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4章 青铜色的骸骨

进入能量光门,迎面而来的是密密麻麻如飞蚁集群般的能量符文,青铜色的,古老而神秘。这是“主导者”的特征,夏雷有,这里也有。踏进能量门,他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他似曾来过这里,或者,他曾经住在这里。

这感觉让夏雷感到惊讶和困惑,可他不知道为什么。

短暂的错愕之后,夏雷将视线移向了墓室深处,他看到了那口石棺,世界之石的石棺。它简单、古老、神秘,满是风化的痕迹。世界之石是构建宇宙万物的核心材料之一,是最高级的能量石,就连它都被风化了,可想而知它已经存在了多么漫长的时光。

携带着“主导者”特征的能量便是从那石棺之中释放出来,所有的青铜色的能量符文也是从石棺之中释放出来。除了这口世界之石石棺,这个墓室里便再无它物。

夏雷唤醒透视的能力,视线向石棺之中之中穿透进去,可他的透视视线被吸收了,什么都看不见。他跟着又释放出了一丝源力能量向石棺穿透进去,可这一丝源力能量就像是一滴水滴进了一盆水之中一样,他甚至不能找到他释放的源力能量,更别说收到什么反馈的信息了。

顺其自然,这个关键词又从夏雷的心里冒了出来,他的心里暗暗地道:“我在对方的绝对领域之中,他制定了规则,那就是顺其自然。我现在的身份是战神提图亚菲斯,不是夏雷。我要打开这口石棺,我就不能用我的源力能量,我得用我是双手将它推开。”

这么一想,夏雷释然了,他走到了石棺一侧,将双手贴在石棺的棺盖上,然后将棺盖向对面的方向推动。

咔咔咔……

无法透视,甚至连源力能量都不能侦测的石棺竟然在正常的物理力量之下动了,它的棺盖缓缓打开。

石棺之中躺着一具骸骨,青铜色的骸骨,与他的骨头,与构成“机制”的六只骨盘是一样的材质,都与“主导者”有关。它有头、脖子、胸膛、双臂和下肢,除了材质和颜色就像是一个人类的骸骨,或者与人类像是的生命体的骸骨。

不过它并不完整,头部的天灵盖不见了,可是头颅上并没有被攻击或者动手术的痕迹,失去天灵盖的切口自然平整,好像天生就没有天灵盖似的。

端详了半响,夏雷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也顿时变了,“他失去的天灵盖,会不会就是……机制?”

机制由六块骨盘构成,而躺在石棺之中的存在少了天灵盖,这能是巧合吗?

还有,六个造物主一再提到机制、机制,表面上是他们在操控机制,可是这一次来以战神提图亚菲斯的身份经历了这一连串的事件,他才知道第五日进入过石头城,进过这个墓室。在第五日之前,这个躺在石棺之中的人便失去了天灵盖,这也就是说机制先六个造物主存在!

不是留个造物主创造了机制,而是机制创造了六个造物主!

其实,神墓金字塔也是一个证据,它是古灵族人建造,它属于德馨公主,而不是六个造物主建造,后者不过是继承而已。

这些思考和猜测让夏雷的背皮发凉,如果他的猜测是正确的,那就说明六个造物主其实也是——棋子!

夏雷盯着躺在石棺中的青铜色的骸骨,好半响才自言自语地冒出一句话来,“是你吗?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你吗?”

青铜色的骸骨没有半点回应,它只是一具骸骨,而且没有天灵盖。

“你究竟想干什么?”夏雷的情绪有些失控了,“你用你的头骨创造了机制,你或许还创造了世界之盒,你告诉我,你究竟想干什么?”

青铜色的骸骨还是没有半点回应,它不知道在这口石棺之中躺了多么漫长的时光,有可能是一百亿年,有可能是两百亿年,甚至有可能是上一个宇宙时期。

“你告诉我啊!”夏雷突然将手伸向了青铜色的骸骨。

石棺之中顿时产生了一个能量波动,那感觉就像是磁铁的南北极相遇一样。

这一刹那间夏雷突然意识了什么,他慌忙缩手,后退。那磁铁的南北极相遇一般的能量波动顿时消失了,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可他的心里却难以平静,他想到了“机制”。

在来到起源城的时候,起源城因他而重建,他见到了第五日的血肉分身,然后他摧毁了机制。可是,他捏爆了其中一块骨盘,另外五块骨盘纷纷自爆,六块骨盘全都化作骨粉融进了他的骨头之中。虽然到现在他都没有感到什么不适的反应,可是这样的事情终究让他感到紧张和担忧。如果这具躺在石棺之中的青铜色的骸骨与那六块骨盘一样自爆,化作骨粉融入他的身体之中的话,那岂不是换了他的骨?而骨是造血的根源,那岂不是又换了他的血?如果连血与骨都不他的了,那他还是原来的那个他吗?

这是一个陷阱吗?

夏雷无法确定,可他背皮上的冷汗一颗接着一颗地往下流。他一直都在提醒他自己顺其自然,顺应事件的发生,然后得到他想要的答案。可是一味这样顺其自然,让事件按照设定好的顺序发展下去的话,最终又会是什么结果?

这些,他都无从知道。

青铜色的骸骨知道答案,可是它已经死了。

看着静静地躺在石棺之中的青铜色的骸骨,一个时间里夏雷忽然又冒出一句话来,“对了,你已经死了,那又是谁创造了这个绝对领域?如果强大的绝对领域,不可能是你创造的吧?”

青铜色的骸骨一如既往地沉默,它死了。

“哈哈哈……”夏雷发疯似的笑了起来,他的声音震荡着着这个古老而神秘的空间,也震荡着石头城外面的洞窟空间。

这笑声里充满了悲凉和无奈的味道,他在笑,他其实是想哭。

黑暗主宰冥亚斯死了,五个造物主死了,只剩下了一个第五日,他追到这里来本以为杀了第五日这一切就结束了。可是现在他才发现就连第五日也不过是一颗棋子而已,他所面对的是一个可以将他困在其绝对领域之中的终极存在。是那个终极的存在创造了机制,创造了世界之盒,如果现在面对那个终极存在,他没有一点把握战胜对手!

那个终极的存在只手遮天,掌控一切,他、黑暗主宰冥亚斯、六个造物主,还有宇宙之中的亿万生灵都在其的玩弄之下。如果这个宇宙之中真有神灵存在,而他也算是其中之一的话,那么那个终极的存在便是神王!

“提图亚菲斯你怎么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忽然传来。

夏雷的笑声,还有的他的思绪顿时被打断,他移目过去,他看到了德馨公主,还有小不点第五日。他或许察觉到了她们的到来,可是被他忽略了。来到这里,看到了所谓的“源头”,他的精神和情感受到了极其强烈的冲击,他现在的状况其实很糟糕,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德馨公主和一个小屁孩第五日?

德馨公主快步向夏雷走来,墓室的能量门,还有墓室之中的青铜色的能量符文对她没有半点影响。她的脸上满是担忧和紧张的神色,“亲爱的,我听到你的笑声,那不是开心的笑声,我很担心你,那嗡嗡的声音也消失了,所以我就过来看看你,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夏雷看着德馨公主和小屁孩第五日,心里忍不住又冒出了一个念头,“这也是事件发展的一部分吗?我应该顺其自然,还是打破节奏?”

“亲爱的?”夏雷没有反应,德馨公主更紧张更担心了,她抓住了夏雷的手,“你别吓我啊,你说话呀?”

夏雷这才收起思绪,或者说回过神来,他说道:“我没事,不用担心我。”他抬手指了一下被他打开的石棺,“你也看看吧。”

德馨公主凑到了石棺前,移目石棺中,愣了半响才冒出一句话来,“好神奇的骸骨,他是谁?”

夏雷本来是想让事件“顺其自然”得到答案的,却没料到德馨公主转过来问他,他哪里知道?他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小第五日说道:“伟大的战神提图亚菲斯,我能看看吗?”

夏雷心中一动,伸手将小第五日抱了起来,让她能看到石棺之中的青铜色的骸骨。

小第五日“哇”的叫了一声,然后才说道:“好神奇的骨头,可是它的头骨怎么不见了?谁取走了它的头骨?”

夏雷观察着她的一切的反应。

小第五日又说道:“我想,科学院里的老爷爷们一定知道他是谁。”

德馨公主移目看着夏雷,“亲爱的,你觉得呢?”

夏雷想了一下,“那就带它回去吧,放在这里也没什么用。”

他没有选择,只有“顺其自然”。

德馨公主说道:“或许它所释放的能量能抑制铜臭病毒的扩散,那就把它带回去吧。今晚你来神塔,我想你陪陪我,好吗?”

夏雷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一下头。

还是顺其自然。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