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章 历史

看着元空跟着那两位长老离开了,章可不由得有些担心的道:“古一,元空不会有事儿吧?我看那两位长老,怎么好像要拿他做试验一样?”章可刚刚确实是发现,那两位长老看元空的眼神十分的不对劲,贪婪中又带着一丝的痴迷,说实话,在看到那眼神的时候,他都忍不住感觉到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古一摇了摇头道:“放心好了队长,不会儿有事儿的,那些长老十分的有分寸,过不了多长时间,元空就会回来了,如果元空不回来了,那就是他被调到更好的分院去了,那对于他来说可是好事儿,我们血杀宗里,是绝对不会允许出现,拿弟子做危险性试验的事情的,要是有人敢这么做,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宗主都不会放过他的。”

一听古一这么说,章可这才松了口气,随后他转头看着古一道:“古一,这一次你做的真的是很好,当时要不是你发出了第一声,我们怕是就真的要败了,你当时是怎么想的?”章可真的是很想知道,古一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他依然能够高喝酣战,要知道那可是真实幻境,就算是他们逃跑或是战死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是当时的情况,真的是太危险了,让他们几乎忘了自己是在真实幻境里,在那种情况下,他们几乎相信,自己要是战死了,就一定会死,所以他当时第一个想法才是撤退,而不是要战斗。

古一一听章可这么说,不由得微微一笑道:“队长,事实上不只是我,我们血杀宗里的所有老弟子,在当时都差不多会那么做的,因为我们血杀宗的人,就是应该如此做,我们是血杀宗,先不要我们每一个弟子都有好几条命,就我们是血杀宗弟子这个身份,就让我们一定会那么做,我们是血杀宗弟子,我们有自己的骄傲,血杀宗的弟子如果战死了,那么他们会被记录在英灵策里,会受到我们血杀宗的香火,如果不死,反到是逃跑或是投降了,那么等着他们的结果,怕是只有死,因为宗门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说到这里,古一停了一下,接着他沉声道:“我们血杀宗的功法,是以杀气为基础,有了杀气的功法,与没有杀气加持的功法,那是完全不同的,攻击力差上很多,而一但有了杀气的加持,我们在战场上也几乎是不会投降的,我们多多少少都会受到一些杀气的影响,根本就不可能会投降。”

“当然,也有的人会投降,但是所有投降的人,无一例外的,全都失去了身上的杀气,他们杀在多的人,他们身上的杀气在重,也不可能在把那杀气,加持到功法之中了,他们就不能在算是血杀宗的弟子了,所以血杀宗的弟子,从来都没有投降的,甚至没有逃跑的,所有人都努力的向前,就算是战死,也不会后退。”

其实古一说的话也并不是绝对的,以前血杀宗弟子战败逃跑还是有的,但是投降的,好像还真的是很少,后来人们才慢慢的发现,如果战败逃跑了,那么他们身上就不可能在用杀气进行加持功法了,这对于他们影响可是很大的,在加上他们每个人都有好几条命,所以他们慢慢的就不在投降了,并视投降为奇耻大辱。

章可点了点头,随后他轻叹了口气道:“我们加入血杀宗的时间还是太短了,有很多的事情,我们并不知道,所以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可能会做出错误的选择,以后在这方面,你要多提醒我一下。”

古一点了点头,接着他一脸傲色的道:“我们血杀宗能有今天,全都是因为宗主,宗主以前说过,他说在这么多年,最骄傲的,并不是把血杀宗变得如此的富足,让所有人,都可以按照最适合他们的方式进行修练,他最骄傲的是,他给了我们血杀宗灵魂,给了我们血杀宗所有弟子灵魂,让我们学会了骄傲,并且把这种骄傲,刻入到了我们的骨子里,让我们不管是走到那里,不管是遇到了什么情况,都会记得,我们是血杀宗的弟子,只要还记得我们是血杀宗的弟子,我们就不会屈服于任何人,就不会惧怕任何的困难和敌人,这才是他最为骄傲的事情。”

章可听着古一的话,却是陷入到了沉思之中,同时他也感觉到了震惊,他仔细的回想了一下,他从知道血杀宗,一直到加入到血杀宗,一直到现在,他发现,古一说的是真的,血杀宗的弟子真的是十分的骄傲,他们的骄傲,让他们进步,因为他们不想落到其它人的后面,所以他们好战,因为战斗的时候,他们可以得到贡献点,可以用这些贡献点,让自己得到更好的功法,得到更多的物资,可以让自己变得更强,也因为他们骄傲,所以他们从来都不会真正的屈服自己的敌人,这种骄傲,确实是刻在他们骨子里的。

但是这种骄傲并不会用在自己人的身上,就像他和古一一样,古一不会因为自己是血杀宗的老牌弟子,就在他面前骄傲,他只会想办法提升自己的实力,而那些实力强的弟子,也不会看不到那些实力弱的弟子,因为在他们看来,他们是同门,是师兄弟,所以他们的骄傲,不可能用在自己的师兄弟身上,但是在其它的人面前,他们却是绝对骄傲的。

在面对海族的时候,血杀宗就是一路的平推过去,他们会收服那些海族,会给那些海族一些条件,但是如果你想要求的更多,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你想要投降,那就一定要听我的,不然的话,我就会对你不客气,但是如果你加入了血杀宗,那我就会把你当成自己人,我可以相信你,因为我相信你加入血杀宗之后,就不会在背叛,这就是他们身为血杀宗弟子的自信,而他们的骄傲,也正是来自于这一份自信。

一想到这里,章可长出了口气,随后他喃喃道:“现在我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宗门里那么多的弟子,把宗主当成神一样的去崇拜,因为宗主真的是太伟大了,他给一个宗门,刻上了不屈的烙印,这才是他最伟大之处。”

古一看着章可,微微一笑道:“队长,有时间的话,去真实幻境里学习一下吧,在真实幻境那里,有专门学习血杀宗历史的地方,到那里去好好的了解一下血杀宗的历史,只有这样,你才会知道,我们为什么会为自己是一个血杀宗的弟子而感到骄傲。”

章可点了点头,古一冲着他行了一礼,随后转身离开了,章可看着古一离开的背影,神情之间却是有些期待,随后他马上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直接就进入到了真实幻境里,今天他们的登录时间可还没有到,只不过是战斗结束罢了,他进入到了真实幻境之后,马上就进了学习区域,然后开始学习血杀宗的历史。

又过了几天,章可他们这几天都没有什么训练任务,他们也可以自由的安排自己的时间,可以在每天进入到真实幻境里去,参观其它小队的训练,也可以去做别的事情,而章可这些天,却是一直在学习血杀宗的历史,在学习赵海的历史,这也让他身上的气势,在明显的发生着变化,甚至章可已经命令,小队里的其它人,也必须要去学习宗门的历史和赵海的历史了,这样的命令虽然有些不合理,却也没有人反对。

一直过去了五天,这天章可刚刚从真实幻境里出来,还在回想着自己在真实幻境里学习到的东西,突然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了一阵的吵闹之声,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随后直接就推门走了出去。

他的房间不算很大,而且他要是在修练,可是在进入真实幻境的时候,他是可以启动法阵,那样的话,他就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了,不过身为一个队长,他认为自己应该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他其实一般的时候,是不会启动隔音法阵的,这样他就可以听到外面的声音了,现在一听到外面这么吵,他自然是有些不高兴的。

不过等他推门走出了院子,看到院子里站着的那个人时,他先是一愣,随后却是大喜,他马上就走了过去,对那个人道:“元空,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院子里站着的那个人正是元空,他之前被那两位长老给带走了,没想到这个时候回来了,这让他感到十分的开心。

元空一看到章可走过来了,他马上就冲着章可行了一礼道:“队长,我刚回来了,这些天一直配合着那几位长老做试验,今天试验做完了,他们就直接放我回来了,只是让我好好的修练,又给了我一些贡献点,就没有别的了。”元空也知道,章可是他的队长,有一些事情,是必须要跟章可说清楚的,所以他也没等章可在问,直接就把他这几天的经历,简单的说了一下,他确实就是在配合那几位长老做试验,没有做别的,甚至连奖励都说出来了。

章可点了点头,接着沉声道:“好,去休息一下吧,过两天我们说不定,又会有训练了,记住了,每天要是有时间的话,还是要去真实幻境里看看,最好是去学习一下宗门的历史和宗主的历史,去吧。”章可现在几乎对小队里的每个人,都说这样的话,其它的人也不感到奇怪,只有元空有些不解,不过他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应了一声,就转身走了,古一却是跟了过去。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