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8章

王乐以为自己听错了,忍不住开口确认道:“你说什么?这里就是傲来国?”

黄玉成满脸肯定的点头回道:“没错,这里就是东胜神州傲来国,如假包换!”

“呃!”三条粗粗的黑线出现在王乐额头,一脸就跟见了鬼的神情。

“但我们这里没有孙猴子。”黄玉成又补了一句。

王乐:“……”

这时就见黄铮若有所思的开口揣测道:“如果不是巧合的话,那遥远的葬帝星,与咱们的永恒星渊源不浅啊!”

王乐眼中异色一闪而逝,他当然记得上古时代葬帝星大批强者迁移到了永恒星。

两者之间的渊源,显然不是一般的深。

“难道葬帝星华夏有关孙猴子的传说,其根脚是在这永恒星?”

王乐忍不住在心中嘀咕道,否则的话,这里怎么会有东胜神州和傲来国?

王乐还真不信世上有这么巧的事情。

不过这其中的真相到底是什么,那就无法考究了。毕竟时间太过久远,而这两个混沌星球间的距离,更是远到以亿万里为单位。

虽然不知道被岁月迷雾遮盖的真相,但王乐可以确定华夏有关孙猴子的传说,十有八九不是虚构的了。

至于黄铮爷孙俩不知道孙猴子,但不代表这永恒星的东胜神州傲来国,就真的没出过孙猴子这样的存在。

何况黄铮爷孙一介凡人,不知道有孙猴子这样的存在,再正常不过。

“不管这东胜神州傲来国有没有出过孙猴子,都跟我王乐没半毛钱关系,小爷只想在这永恒星提升修为实力,然后寻找成长期的混沌星核去拯救葬帝星!”

王乐默默地在心中想道。

就在王乐心有所想的时候,只见黄玉成突然小心翼翼的问道:“王大哥,我可以拜你为师,成为一名修士吗?”

话刚一说完,还没等王乐答应与否,就见黄铮毫不犹豫的抢着反对道:“不行!绝对不行!”

黄玉成一愣,显然没想到爷爷反应这么大,完全是一副不容商量的姿态!

“阿爷,这是为什么?”黄玉成满脸不甘的问道。

只见黄铮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语气异常强硬的沉声道:“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顿了顿,黄铮又进一步说道:“除非我死了再也管不到你!否则的话,休想成为修士!”

黄玉成一脸震惊又意外的看着黄玉成,依然不甘心的问道:“爷爷,这到底是为什么?”

面对黄玉成的追问,黄铮一副油盐不进,脸色铁青的样子,不给任何解释。

终于,少年心性的黄玉成拗脾气也犯了,大声道:“阿爷,您不说出个令人信服的理由,孙儿绝对不会甘心!”

顿了顿,激动无比的黄玉成,满脸涨红又坚定的继续说道:“我一定要成为一名修士!”

“你!”黄铮勃然大怒,正要出口训斥黄玉成,就见一旁的王乐抢着阻止道:“黄叔,玉成年轻气盛,您可千万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顿了顿,王乐又连忙对黄玉成使眼色道:“玉成,黄叔虽然没有说出不让你修炼的理由,但他这么做,必然是为了你好,绝对不会害你!”

此时就见黄玉成没有反驳,脸色黯然的沉默了下来。

正当王乐还要进一步劝说,试图让爷孙二人和好时,就见黄玉成突然叹了口气,问道:“王大哥,你知道这世上最大的束缚是什么吗?”

没等王乐开口回应,黄玉成自问自答的轻声说道:“这世上最大的束缚就是为你好这三个字。”

“额!”王乐一怔,嘴唇微微动了动,最终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他打死都没想到十六七岁的黄玉成,竟然能说出如此有哲理的话来,只能是无言以对。

就在这时,黄玉成满脸认真的看向黄铮,缓缓说道:“阿爷,孙儿今年十七岁,已经是成年人,未来的路,我想自己走。”

顿了顿,黄玉成继续说道:“如果一直按照您的安排,那孙儿这辈子只能乖乖在这大山脚下的八角镇行医问诊。”

“不说走出东胜神州,漂洋过海去往其他大陆看看了,即便是走出这傲来国,也都将是痴心妄想。”

“更不用说跟王大哥那样遨游星空,穿梭于星球之间了。”

说到底,黄玉成满脸黯然的苦笑道:“阿爷,您如果真想孙儿像笼中鸟那样,一辈子就待在这八角镇,那就待在这里吧!”

“只是孙儿这人生实在是太无趣了。”

末了,黄玉成情不自禁地再次露出艳羡的眼神看向王乐,轻声道:“王大哥,我真羡慕你!”

王乐看到黄玉成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不由得心中一堵,跟着就忍不住看向黄铮,沉声说道:“黄叔,好男儿志在四方,玉成想要成为一名修士,目的就是不想一辈子待在这小小的八角镇。”

“他有这样的想法乃是人之常情,并没有什么错误,而黄叔您一味的阻拦反对,苏日安是为他好,但只是下策。”

顿了顿,王乐扫了眼黄玉成,又继续对黄铮说道:“您也不想看到朝气蓬勃的孙儿因为这件事而颓废吧?”

“所以在我看来,黄叔您还是告诉玉成,为什么不让他成为修士的真正原因。”

末了,王乐不忘又补充道:“正如玉成自己所言,他已经是成年人了,而黄叔您不可能陪他一辈子。”

“人生这条路,还得靠他自己去走!”

一时间,三人都陷入到沉默当中,卧室里寂静得针落可闻。

过了好一会儿,正当卧室里的气氛压抑到极致,乃至让人难以呼吸的时候,只见黄铮终于打破沉默,长叹一口气后,目不转睛的盯着黄玉成,一字一句的沉声说道:“因为爷爷不想你步上自己父母的后尘!”

黄玉成顿时一怔,跟着满脸意外又惊讶的问道:“阿爷,我的父亲母亲不是在山中采药时,遭遇到野兽的偷袭而亡故吗?”

此时,待在一旁听到爷孙这番对话的王乐,不禁深深的看了眼黄铮。

显然,黄铮在这件事上对黄玉成撒谎了。

(本章完)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