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8章 糊里糊涂的关系

绝对领域消失了,机制也回归了,只等夏雷一个决定。拿回前世的骨,唤醒前世的记忆?还是接受制裁,让这个宇宙按照它的法则运行下去?

夏雷犹豫不决。

如果是六个造物主要拿着世界之盒重启这个宇宙,他会毫不犹豫地干掉对方,可是这一次是他自己啊。他不这么做的话,他就会被宇宙的法则制裁,死刑并立即执行。毕竟,几千一万地球年的时间对于已经拥有两百多亿年历史的宇宙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他现在等于已经走在被行刑的路上了,剩下的时间少得可怜。

让别人死很容易,可是让自己死就不容易了。

一边是永生不灭的绝对主宰,一边却是死亡,该怎么选择?

选择拿回前世的骨,重启宇宙,跳出宇宙法则之外,成为永生不灭的神,如果说夏雷一点都不心动,那是虚伪。可如果这样做的话,这个宇宙将被重启,他所爱的妻儿,他的亲人和朋友,这个宇宙的一切都会灭亡,也就等于是他要亲手毁灭这一切,包括他的妻儿、亲人和朋友。

等价交换法则无处不在,世间从来就没有白白得到的东西,更何况是永生不灭?

德馨公主的面孔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群女人和孩子的面孔,申屠天音、江如意、龙冰、唐语嫣、凡凡、梁思瑶;蓝吉儿、母玛、蒂亚萨玛、康图娜娜、百灵、烈如水;大乔、小乔、貂蝉、夜莺、黑妮、彩玲、火凤、怨太美;还有孩子们,夏达旺、夏龙……

妻儿的面孔在脑海之中涌现出来的时候,夏雷的手忽然缩了回来。他深爱着她们,他怎么能亲手杀死她们?恢复前世的记忆,这等于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可他对自己的前世一点都不了解,他要变成他而忘记他爱的人吗?

石棺之中,青铜色的骸骨没有半点反应。

机制回归,骨骸完整,只等夏雷做出决定。事件进行到这里,机制等于已经不复存在了,一切的结果都系在了夏雷身上。

“不!”夏雷怒吼道:“我怎么能杀死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我怎么能毁灭着一切?我不能因为我想活着就让亿万生灵去死,我不是那样的恶魔!”

轰!

怒吼的声音里,夏雷将棺盖合上了。看不见躺在石棺之中的前世骸骨,他的受到的诱惑和压力顿时减轻了不少。不过,他仍然有一种想要掀开石棺拿回前世之骨的欲望。他没法一下子就摆脱掉它,还有它所产生的诱惑。而且,随着他在石棺旁待得越久,这种欲望就越强烈。

“我看不见你,总不会想你了吧?”夏雷转身向塔门走去。

可是,没走几步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我尊敬的主人,我回来了。”这是爱奴的声音。

夏雷转身,在石棺旁边的虚空之中浮现出了一个女人的身影。这一次不是简单的三维投影,而是一个真实的能量体。

她是爱奴,却也是第五日。

夏雷的身形突然一动,瞬间便切到了第五日的身前,一把抓住了她的脖子。

第五日并没有反抗,只是看着夏雷,眼神平静。

夏雷冷冷地道:“你竟然还敢回来,你真以为我不会杀了你吗?”

第五日的声音也很平静,“其实,在过去的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也在那个绝对领域之中。你留下的,最后一个绝对领域。你来到这里,它就被激活了。我事先也不知道,现在我什么都明白了。我也逃脱不了法则的制裁,与其被它毁灭,还不如死在你的手中,能死在你的手中,那是我最大的荣幸。”

夏雷的手上释放出了一点源力能量,第五日的脖子顿时开始分解,能量体也变得不稳定了。

可是,她仍然保持着那份奇怪的平静,“杀了我,然后去做你该做的事情,重启这个宇宙,让一切重新开始。”

夏雷微微愣了一下,“你有病吗?让这个宇宙重启,你能得到什么?”

第五日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你知道我在你留下的最后的绝对领域之中扮演着谁吗?”

夏雷想起了那个可怜的小女孩。

第五日似乎猜到了夏雷的心里在想什么,她摇了摇头,“你错了,我扮演的是德馨公主。”

“啊?”夏雷顿时惊愣当场。

刚才,他想到的是小第五日,猜到的也是那个可怜的小女孩,却没想到第五日给出的答案会是德馨公主。

第五日说道:“我与你一样,我无法从你留下的最后的绝对领域之中走出来,我也只能顺其自然地让事件进行下去。我看到我自己,我找到了被抹除的记忆,我看到了我最想爱的男人,伟大的战神提图亚菲斯。他给我母亲帮助,他救了我,成就我,我愿意将我最宝贵的东西给他。”

“那是我!”夏雷的情绪有些失控了,“那不是提图亚菲斯,你应该制止那种事情发生!”

“我制止不了,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是你。你比更强大,你不也不知道德馨公主就是我吗?”第五日说。

夏雷竟无法反驳,因为第五日说的都是事实。在前世所留下的绝对领域之中,他能看到他自己的面孔,可是别人看不见。同样的绝对领域,就连他自己都无法看透的东西,比她更弱的第五日又怎么能看透呢?

不管看透与看不透,一个事实已经摆在了面前,那就是他以为他和一个虚拟的德馨公主同居了一个月,却没想到他是和真正的第五日同居了一个月。自己的前世一手造就的第五日,今生的死敌,在事件的最后却糊里糊涂地变成了同居的炮友,这是一笔怎样的糊涂帐啊!

现在看来,第五日在整个机制之中最大的用处大概就是已经过去的那一个月里所扮演的德馨公主吧,她用她的那什么吸收融入到他身体之中的骨盘,再辅以生命精华和带着创造生命意志的源力能量将那六块骨盘还原成前世的头盖骨,让前世的骨骸完整。

第五日的声音带着一点犯病的意味,“你的重生有我的一部分,我感到无比的骄傲,这也是我这一生所能获得的最大的荣耀。杀了我吧,快杀了我,然后去做你该做的事情。新的宇宙在你的手中诞生,而我,我将永远留在你的心里。”

夏雷忽然松开了手。

“你为什么不杀我?”第五日看着夏雷,一脸困惑的表情。

夏雷说道:“你疯了吗?你爱是的提图亚菲斯,不是我。还有,不要再怂恿我去干我不想干的事情!我不会重启这个宇宙,永远不会!”

第五日沉默了一下才冒出一句话来,“可睡了我一个月的人是你,对吗?”

夏雷顿时语塞当场。

是的,第五日因为小时后的原因爱上了提图亚菲斯,这份感情很真实,也很正常。毕竟,一个孤苦无依的小女孩受到了那个时代的伟大的男人的帮助,幼小的心灵许下要嫁给他什么的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问题是在前世留下的最后的绝对领域里,偏偏是他在扮演提图亚菲斯。于是,她将他当成了真正的提图亚菲斯,这次邂逅也变成了美梦成真的邂逅,她当然毫不犹豫地要投怀送抱。而他将她当成了真正的德馨公主,他虽然对德馨公主没有感情,可为了得到答案只能顺其自然地让事件进行下去。

这其实都是前世所创造的机制的操作,稀里糊涂睡了一个月,为的只是将前世的骨骸还原而已。

其实,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只要仔细思考一下,如果德馨公主真的只是一个虚拟的人物,她怎么可能带给他真实女人感受?又怎么可能怀孕?还是那个原因,男人在爽的时候真的会变得愚笨,会忽略很多东西。

第五日又补了一句,“我用我的身体接纳你的那些东西,然后又用我的子宫孕育出了你的头骨,修复了你的骨骸,你能否认我为你付出的吗?”

“那你想怎么样?”夏雷问。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现在的的第五日,他没有恨,也没有怒,却也没有爱,有的只是一种他自己都描述不清楚的感受。

“拿回你的骨,恢复你的前世记忆,我们一起去重启宇宙,我要成为你的墨提斯。”第五日说。

墨提斯,宙斯的妻子,众神之母。

她提过一次,就在神庙的门前,她甚至还为夏雷撅起了屁股。现在她再次提出,这一次更是理直气壮,因为她修复了夏雷的前世的头骨,还和夏雷睡了一个月。

拿回前世的骨,找回前世的记忆,然后带着她和世界之盒去宇宙的起点与终点重启这个宇宙,然后快快乐乐地做永生不灭的神,生育一群神子,统领宇宙世界。这似乎是一个不错的提议,没什么不好的,只需要毁灭现在这个宇宙就行了。

“不要犹豫了,做正确的决定吧。”第五日继续劝说,“我才是唯一一个有资格做你妻子的女人,我是造物主,你也是造物主,我是你一手培养出来的,我也是你选定的女人,不然为什么只有我能活下来,还进入了你留下的最后的绝对领域,成为你的女人?”

她说的好像都有道理,夏雷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可他却连考虑都没有考虑一下便说道:“不要劝我了,我已经做出了决定,我不会重启这个宇宙。万物都有一死,包括宇宙自己也有寿终正寝的一日。你和我怎么能跳出宇宙的法则,永生不灭?那或许只是我的前世的一个幻想,真重启了宇宙,结果是什么,你知道吗?”

第五日没法回答。

夏雷笑了笑,“你也不知道是吧?最后的绝对领域没有给出答案吧,是的,它没有给出答案,因为就连我的前世也不知道答案。”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网址: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