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局 风起炎夏

[风起于此,止于此,你会是停留在原地嗷嗷待哺的雏鸟,还是乘风翱翔到九天之上的凤凰?]

天幕湛蓝,纤云不染,远山含黛,微风习习。

轻风儿似流年之水般推着云朵儿柔柔地拂过山巅,白鸟儿更是借此展翅翱翔于这七界之一人界内两大国中炎夏国首都帝皇之都的剑樱村上空。

此帝皇之都是著名的机械之城,机械文明高度发达。其内的剑樱村,能保留自身古色,倒也难得。

一片洁白纯净的鸟羽飘然而落,一个伫立于樱花树下的单束银白色细长低马尾辫的蓝衣小男孩伸手接过,一双蓝色的眼眸闪烁着不同寻常的光芒。

忽然一阵春风袭来,树上粉嫩的樱花花瓣如雨似的纷纷扬扬地落下。一晃多年,曾经伫立于此的小男孩已经长大成为少年。

少年看上去不过只有十三岁,身材修长,穿着一件黑色衣衫,以及一条白色长裤。

银白色长碎发干净利落,纵然他前额的发稍长,却仍遮不过眉目之间不经意地露出的几分王者气息。在那不凡剑眉之下,是一双深邃如宇宙的蓝眸。若是静静地与之凝视着,不难从其中察觉到一丝浩瀚无垠之感。

与曾经不同的是,如今的他,身边还停靠着一部通体漆黑、绘有火红焰纹路的摩轮机车。其手中,却是握着一枚晶莹剔透的浅青色叶型玉佩。在那金色阳光的照耀之下,佩中的一个大大的风字显示出来。

“短信提醒。”少年车上挂着的一部黑色语音通讯器响起。他将玉佩收入车内,伸手拿起语音通讯器来看,是与自己同为旭日公会成员的好兄弟西泽发来的短信——尘十羽,有新的任务。

尘十羽却只回了西泽四个字——晚点就去。而后,他便将语音通讯器放入衣服口袋里面去。

正是此时,一道熟悉的少女声音传来:“十羽,让你久等了。”

寻声望去,少女一头粉蓝色绾发,耳畔还戴着一朵紫色的蝴蝶兰头饰。不仅如此,她的相貌极为美丽动人,瓜子脸,玉一般的肌肤,樱桃小嘴,小巧的琼鼻上的一对碧瞳晶莹如宝玉,很美。她又身姿绰约动人,一袭橘红色连衣裙几近完好地勾勒出了其身上的美好曲线。

“没事,雪沫姐,我也是刚刚才到。”尘十羽微微一笑,抬手轻拍着她的头。眼前的少女不是别的什么人,而是他重要的同伴荆雪沫。

“可不可以,不要叫我姐?我只比你大一岁而已。能像你待千珑那样,叫得我亲切一些么?”荆雪沫眼神黯然,瞥了一眼摩轮机车的储物处。“你应该还带着她给你的龙墨剑,以及我父亲送你的焚雷剑吧?”

“珑儿和荆叔送给我的剑,我一直都带着。”尘十羽似是追忆,似是感慨地开了口:“其实,叫姐也很亲切啊,如果你不喜欢,那我以后便不这么叫了。”

荆雪沫点头:“嗯,那我们这便去那里吧。”就这样,尘十羽便让摩轮机车就此停靠在原地,陪着她往前走去。

前方的一桩小木屋,古朴而别致,其旁边的一棵樱花树,经过风的洗礼,却仍然还是这般挺立,树上花儿正开,不少鸟儿在那里筑起了巢。

这里是尘十羽曾经与母亲住过的地方。

樱花树下,有一方无字洁白墓碑,其旁,一朵堇色的小花儿静静地绽放于此。

也是他母亲被带走以,及荆雪沫父亲为之战死的地方。

“父亲,我和十羽来看你了。”荆雪沫伸手轻抚着那方墓碑,就好像是在抚摸着自己最珍贵的宝物。

尘十羽久久地凝望着这方墓碑,叹息道:“荆叔,对不起。”

“十羽,这些年你已经说了很多个对不起了,可是父亲从来就没有怪过你啊。而且,你可是父亲选择的他的继承者,你对我又是那么照顾,他在天之灵也会感到很欣慰的。”荆雪沫摇头。

尘十羽眼睑低垂:“但我终究是没能救回我的母亲,让荆叔失望了。”

“我和父亲一样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变成盖世王者,一定能救回你母亲的。”荆雪沫正视向尘十羽。

“谢谢。”

他是尘天,又名尘十羽,誓要成为盖世王者!

有谁,能动摇他的心?

“短信提醒。”尘十羽口袋里面的语音通讯器传来声音,他拿出来查看,还是西泽发来的短信——紧急任务,刻不容缓。

“十羽哥,表姐。”就在此刻,一道并不陌生的少女声音响起。

循声看去,她的身材高挑,穿着一件粉红色外衣。她一头粉蓝色长卷发编织成蝎子辫,垂落于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处。齐斜刘海下,泛着太阳光泽的金瞳中带有几分娇俏,配上鹅蛋脸,更是给人古灵精怪的感觉。

最引人瞩目的是,她那对被白色短裤包裹着的纤长笔直的美腿。

“珊珊,你怎么来了?”尘十羽略微一怔,问之。面前的少女,正是自己的养父母唯一的亲生女儿慕珊。说起来,她还比他小一岁,算是妹妹。

慕珊嘻嘻一笑,回答道:“是我父母派我来接你们回家的。”

“那便多谢姑姑、姑父,还有珊珊你了。”荆雪沫伸手捏了捏慕珊的小脸蛋,笑而言之。

“珊珊,你带着雪沫先回家吧。”尘十羽浅浅一笑,抬手轻拍了下慕珊的头。“我还要去一趟旭日公会。”

“又有任务啊。”荆雪沫眉头轻皱,可一想到尘十羽加入旭日公会,又这么努力地去完成任务,都是为了她的父亲临走之前留下的那句遗嘱,为了帮她拿到灵草,于是只好回了三字:“那好吧。”

“照顾好雪沫。”尘十羽认真地嘱咐了慕珊一句。

慕珊调皮地眨眨眼:“保证完成任务。”

尘十羽很快就离开了小木屋,回到原来的地方。他坐上摩轮机车,手按启动器,脚踩加速器,驾驶着车子,如同一道雷光般疾速冲出剑樱村,带起落于一地的樱花花瓣。

“所以,这就是你说的刻不容缓?”

“对啊,十羽。啊啊啊,那只小白兔要过来了,毛茸茸的,太可怕了!你快帮我赶走它!”

连忙驾车赶到坐落于盛夏码头的旭日公会的前厅的尘十羽只想一巴掌打死西泽。

他看上去十四岁左右,那一头金色中发低束为侧向右肩的单马尾,额前刘海碎碎的,好看的眉下是那一对明清似星星的温暖碧瞳,整个一副俊俏白净的面容。身材硕长的他,再穿上一件绿色上衫搭配一条蓝色中裤,更衬得其特别有个性。

可是这样的西泽,居然会怕一只毛茸茸的小白兔。他躲在尘十羽的身后,仅是偷偷地看了一眼地上一蹦一跳的小白兔,又急忙将视线收了回来。

尘十羽无语至极,只好蹲下身去,把小白兔轻轻地抱了起来。

西泽这次可不再躲在尘十羽的后面了,他竟然像只大螃蟹似的直接横向移动近三十米,彻底远离小白兔。

“西泽,你要不要这么夸张?小白兔很可爱啊。”

小白兔一对灵动的赤红色眼睛看着尘十羽,他轻轻地抚摸着它的毛。而透过小白兔,尘十羽回忆起了曾经,回忆起了自己的青梅竹马墨千珑。

“不不不,它是恶魔!你别被它的外表给欺骗了!”

尘十羽已经对西泽完全无话可说了。不过,这只小白兔到底是哪里来的?

此时此刻,小白兔的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光……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