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1.三清一体

虽然很想无相天魔真正降世,但即便阿弥陀佛祖陨落,无相天魔的降世,也需要世间酝酿。

远水不解近火,此情此景,元始天魔唯有暂时放下围攻阿弥陀佛祖的事情,先顾眼前。

否则,不等无相天魔降世,他和大自在天魔,或许已经先陨落在别人手里!

东皇太一和弥勒尊佛祖还会不会继续围攻阿弥陀佛祖?

他们最终能否送这位世间最古老佛陀入灭?

元始天魔现在已经无心过问。

此刻起,他关注者,唯有眼前的燕赵歌!

大自在天魔面沉如水,同元始天魔一起上前,朝燕赵歌攻去!

“弥勒,你莫要忘了,当年天庭神宫覆灭,有朕一份,也有你一份。”无量天尊静静说道:“三清嫡传遭逢大劫,西方极乐净土,辰山星海,白莲净土,九幽魔道,各个都牵扯其中,恩怨因果,都要还的。”

弥勒尊佛祖沉默。

九幽之局后,因为外敌带来的压力,以猴子为纽带,道门正宗、妖族、白莲净土,隐约联成一线。

东皇太一和猴子,还有弥勒尊佛祖,联手对抗阿弥陀佛祖、无量天尊、元始天魔和大自在天魔。

但这联盟,事实上极为松散。

维持的关键,不在于猴子的态度,而在于大家都有恩怨更大的对头,所以才勉强维系。

各家彼此之间的冲突仇怨,其实也不曾少了。

一旦势力平衡被打破,有某一方的实力,大幅度凌驾其他人之上的时候,这松散的联盟,很快就会瓦解。

而现在,这个打破平衡的人,已经出现!

燕赵歌成功登临道境。

妖族有猴子从中缓和关系,结果还未可知。

白莲净土则立即危急!

昔年大破灭后,道门嫡传陷入前所未有的低谷,辗转逃亡,颠沛流离。

一直以来,追杀他们,度化他们的可从来都不仅仅是仙庭,还有白莲净土!

两家外道手上,道门嫡系传人的鲜血,谁也不曾少了。

近些年来,矛盾恩怨似乎被暂时压下。

但谁都没有真正忘记,白莲净土没忘,道门正宗更不会忘。

弥勒尊佛祖看着无量天尊,就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

眼下燕赵歌登临道境之地,正是当年仙庭所在。

昨日的仙庭,就仿佛明日的白莲净土。

阿弥陀佛祖虽然是最希望抹杀弥勒尊佛祖的人,但在见了方才燕赵歌出手后,他的威胁已经直线超越阿弥陀佛祖,叫弥勒尊佛祖如芒在背。

短暂沉默后,弥勒尊佛祖发出悠悠一声叹息,朝东皇太一双手合十:“万望东皇陛下,送阿弥陀入灭。”

东皇太一注视着他:“你想好了?”

“唇亡齿寒,不得不为之。”白莲飘飞,也落向燕赵歌。

燕赵歌对弥勒尊佛祖的想法洞若观火。

但他没有在意,反而坦然笑道:“迟早要做过一场,都着落在今日也好。”

余者见他谈笑自若,都不禁心中慨叹。

无量天尊四处游说,意图联合众人。

燕赵歌对此,却不行分化瓦解之道,而是径自正面迎上去!

“你拉人助拳,我不介意,但未免太聒噪了。”他朝无量天尊笑道。

一边笑,燕赵歌一边站在原地不动,手掌一招,掌心里再生无穷吸力,就要拖动无量天尊再次自投罗网。

无量天尊一只独臂平放胸前,低声一喝。

原本正同猴子缠斗的如来法体,这时舍下猴子,下来援护无量天尊。

被猴子消磨,如来法体眼下已经行将消失。

但在真正消失前,其威势仍在。

面色蜡黄的佛陀两只手指天画地,无尽慈悲智慧真意流露。

宏大佛唱声中,朵朵婆罗花降下,阻挡燕赵歌脚步。

燕赵歌的手掌拂动间,扫开朵朵金花。

凡是他手掌所触及,则金光尽数消解,失去踪影,再不复见。

如来法体头顶,现一株菩提树。

菩提花开,众生觉悟。

不悟者,执迷苦海,难登彼岸。

然而,燕赵歌另一只手这时也抬起。

他双手在胸前用力朝两边一分。

顿时,无边苦海被强行撕裂,燕赵歌登上彼岸,举手投足间,粉碎彼岸!

到了菩提树下,他伸手一推。

菩提树倒落,然后消散,再无影踪。

元始天魔这时已经到了燕赵歌身旁,同样抬手,朝燕赵歌一拳打来。

一拳到处,寰宇震荡,如要破碎。

仿佛,有一重新的造化大千,要因此生成。

属于魔道,属于混乱,属于毁灭,属于疯狂的乐土。

燕赵歌只是眼角扫他一眼,开口说道。

“我登道境,你不复元始。”

说话间,燕赵歌头顶现一朵庆云,模模糊糊,迷迷茫茫,犹如混沌,边际轮廓不清,仿佛无比渺小,又似乎广阔无边。

感受到元始天魔的攻击,庆云向中心塌缩,化作一尊道人。

道人身影,若隐若现,似有还无。

周围云气流转,隐约形成车架,璎珞香云遍布。

道人坐于车架上,头顶也隐约现出一朵庆云,庆云中心,则有金灯。

灯火摇曳间,周围混沌般的气流不停起伏。

其他人见了,都心神震荡:“混沌元始无极庆云!”

大家都看聂惊神,却见聂惊神头顶也有庆云若隐若现。

“元始独一无二,怎会如此?”众人心中困惑不解。

猴子不被如来法体阻拦,本欲相助燕赵歌,这时见了他头顶那朵庆云,便停下脚步,拦在东皇太一和燕赵歌中间。

东皇太一继续为难阿弥陀佛祖,猴子不干涉,但若要参与围攻燕赵歌,则难免被猴子所阻。

“不经过我等,直接扭曲了此间世的大道至理。”东皇太一深深看了燕赵歌一眼。

猴子则目放精光:“三清一体,原来如此,哈哈哈哈,原来如此!”

超乎逻辑常理的事情,发生在此刻的燕赵歌身上。

在众人惊诧的注视下,他头顶混沌元始无极庆云再变模样。

道人的身影塌缩,庆云金灯也一并朝中心收敛。

所有景象,尽皆消失不见,唯余一点,挡住元始天魔仿佛能开天辟地的一拳。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