土。

不仅是十二都天神魔大阵成为泡影,原始心魔等大魔尽皆遭劫灭亡。

如今,连两大天魔,亦将步向末路!

今日之后,魔道成为历史!

阵外观战众人,看见此情此景,无论先前是何看法,此刻都心绪复杂,唏嘘不已。

而此刻一手缔造这一切的人,就静静站在阵中,站在一座高台上,神态悠闲,有一搭没一搭,发一道雷震动门辕上倒悬的诛仙剑。

旁观者见状,越来越多的人心悦诚服。

“道尊在上,无量寿福!”

自太古纪元时,造化天魔和羲皇陨落之后,虽道境大能间也常有风波劫数,但再无道境强者陨落。

万古以来,陨落的仙境强者无数,而道境大能始终长存。

似当年九幽之局大自在天魔遭重创,已经是少有的凶恶场面。

然而当年事,如今看来不过尔尔。

道生道灭……

越来越多的人在心中咀嚼这句话,心中悚然。

有道祖新生,亦有道祖入灭。

因这新生的道祖而入灭!

眼下在这阵中,一次就是两个!

而这还未曾完结。

“之前说过,结束就是结束,不会再有新的开始。”燕赵歌静静看着无量天尊:“今日,无量有尽。”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