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3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

在彻底的掌控了坂松号之后,苏锐并没有让这艘船按照原先的航向继续行驶,而是换了个方向。

他忽然做了个决定,要让坂松号再南下五百公里,前往巴托梅乌港。

巴托梅乌港尚未完全竣工,但是接收一艘船进港并没有什么问题,而且从这里进入普勒尼亚,海关的手续就不会这么严格了。

不过,就在天亮之后,苏锐正准备去找个舱房补个觉,却没想到得到了手下战士的紧急汇报。

“大队长,我们发现海面上漂着一具尸体!”一名战士说道。

昨天晚上有不少东洋方面的抵抗者都落了海,所以有尸体并不稀奇,不过,昨天晚上风浪这么大,尸体都该被冲的找不到了吧?

况且,能够让战士们如此急切,恐怕这尸体可不一般。

苏锐立刻拿起了望远镜,然后他便看到了一个小小的木船。

不可思议的木船。

这样的小船,怎么会出现在这大海之上?

这样的小船,怎么没有被惊涛骇浪打入海底?

在小船上,躺着一个黑衣人。

即便隔着那么远,苏锐也判断了出来,这个黑衣人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竟然是东洋上忍,服部一生!

没想到他主动选择跳海之后,竟然会出现在这小小的木船之中!

“送我过去看看。”苏锐说道。

坂松号把救生筏放了下去,苏锐靠近,然后接近了那小小的木船。

在汪洋大海之中,这一叶扁舟到底是哪来的?服部一生又怎么会死在这里?

苏锐并没有立刻上船,他的心里面有着浓浓的不解。

他知道,自己的强力麻醉剂可绝对不至于要了服部一生的性命,他一定是跳海之后遭遇了其他的不测。

说起来,这个上忍貌似还挺没有骨气的,基本上是打不过就跑,要是硬气一点,可能还能多支撑一会儿。

唯利是图的家伙,往往最不长久。

“难道说,是他在跳海之后被麻药弄的失去了对肢体的掌控力?”苏锐轻轻的皱了皱眉头。

“我上去。”苏锐对身边的谭勇说道。

后者端着突击步枪,一直警戒。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大白天的,一具尸体这样静静的躺着,给人带来一种无法形容的诡异感觉,谭勇觉得心里发毛,他宁愿面对枪林弹雨,也不想面对尸体。

看穿了谭勇的心思,苏锐笑了笑,说道:“这并不算什么,多见几次就习惯了。”

这云淡风轻的背后,有的是无尽的苦难与磨练。

谭勇一直用突击步枪锁定着服部一生的尸体,感慨着说道:“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忍者的存在。”

苏锐并没有接这个话茬,这世界上还有太多的东西都不为人所知,而忍者,只是其中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小方面罢了。

随后,他轻轻的上了那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木船。

这是一只在乡村的小河里很常见的船,可为什么会出现在大海之中?如果说这艘船是自己从岸边飘到了公海之上,打死苏锐都不会相信!

当苏锐站上去的时候,木船狠狠的摇晃了一下,一波看起来并不算大的浪潮涌来,木船差点没翻了,苏锐立刻两腿一跨,保持住了平衡,也定住了船。

这一下,他也感受到了,若是再遇到昨天晚上的风浪,仅仅是凭借自己的实力,还真的没把握能够维持这一条小船在惊涛骇浪中一直保持稳定漂浮的状态。

看着紧紧闭着眼睛的服部一生,苏锐摇了摇头。

这个神忍真的死了,再也没有任何一丁点的活人体征了。

苏锐相信,自己绝对没有给服部一生造成任何的致命伤害。

只是,在他的胸口,有着三个孔洞,似乎是被锐器所伤。

苏锐把服部一生的尸体给翻转了过来,发现后背上也有三个孔洞,很显然,那锐器已经把服部一生捅了个对穿。

这三个孔洞处于一条直线之上,应该并不是连续刺了三下,否则绝对没可能那么的平整。

那么,是什么样的武器,有三个尖端呢?

苏锐陷入了沉思之中。

不过,第一个在他脑海之中浮现出来的,就是海神三叉戟!

当这个蓝光流转的超级武器出现在苏锐的脑海里面时,他都忍不住的打了个激灵!

难道说,是海神波塞冬来了?

难道说,他昨天晚上就在一旁这么静静的看完了坂松号上的激战,然后顺手把中了强力麻醉剂的服部一生给捅死了?

苏锐是见过海神的这把独门兵器的,而且整个黑暗世界都盛传——海神波塞冬如果拿着这把兵器,拥有可以不逊色于宙斯的实力!

即便中了麻醉剂的神忍,那也是神忍,哪怕是实力很高的上忍,恐怕都不能轻易的将之阻拦住,也就只有海神波塞冬这样的超级高手,才能够干掉服部一生!

“海神……海神……”苏锐念叨着这个名字,然后看了看脚下的小小木船。

他越来越相信心中的推断了。

恐怕,也只有海神波塞冬,才能够保持着这艘小船漂浮在大风大浪之中而不翻沉吧?

只是,波塞冬为什么会来?

那么,他既然来了,又把这一条木船留下,又是怎么离开的?

苏锐可不相信这波塞冬会踏水而行,更不相信他会不要风度的游着泳离开!

一定是有别的船!

那么,那艘船是谁开的?那艘船上又载了什么人?

苏锐一时间也没有答案,浓浓的迷雾开始在他的心里面升起。

川崎兵四郎死没死?海神波塞冬来到此处是为了什么?这一只小木船又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上次这个成名已久的天神露面,还是要杀了苏锐呢,后来只是看在了黄金家族的面子上才没有动手,所以,苏锐相信,这个海神波塞冬并没有帮助自己的理由。

难道是歌思琳请求这波塞冬帮忙?

也不至于啊,歌思琳远在卡斯蒂亚,应该并不知道这边的事情,一个小小的坂松号,不至于引起歌思琳的注意的。

那又是谁?

苏锐简单的想了想,一个名字在脑海之中浮现出来。

这应该就是最终的答案了。

“谢谢你,军师。”苏锐轻声说道。

随后,他便对谭勇说道:“你把这一具尸体给背上船吧。”

“大队长,咱们留着这尸体有什么用?会不会太重口了点啊?”

“留着他,我有用。”苏锐想了想:“嗯,找个冰柜,给塞进去,最好保存的时间能久一点。”

按照苏锐的想法,既然服部一生已经死了,那么和服部家族的梁子可就彻底的结下来了,在这种情况下,用服部一生的尸体当做诱饵的话,说不定这个家族的其他高手还会在再上钩。

当然了,尸体在自己手上的消息,苏锐会很快的散播出去的。

算起来,折在苏锐手上的神忍和神武可真的不少了,他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东洋神级高手的第一克星。

等上了船,苏锐给军师打了个电话。

“军师,是你找海神来帮助我的吗?”苏锐问道。

“只是平等交换罢了,波塞冬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军师笑了笑,“我想,这是在海上,他是海神,应该比较擅长呆在那里。”

这下轮到苏锐苦笑了:“那我还是太阳神呢,难道还得呆在太阳里面啊。”

果然还是军师出手了。

似乎只要她一开口,整个黑暗世界的资源就没有弄不来的。

军师说道:“你一定不知道我现在和谁在一起。”

苏锐想了想:“这个我还真的猜不出来。”

军师一笑,把电话递给了旁边的林大小姐。

“喂,是我。”林傲雪说道。

“傲雪?你怎么会和军师在一起?”苏锐有点意外。

在他的印象里面,这应该还是军师在揭开面具之后第一次和傲雪独处吧?

虽然两人之前就有见过面,而且还不止一次,但一直都是在军师隐藏着身份的情况下,只是不知道这两大极品美女的碰面,会不会擦出一些火花来?

苏锐完全没有任何的危机意识,这货倒是觉得很有趣,甚至还抱以期待。

林傲雪并没有回答苏锐的问题,事实上她对之前所发生的一切也有点恍惚:“你那边的事情结束了吗?安全了吗?”

“安全了,一切都搞定了。”苏锐说道。

“其实……”林大小姐想了想:“还是让军师跟你说吧。”

在苏锐面前,她可以找的到那个最放松的自己,可以没有任何的束缚,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是——现场只有她和苏锐在,没有其他任何人。

军师看着林傲雪的样子,忽然莫名的觉得这姑娘流露出一丝可爱的感觉,笑了笑,然后把电话接了过来:“苏锐,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对付阿克佩伊?需不需要把太阳神殿调过去?”

“太阳神殿若是到了非洲,黑暗世界也会闻风而动的。”苏锐仔细的想了想:“这未尝不是个好主意。”

苏锐本来就想着借着非洲的战场解决掉一些事情,现在看来,应该是到了合适的时候了。

“关于这个问题,其实我有更好的办法。”这时候,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说道。

她就坐在林傲雪和军师的对面,浑身上下都流露出高贵雍容的气质来。

——————

ps:发烧腹泻,在卫生间里呆的天昏地暗,太难受了,腿都软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