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5章 事件的转折

世界之石石棺被运送到了神塔之中,也是夏雷亲自将石棺扛出古老的石头城,然后将它扛进神塔。

这并不是夏雷第一次进入神塔,可从某个角度去理解,这却也是第一次。这里没有六个造物主的金色石棺,也没有百米之高的血肉神像。它被布置得像是一座奢华的皇宫,每一个细节都具备尊贵不凡的品质,以及皇室的大气和威严。

世界之石的石棺被放置在了巨大的三角形空间的最中心,很多随行的灵族人都围着它看。夏雷还特意给他们推开了棺盖,方便他们看到躺在石棺之中的青铜色的骸骨。他渴望某一个灵族人知道一点什么,会不经意间说出来,或者流露出来,可是这种情况并没有出现。那些灵族人围着石棺,看着,议论着,惊讶困惑,却没人爆出一点什么有价值的料出来。

德馨公主让那些人离开,并下令神塔起飞返回雏神星。随后,她带着夏雷来到了一个房间之中。

这是她的房间,华丽却不失温馨的味道。空气中流动着淡淡的芬芳,那是她的身体的味道,酷似地球上的兰花的幽香,很好闻。

与她单独待在一个房间之中,夏雷莫名的有点紧张。他有一种预感,她不会让返航的几个小时白白过去,她会干点什么,可他要“顺其自然”吗?

德馨公主斟了两杯酒,一杯给了夏雷,一杯留给了她自己,然后与夏雷坐在一起,拿着酒杯说着话,“亲爱的,你怎么看?”

夏雷说道:“你是指躺在石棺之中的骸骨吗?”

德馨公主点了一下头,“是的,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骸骨,他似乎并不是我们灵族人的骸骨,可是这里是孕育出灵族文明的地方,我很好奇它从何而来。”

“那座古老的石头城由世界之石建造,它拥有穿越空间界壁的能力,以前我们并没有发现它的存在,它的能量信号突然出现,或许是它自己飞过来的。”夏雷说,他想到了被他毁掉的起源城。

地球上的起源城也是由世界之石建造的,建造者是六个造物主,可与之前的那座古老的石头城比起来,无论是能量的等级和强度,还是底蕴都弱了一大截。也许正是因为小第五日见过了古老的石头城,她才会与另外五个造物主创造出后面的起源城。

德馨公主说道:“或许真是那样的,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查清楚,还有它所释放的能量,我们也要研究明白,这大概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

夏雷喝了一口酒,酒的味道还不错。明知道这是一个绝对领域,却还要在这个绝对领域之中与一个女人喝酒聊天,并且觉得这酒和女人都是真的,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

“我亲爱的提图亚菲斯,我们能渡过这次危机吗?”德馨公主幽幽地问。

夏雷说道:“能,肯定能,你不用担心。”

他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六个造物主会将灵族文明带出神母星系,向宇宙各处扩展,然后才是灵族文明的毁灭。现在看来,六个造物主将这段历史抹除了,不然智库阿米多的资料库里不会连半点资料都没有。德馨公主作为灵族文明之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她居然没有半点史料留下来,这不是抹除了是什么?而抹除她的痕迹,这其实是一种犯罪。

“有你在我身边真好,有你在,我就没有那么担心和害怕了。”德馨公主凑了过来,依偎到了夏雷的怀中。

温香软玉在怀,夏雷的紧张感变得更强了。那个让他纠结的问题又冒出了了,是顺其自然还是不顺其自然?

“我们把这杯酒喝了吧。”德馨公主举起了酒杯与夏雷手中的酒杯碰了一下,然后一仰脖子就将杯子中的酒液喝了下去。

夏雷也硬着头皮将杯子中的酒喝了下去。就这么短短的一点时间,德馨公主的脸颊上已经浮现出了一抹酒红,可他的脸上却没有半点反应,酒精对他的作用几乎不存在。可这并不是让他纠结的问题,让他纠结的是她明明就是在借酒壮胆要办事啊。

果然,他刚刚放下杯子德馨公主就凑了过来,一口吻住了他的嘴唇。她的动作,她的情绪,甚至是她的呼吸和眼神都贴上了“迫不及待”的标签,一秒钟都不想再等待。

夏雷被她压倒在了沙发上,身体发僵,他想推开她,可是他的心里又冒出了一个意见相反的声音,“如果这是那个终极存在的绝对领域,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按照他的意愿来进行的。我现在的身份是提图亚菲斯,我是德馨公主的未婚夫,她爱提图亚菲斯如此之深,提图亚菲斯又怎么可能拒绝她的这种爱的需要呢?”

德馨公主却显然没有这些想法,更没有夏雷此刻的烦恼,她知道她该做什么,也正做着该做的事情。

夏雷心里的那个声音还在继续,“那个终极存在让我变成提图亚菲斯,变成德馨公主的未婚夫,这一定有他的用意,我如果阻止这件事发生的话,或许会影响到后面的事件的进行。我距离最终的真相至此一步了,我怎么能阻止事件的进行?反正,这是假的,我就当是做了一场梦吧……嘶!”

画面一下子就乱了。

几个小时的飞行之后神塔返回了雏神星,降落在了起源城中特定的区域里。在过去的几个小时里,夏雷过得非常的充实,甚至可以说是难以忘记。他确定这是绝对领域,这里的一切都不是真的,可德馨公主偏偏带给了他无比真实的感觉和体验。他从来没有和灵族女人那什么,这是第一次,而就是这一次或许会让他终身难忘。毕竟,灵族人是已知的宇宙世界的最高进化的生命,这种进化是全面性的。

神塔返回起源城,德馨公主便切换到了她作为领袖的角色之中。她接连下达了好几道命令,其中一道便是召集起灵族之中最优秀的科学家来到神塔研究石棺和石棺之中的青铜色的骸骨。

夏雷也留在了神塔之中,顺其自然地顺应事件的进行,也顺其自然地等待结果的出现。

这一等,便是一个月的时间。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德馨公主的父亲去世了,德馨公主也成了灵族人的女王。他和德馨公主还没有成婚,一旦成婚,他也将成为灵族人的亲王,权利和地位将仅次于德馨女王。而以德馨公主对他的爱,还有顺从和迁就,他完全是这个灵族世界之中的最有权利的男人。

不过他对这些毫无兴趣,因为他知道不管他在这里获得多么大的权利和地位,那都不会是真的。包括德馨公主,她也只是他的梦中的女人。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灵族人的科研团队毫无结果。第一日、第二日、第三日、第四日和第六日也并没有出现,事件好像停顿了,不再向前发展。夏雷也渐渐失去了“顺其自然”的耐心,这样下去,何年何月是一个头?

这天一早,夏雷独自一人来到了神塔的三角形空间,来到了石棺前。事件停止不前,他怀疑是他没有激活某个环节,而这个环节很有可能就是躺在石棺之中的青铜色的骸骨。

时间太早,灵族人的科研团队还没有来,三角形空间里一片寂静。

古老的石棺周围放置了不少的仪器,可它们显然没什么用处。

夏雷来到石棺前,看着青铜色的骸骨,它静静地石棺之中,不动也不言语。可看得久了,便会产生一种错觉,那就是它正看着他,它自身就是一种语言,古老而神秘的语言。

“难道你真的要我碰你?事件才会往下发展吗?”夏雷自言自语,他的手也伸进了石棺之中,慢慢向青铜色的骨骸靠近。

一个能量波动顿时诞生了,相应的能量场也出现了,夏雷感受到了源自青铜色骨骸的强大吸扯力,那感觉和上一次一样,犹如磁铁的南北极相遇!

眼见就要碰上青铜色的骸骨,夏雷又猛地将手缩了回来。

刚才,只是他的一个试探,他不会冒险触碰它,因为他根本就不能允许这青铜色的骸骨和极致一样融入他的身体,替换他的骨!

“亲爱的,你要干什么?”身后传来德馨公主的声音。

夏雷回头看着她,“你不用紧张,我只是想摸摸它。”

德馨公主向夏雷走来,脸上带着笑容,“亲爱的,我有两个好消息告诉你。”

“呃,什么好消息?”夏雷随口问了一句,他对她的好消息其实并不感兴趣。

德馨公主来到了夏雷的身边,依偎到了夏雷的怀里,“我先告诉你第一个好消息,我刚刚收到科研团队的消息,他们说他们比对了已知的所有的智慧生命,没有一种符合石棺中的骸骨的特征,也就是说它要么是一个全新的生命形态,要么是我们无法了解的古宇宙时期的生命形态。另外,它生前非常强大,因为它的能量场,铜锈病毒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抑制,扩散的速度明显慢了,它为我们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夏雷的心里暗暗地道:“这算什么好消息?灵族的科研团队也不过如此。不过,我觉得它像是人类的骸骨,这个时期人类恐怕还没有诞生吧?那么,难道它是古人类?古宇宙人类?抑或则是上一个宇宙时期的人类?”

这又是一大堆困惑。

“第二个好消息……”德馨公主突然凑过来亲了夏雷一下,“亲爱的,我怀孕了。”

“啊?”夏雷顿时目瞪口呆。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