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9章 句号

“你是在找借口说服你自己!”第五日说道:“你根本就不想做回你自己,你心里舍不得你的女人和孩子,不是吗?”

夏雷淡淡地道:“你其实也在找借口说服你自己,机制造就了你,你在机制的掌控下渡过了漫长的一声。对你而言,机制其实也是体制。你在一个体制之中渡过了一生,突然给你自由了,你却无法适应了。你执意要劝说我拿回我的骨,唤醒我前世的记忆,然后带你去重启这个宇宙,那是因为你除了这个目标,你的人生已经找不到别的目标了。”

第五日顿时愣在了当场。

夏雷说道:“重启宇宙会带来什么?没人知道,包括我的前世也不知道。或许是一个新的宇宙,或许是另外一种结果,谁能确定?宇宙有着自己的法则,它充满了错误,也在不断地纠正自己的错误。我们要给它机会,让它走自己的路,在应该终结的时候终结,在应该重生的时候重生。”

“可是它会杀了我们!”第五日冲夏雷吼道。

夏雷耸了一下肩,“知足吧,比起那些普通人,短短几十一百年的寿命,我们都已经活了两次了,而且还拥有几千上万年的寿命,这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事情了。”

第五日的嘴唇动了动,可是再没有说出什么劝说的话来。

夏雷说道:“珍惜你剩下的时间吧,去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不要再来找我,更不要再动邪念,不然下一次见面我们将是敌人,我会杀了你。”

说完,夏雷转身向塔门走去。

第五日看着夏雷的背影,眼神复杂。她想叫住他,可是又不知道叫住他之后她还能说什么。说那一个月的时间里的恩爱缠绵吗?还是说以前的生死敌对?这一切都过去了。

塔门打开。

蓝色的光线从外面照进来,将夏雷的身影投在了地上,长长的,瘦瘦的,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孤独感。

塔门外,起源城的废墟依旧,不曾有半点被重建的迹象。过去一个月的时间里所发生的一切都是被创造出来的幻影,除了第五日。她是真的,他和她发生的那些事也是真的。可那并不能代表什么,如果说他的心中产生了那么一点感情的话,那是对德馨公主,不是第五日。

该回家了。

回家,与老婆孩子一起去遥远的星际探险,播种文明。

将来累了,就回家,可以回地球世界,也可以回火星世界,还可以是希望之星世界或者黑暗死亡世界,那里也有他的家。

什么时候死去?

他不愿意去想象。

在该死去的时候死去吧,他才是最大的魔头,可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受到惩罚,只有死才是他应该付出的代价,或者说是救赎。

可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待这个罪的问题,前世的罪孽,应该由今生的他来背负吗?

管他的!

就在这里为这一切划上句号吧,让这一切在这里终结,不再延续。

迎着天空上的神母星和神父星,夏雷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终于结束了,他从未有过此刻的轻松感。

未来?

去他妈.的未来,此刻他只想回到悬浮城,与老婆孩子们好好吃一顿晚饭,然后实现他人生之中最终极的梦想,大被共大床……

“等等!”身后传来第五日的声音。

夏雷没有回头,但声音转冷了,“你还想说什么?我的宽容,我的机会不是廉价的买一送一。如果你还执迷不悟的话,我不介意送你上路去见第六日他们。”

第五日并不害怕,相反的她的嘴角却浮出了一丝笑意,“不要误会,我只是想送送你。银河系与这里相距遥远,即便是你要飞回去也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你将神塔留给了我,就让我送送你吧。”

夏雷沉默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已经利用神塔联系智库阿米多了,它会与悬浮城来接我。你走吧,走得越远越好,最好永不见面。”

第五日耸了一下肩,“好吧,可我还是有一句话想对你说。”

夏雷看着她,“什么话?”

第五日对着夏雷鞠了一个躬,“谢谢你。”

夏雷微微愣了一下,他显然没想到第五日会对他鞠躬致谢。

“另外……”第五日站直了身体,脸上露出了一个罕见的笑容,“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女人喜欢你,愿意为你付出一切。你在那方面的功夫真的很好,过去的那一个月,我过得很快乐。虽然我把你当成了提图亚菲斯,可是那玩意是你的。”

夏雷,“……”

“好了,我说完了,永别了。”第五日说。

夏雷点了一下头,“永别了。”

神塔起飞,转眼就消失在了太空之中。

生死仇敌,就此永别,再不相见。

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什么永恒的仇恨,他和第五日不就是一个例子吗?

人生苦短,不要被仇恨和欲望俘虏,过自己想要过的生活,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这就是幸福。

夏雷面对着垮塌的神庙,许久都没有动一下。一个时间里,他伸出了双手,源力能量从他的身体之中释放了出来。一块块石头悬浮了起来,大的小的,方的圆的,规则的和不规则的,它们拼凑出原来的样子,然后粘合在一起,然后回到应该回到的位置上。

几千米高的神庙就这么被重建了,矗立在废墟之中,雄伟而孤独。

夏雷走进了神庙,里面矗立着六个造物主的神像,第一日、第二日、第三日、第四日、第五日和第六日。

一把种子从远方飞来,飞到了六个造物主的神像的脚下,生根发芽,然后长出鲜花。

夏雷在六个造物主的神像中间的鲜花丛中席地而坐,他的视线扫过一张张没有五官的面孔,自言自语地道:“我不知道你们喜欢不喜欢这个结果,不过就这样吧,这一切都结束了。”

六个造物主的神像不会回应他。

夏雷笑了笑,“说实话,我到现在都没弄清楚究竟是你们创造了我,还是我创造了你们。我曾经是你们的手下,我们又变成了生死仇敌,我还杀了你们五个。你们的手上沾满了血腥,我的手上也沾满了血腥。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很好的人,善良、正直、富有爱心,哈哈……就像是地球上的电影里面演的那种高大帅主角,可是我居然是这一切罪恶的源头,是电影里面的终极大恶魔,你们说这讽刺不讽刺?”

六个造物主的神像还是一动不动,没有半点回应。

这只是自言自语。

“所以啊,你们也别觉得不甘心,我也会死,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来陪你们。那个时候,大家都克制一点,不要再做敌人了,做朋友吧。我们可以研究一下怎么创造生命,或者预测一下这个宇宙的最终的命运是什么,你们说好不好?”夏雷说。

一股风突然从神庙的大门口吹进来,吹过六个造物主的神像,发出呜呜的声音。

这似乎是它们的回应。

“好了,不打搅你们了,我得走了。”夏雷从草地上爬了起来,则身往神庙门口走去。

小小一段距离之后他忽然又停下了脚步,咧嘴一笑,“我好像忘了一个人啊。”

一块块世界之石从外面飞了进来,打散成沙,然后聚沙成像。当创造神像的源力能量消失之后,德馨公主出现在了神殿的最正中的位置,和他梦中相遇的她一个样子。

夏雷仰望着德馨公主的神像,好半响才说道:“你是一个伟大的领袖,一个很好的女人,能认识你是我荣幸。再见。”

他转身离开。

一股风息吹过,德馨公主的神像的底座上的一片灰顿时被刮走了,灰渣下现出了一行文字“伟大的德馨公主,战神提图亚菲斯之妻”。

这是夏雷刻下的文字,他没有提到他自己。

走出神庙,夏雷冲天飞起,转眼也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三日后。

悬浮城从神母星系边沿的一个虫洞之中穿越出来,悬停在了太空之中。

“夫君在哪啊?”彩玲捂着肚子,一脸焦急和痛苦的神色,“我快要生了呀,我要我夫君陪我……哎哟……”

“我貌美如花的彩玲主母,你再忍一忍,主人就在神母星系,我已经给他发了信息了,相信他很快就会回来了。”好方说,跟着又补了一句,“要不,我现在就安排医护机器人接生?”

彩玲一脸嫌弃的表情,“你走开啦,我不要你,我也不要什么医护机器人,我只要我丈夫!”

“看!那是——”夜莺激动地指向了星空。

“夫君!”火凤一声呼喊,冲天飞起,巨大的能量不死翼哗啦一下展开。

不过不等她飞出悬浮城的能量护罩,一道金色的身影便从外面扎了进来,一把揽住她的腰,将她紧紧抱在了怀中。

这金色的身影便是夏雷,他已经等不及要回家了,所以一早就离开神母星系守在悬浮城必经的虫洞外了。

也不管地面有没有人看着,或者多少人看着,将会被搂在怀中的时候,夏雷迫不及待地亲了她一口,激动地道:“爱妻,我回来了。”

火凤凑到了夏雷的耳边小声地道:“彩玲快生了,她个子小,醋劲却大,这个时候你该去亲她,而不是我。”

夏雷,“……”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网址: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