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章 不解

古一与元空是好朋友,这是整个小队里,所有人都知道的,所以看到古一跟过去,也没有人说什么,只是目送着两人回到了房间,就去忙自己的去了,当然,也有二三好友,会聚在一起,谈论着元空是如何的幸运,能得到贡献点。

古一和元空到了元空的房间里,两人坐下后,元空有些不解的对古一道:“骨头,队长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突然就让我去学习宗门历史和宗主传记?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元空有些不解的看着古一问道,他还真的是想知道,章可到底想要干什么,为什么突然就让他做这样的事情,这让他十分的不解。

古一微微一笑,接着他沉声道:“记住了,是宗主历史,并不是宗主传记,宗主传记那里只是宗主的一个小传,里面记载了一些宗主的事纪,但是大部分的事情,那里是没有记载的,而宗主历史却不一样,在那里,可是十分详细的记录了宗主在最近几个界面里所做的事情,还有宗门历史,这个是必须要学的,你现在是血杀宗的弟子,要是你连血杀宗的历史都不知道,那怎么行,有时间的话,去好好的学学吧,我们这些人,每个人都学习过,队长也是最近学习的,他觉得学习宗门历史和宗主历史,对于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所以就让所有人都去学,所以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一听古一这么说,元空也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那有时间的话,到是真的应该去学学,对了,骨头,这一次我可是得到了不少的贡献点,你在这方面有经验,你觉得我现在应该换一些什么东西才最划算?我现在还没有什么头绪呢,宗门里的好东西太多,我真的是不知道该换什么东西,要是真的换来了一个对我没有什么用的东西,那可怎么办,你帮我好好的想想,我现在最需要什么东西。”

古一摇了摇头道:“你现在最好是把贡献点都留起来,你化成真身之后,还能使用功法加持法相的能力,你现在用的还不是十分的熟练吧?你最好是把这种能力好好的掌握一下,最好是让自己的这种能力,可以自如的运用到战斗之中,到时候你在决定选择什么东西吧。”

一听古一这么说,元空也不由得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我现在这种能力还没有完全的掌握,要是现在我就去学习别的东西,确实是比较麻烦,也好,那我就先把这种能力好好的练习一下,然后在说。”

古一点了点头道:“对,正是应该如何,这几天你就练习一下这种能力,同时要也要真实幻境里去学习一下,还有,别忘了队长的交待,我先回去了,你这几天怕是也被那几位长老给折腾的够呛吧?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元空点了点头道:“你还别说,那几位长老不停的让人变身,现在我变身的速度到是快了不少,不过这几天,我也确实是没怎么休息好,那我就先去休息了。”古一点了点头,随后直接就站了起来,转身离开了房间。

古一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想了想这几天小队里发生的事情,也不由得微微一笑,他对于现在小队里的情况,感到十分的满意,因为他十分的清楚,现在小队里的这些人,正在慢慢的变成,真正的血杀宗弟子。

血杀宗弟子每个人都必须要学习这些东西,让他们了解一下血杀宗的历史,他们才会知道,血杀宗能走到今天,是多么的不容易,让他们产生集体荣誉感,他们才会真正的把自己当成血杀宗的弟子,以后他们对血杀宗才会真正的忠诚。

就像古一之前说的,血杀宗的弟子是骄傲的,但是首先,他们必须要让那些弟子知道,他们为什么能骄傲,这才是最重要的,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让他们学习一下血杀宗的历史,是十分有必要的,而这也是他的任务之一。

古一其实是情报部门的人,不过情报部门其实是分为两个部分的,一个是明部,一个是暗部,明部就是摆在明面上的那些部门,一些宗门里的高层知道的情报人员,或是像老板娘指挥的那些,专门对外的情报人员,他们都算是明部的人,而暗部的人员,却是只有极少数的人才知道,古一就是暗部的人。

血杀宗的暗部,其实是十分神秘的,有很多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血杀宗暗部的存在,就算是知道的人,也不可能知道,血杀宗暗部,到底有多少人,真正知道血杀宗暗部有多少人的,只有赵海,朱勇等少数几个人,所以古一的身份没有人知道。

而这一次血杀宗大量的吸收海族的人和天人界的那些人,这些人对于血杀宗的忠诚度,其实是十分有限的,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忠诚度十分的有限,所以血杀宗才会进行这为期一年的训练,而训练,只会让他们相互之间更加的默契,让那些人学会战阵之术,也可能会提升一些他们的忠诚度,但是其实是十分有限的,真正的后手,就是在古一他们这里。

古一他们的身份是没有人知道的,而古一他们的任务就只有一个,让那些海族人和天人界的人,有时间去好好的学学血杀宗的历史和赵海的历史,赵海的历史虽然也并不是十分的完整,重点就放到了建立探海宗和血杀宗的这个过程中,但是也足够用了,坐让那些人真正的了解血杀宗,真正的了解赵海,这样他们就会不自觉的,对赵海产生一种崇拜感,而这正是古一他们的目地。

从章可的反应就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的计划十分的成功,章可现在已经越来越像一个血杀宗的弟子了,以后他只会听血杀宗的命令,他虽然还是一个海族,但是他不会在把海族放到第一的位置上了,而是会把血杀宗放到第一的位置上,这也正是古一他们所希望的。

古一并没有把这件事情上报,事实上他们这些暗部的人,平时其实是没有什么任务的,就算是他们小队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的情况下,也是不会上报的,只有在接到任务的时候,他们去完成任务就可以了,如果真的发生了叛宗的情况,他们才会上报,不然的话他们其实是十分自由的。

随后的两天时间里,他们小队还是跟以前一样,训练,学习,修练,休息,准备下一次的训练,所有人也全都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当然,现在他们所有人都会每天利用一段时间,来学习一下宗门的历史,而他们小队的气质,也在不知不觉之中发生着变化。

两天之后,他们突然接到通知,明天他们所有人,就必须要参与到新一轮的训练之中了,而这一次他们还是会跟其它的小队联合训练,而这一次跟他们联合训练的小队,就是上一次做为他们敌人的那五个小队,而这一次他们的训练目标,是对抗上一次跟他们是战队的那两个小队的人,和其它九个小队组成的一个大队,也就是说,这一次他们将会是以六个小队,对上敌人的十一个小队。

一接到这个的通知,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还真的是没有想到,有这样的事情,这让他们都十分的不解,不过古一却是明白了宗门的意思,所以他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也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但是章可却是把古一给叫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了,章可现在发现了,有什么事情,多跟古一这样的老弟子沟通,那是十分有必要的,因为要说起对宗门的了解,他们可是拍马也赶不上古一他们。

等到古一到了他的房间里坐下后,章可皱着眉头对古一道:“古一,对于宗门这一次的安排,我有些不太明白,上一次我们与那个小队斗的那么凶,可以说是两败俱伤,甚至我听说,他们几个小队,还受到了处罚,就是因为他们的损失太重了,为什么这一次宗门又把我们安排跟他们一队了?这样我们相互之间能配合好吗?”

古一笑着道:“看,队长,这正是宗门所担心的,也正是宗门这么做的原因,宗门就是担心你们会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才要把我们安排到一起,这样我们为了不被罚,就必须要团结做战,只有这样,我们相互之间才不会真正的结下什么仇,以后我们血杀宗在与其它势力对战的时候,我们与其它小队配合上才不会有任何的问题,让我们与那几个小队配合做战,其实就是让我们相互了解,解去心结的一个过程,这样以后我们配合做战,才不会有任何的问题,现在队长你明白了吧?”

章可也不是一个笨蛋,一听古一这么说,他马上就明白了古一的意思,他点了点头道:“明白了,现在我算是真正的明白了,原来宗门竟然是为了让我们不会因为上一次的事情,而相互的记恨对方,这才故意把我们分到一起的,如此看来,下一次有可能我们又会变成对手,而那两个上一次与我们是队友,这一次是对手的小队,下一次可能会跟他们成为队友?是不是这个意思?”

古一笑着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以后在这方面,你要有一个心理准备,而且,绝对不要把真实幻境那里的战斗和情绪,带到现实中来,要是因为这个而影响了团结的话,那宗门可能会处罚你的。”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