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7章 奇怪的敌意

“火舞,说得好。”

主府之内,一道清脆的声音忽然响起。

声音,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熟悉的是,这把声音悦耳而清脆。

陌生的是,这把声音,竟再无半分孱弱。

“怜星。”公孙火舞瞬间反应了过来。

不错,说话的,正是顾怜星。

此刻的顾怜星,身上虚弱,早已被萧逸的丹药治愈。

体内武魂、血脉,皆是完美状态。

属于武者的一身精气神,处于巅峰。

那张柔美的面庞,虽仍旧白泽如玉,可却无半分虚弱之色,反倒透漏着几分健康的红润。

此刻的顾怜星,哪里像外人口中的病怏怏女子,哪里有半分病态?

根本就是一容颜美丽的天之骄女。

顾怜星缓缓站起。

萧逸大手一挥,收了主府外的星光力量。

顾怜星二人,缓步走出,来到萧逸身前。

“怜星谢过萧逸公子。”顾怜星重重地行了一礼。

“客气。”萧逸淡淡一笑。

“走吧。”

至此,来血光洞府的目的,亦完成了。

而向来,血光府主,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赶来,便不在洞府之内多留了。

三人转身离去。

身后。

“怜星…怜星姑娘。”

八位少府主,急急出言。

“你要跟这小贼离去?”

“萧逸此子,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臭名昭著,你若跟去,岂非羊入虎口?”

“不错。”十位长老连连道,“怜星少府主,快快入阵来。”

“有我等在,必护你周全…”

顾怜星冷淡打断道,“怜星刚才虽闭目,但耳朵却未聋。”

刚才之事,顾怜星虽盘膝闭目,未能看到。

可洞府之内的一言一语,她却听得很清楚。

顾怜星,扫视了八位天骄一眼,“这些年,联系一直当诸位是好友,现在想来,是怜星自作多情了。”

“又或者,是怜星这些年身体虚弱,眼睛也不好使了。”

话音落下,顾怜星再不多言,转身离去。

身后,一众天骄和长老,脸色难看,却未再多言。

在事实面前,再多的话语和狡辩,亦是虚妄。

嗖…嗖…嗖…

血光洞府之外,三道身影飞跃而出。

……

三人疾速飞行,足足数个时辰后,才算停下了疾行。

“这般距离,就算血光府想发难也追不上了。”萧逸说了一声。

数个时辰,以他速度,何止飞行百万里。

如此长的距离下,他又一路隐踪匿迹,应当是无人能追来了。

“萧逸公子。”

这时,顾怜星叫了一声。

不过,萧逸面容肃穆,并未回答。

“额。”顾怜星愣了愣。

萧逸仍旧没有回答。

只因,此刻的他,正与冷焱剑内剑灵‘交谈’着。

“小子,你发什么疯,还不赶回去?”

“血舍利虽有灵性,重新没入血珠后再难吸摄而出,但这只是对寻常武者而言。”

“你修习了血刹魔经,只要费些功夫,定能将它再次吸摄而出。”

剑灵那苍老的声音中,充满了急切。

“不,我还有别的事。”萧逸传音一句。

“别的事?”剑灵的声音中,渐渐涌现了怒火。

“所谓别的事,是和这两个小丫头有关吧。”

“小子,老夫劝你别犯傻。”

“你可知你为何能得血刹魔经?”

“为何?”萧逸传音问道。

“自然是老夫的馈赠。”剑灵呵斥道,“老夫现今虚弱不堪,急需大量气血力量。”

“亏得那洞府内的气血力量足够浑厚澎湃,老夫那时才恢复了一些,亦能将血刹魔经传你。”

“若有那颗血舍利,即便里头力量老夫与你一人一半,老夫亦足以恢复大半。”

剑灵的声音,忽然透漏着一股玩味,乃至是诱惑。

“血刹魔经是何等功法,又有何等滔天手段,你已修习,该很清楚。”

“那不过是老夫恢复些许,便能赠予你的东西。”

“若老夫恢复到足够的地步,你能得到的,将…”

“不必。”萧逸淡漠打断。

“另外,我现今还有别的事,暂不与你计较。”

“待得事了,你的来历,给我一五一十交待清楚,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事实上,这剑灵处处透漏着古怪和诡异,萧逸自然有些忌惮。

不过,这终究是一抹灵识。

只要是灵识,萧逸便不惧之。

当年冰尊者的灵识,还有风絮秘境内的十万灵识,尚且奈何不了他。

遑论一把剑内的虚弱灵识?

不过现在还不急去追问。

“你…”剑灵,似乎未将萧逸的‘威胁’放在心上,只是愈加气急败坏。

“别的事?这两个小丫头的闲事?”

“小子,这两个小丫头算什么东西,你若帮老夫恢复…”

“算我的朋友。”萧逸再次淡漠打断。

“朋友?”剑灵,只说了一声,忽然陷入了沉寂。

只是,萧逸明显从剑灵的声音中,听出了一抹莫名与萧瑟。

不过,剑灵未再传音,萧逸也不再理会。

至于血舍利,萧逸也不急。

血光洞府,存在了如此长的岁月。

里头秘辛,十八府绝对是知晓的,只不过秘而不传罢了。

那些个府主或者是府内的老怪物,肯定知晓这些秘辛。

可这么久岁月过去,十八府都得不到里头重宝。

故,萧逸也不急。

之后有时间了,他再去血光洞府一趟也不迟。

现在得了血舍利,以他修为,用处应当也不大。

再者,匹夫无罪,怀璧其祸的道理,他还是懂的;不,应该说,他已经因此吃过许多次亏了。

这时,顾怜星二人见萧逸迟迟不回答,不禁有些担忧。

“萧逸公子。”

“小贼,你没事吧。”公孙火舞直接摇了摇萧逸的手臂。

“哦。”萧逸反应了过来,道,“怎么?”

“呼。”二人松了口气,“我们还以为你被那些气血力量侵扰了心神。”

“对了。”萧逸忽然问道,“怜星姑娘,你天星府,可是与八府有仇怨?或者说,是你与贺幽他们八人有仇怨?”

“啊?”顾怜星愣了愣,随后摇了摇头,“没有,萧逸公子何出此言?”

“没有?”萧逸皱起了眉头。

他知晓自己不会看错,当初那八人在血舍利之事后,所透漏着的杀意与敌意,明显是冲着顾怜星去的。

冯济那句‘要怪便怪你多管闲事’,也证明了他绝没有看错。

......

第一更。

(本章完)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