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0章 他的衣服,和大海的颜色一样

苏锐并没有意识到川崎兵四郎已经从另外一个方向离开了。

不过,他在看着那已经变成一团火球的直升机之时,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不过一时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川崎兵四郎所乘坐的快艇已经开出几十米了。

他把那么多的武器和人手都丢在了坂松号上。

思来想去,虽然还不知道该怎么回去复命,但还是活着最重要。

苏锐先前还在和服部一生激战呢,可现在又能腾出手来对付自己了,这说明了什么?

很简单,服部一生绝对是出现意外了。

川崎兵四郎的脑子转得很快,短短的时间里面就想清楚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做出了调虎离山的决定。

其实,他几乎就已经骗过苏锐了。

不仅是苏锐,这艘坂松号上的绝大部分下属,都认为川崎兵四郎会使用直升机离开。

川崎兵四郎做任何事情都喜欢两手准备,逃跑——自然也不例外。

这一艘快艇上早就备足了燃油,只要不遇到太大的风浪,足以帮助川崎兵四郎到达某一处小型海岛上,随后就会有他的其他心腹前来接应。

这如意算盘真是打的啪啪响。

虽然这川崎兵四郎口口声声说自己回去之后就要切腹自尽,可是,看他现在这样子,都把逃跑计划做的那么完善了,倘若真要让他切腹的话,他也妥妥不会执行的。

这是个总把勇气挂在嘴边、但是又极为怕死的人。

“苏锐,希望下次碰面的时候,你还能活着。”川崎兵四郎发着狠,说道:“你的性命,我要亲手取走。”

他说着,抹了一把肩膀,那里被卡利尼奇的匕首扎出了一个血口子,鲜血还在不断往外面渗透着。

然而,这个时候,负责开船的保镖则是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因为,他赫然看到,在他的前方,竟然有一艘小船!

真是见鬼了!

这小船已经简陋到了极点,基本上和木筏都差不多了!这样的船,怎么可能存在于这大海之上?

更何况,现在雨幕重重,到处都是惊涛骇浪!稍微来一个浪头,就能把这艘船给掀翻,然后打入海底!

川崎兵四郎也看到了这种情况,他震惊的不得了!

不过,就像是服部一生此时已经失去消息一样,今天晚上已经发生了太多让川崎兵四郎所不能理解的事情,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更让人惊讶的是,在这一直处于摇摇欲坠状态的一叶扁舟上,竟然还站着一个人!

这就让人有些很难理解了!

这个人似乎穿着一件蓝色的衣服,在惊涛骇浪之中负手而立,那金色的头发就像是夜空之下的火焰,宛若天神下凡!

当看到这种情形的时候,川崎兵四郎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滞了!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死死的盯着前方的那条船、那个人,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的确,到了这种地步,难免让人觉得这不是见了鬼!

这绝对不该是现实生活中应该出现的事情!

“把船开过去!靠近他!”川崎兵四郎对手下喊道!

他才不怕见鬼,这世间并没有鬼,有的只是装神弄鬼!

自己明明都要甩掉苏锐了,结果却忽然冒出来一个蓝衣人!还特么的踩着木筏!

川崎兵四郎相信,只要自己绕过这蓝衣人而离开的话,那么他妥妥的会选择拦截自己!

这是他心里的直觉,就是这么确定!

那蓝衣人的身材高大,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川崎兵四郎靠过来,没有任何动静,就像是雨幕之中的雕塑。

越是这样,就越是会让人感觉到诡异,尤其是那个负责开快艇的手下,简直已经腿脚发软了。

他可不是唯物主义者,他坚信自己遇到了鬼魂!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装神弄鬼?”川崎兵四郎喊道,他现在距离坂松号大约两百米远,但是,如果苏锐使用望远镜的话,保不齐会发现他的踪迹。

在这种情况下,时间就成了万分宝贵的东西,可偏偏这时候还有个神秘莫测的蓝衣人挡住了去路!

他这身蓝色的衣服,简直像极了大海的颜色!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约翰。”这个男人蓝衣男人终于开口了,说道。

这是个再寻常不过的名字了。

他一开口,川崎兵四郎的那个手脚发软的下属就放心了一些,听着嗓音,至少……不是鬼魂吧?

这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因为在某些时候,人比鬼要可怕的多了。

但是,让人感到万分诡异的是,这个蓝衣人不过是轻轻的张开嘴而已,似乎并不怎么用力的发声,他的声音就能够穿破重重雨幕,传递到人的耳朵里面,这声音的质量根本不会因为周围的雨声风声海浪声而出现多少的衰减!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个叫约翰的男人到底是谁?

“你想干什么?”川崎兵四郎冷冷的问道。

他很想知道,这个蓝衣人究竟是凭借什么本事,才能够使得一叶扁舟立于大风大浪之上而不倒,他很想知道,这个蓝衣人究竟是缘何出现在这里的,他更想知道,这个蓝衣人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是敌是友?

是强是弱?

今天,还能走的成吗?

一个个的问号在川崎兵四郎的心底连成了串,简直快要比赤道还要长了。

“你就是川崎兵四郎?”这个叫约翰的蓝衣人问道。

这是一个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

川崎兵四郎知道,对方在问出这个问题之后,已经把他的目的暴露无遗了——他就是来找自己的!

半夜上门,总没好事!

如果就这么承认了,那么这个家伙会不会把自己给干掉呢?

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川崎兵四郎的脑海里面闪过很多种想法。

可是,他这样一沉默,无疑就给了约翰答案了。

“我受人之托,来帮助某个人对付你。”约翰忽然咧嘴,露出了一个微笑。

就是这个笑容,让川崎兵四郎莫名的感觉到对方的身上有一股强烈的上位者气息。

这种气息是从骨子里面透发出来的,即便是刻意去伪装,也是伪装不出来的,更何况,就连重重雨幕都挡不住这种气势!

很显然,这个蓝衣人对自己的气场收放自如,他此时是刻意的让川崎兵四郎感觉到的。

听了约翰的话,川崎兵四郎的一颗心开始渐渐的朝海底沉去。

帮别人来对付我的?

这特么的还能有好事?

“哦?然后呢?你现在准备杀了我?”川崎兵四郎说道,把手放在了后腰处。

他的腰上插着一把手枪,随时可以拔出来。

虽然这个蓝衣人看起来神秘莫测,但是坐以待毙可从来都不是川崎兵四郎的风格,事已至此,不可能不搏一把的。

“杀了你也不需要多花费什么力气,但是,如果你能够拿出让我觉得满意的条件,我未尝不可以放你一马。”约翰把川崎兵四郎的动作尽收眼底,却不以为意。

要讲条件?

对于川崎兵四郎来说,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很显然,这个蓝衣男人想要从他的身上榨取一些价值!

但是,川崎兵四郎仍旧充满了浓浓的提防之心:“你不是受人之托来对付我的吗?”

“的确是受人之托,而且我已经顺利的完成了这件事情,至于现在的你,对苏锐并不会再构成什么威胁了。”约翰淡淡一笑,“不足挂齿。”

不足挂齿?

这是川崎兵四郎所听过的对自己最具侮辱性的评价!

他是当然不会愿意承认这一点的,然而这确实是事实!

此时此刻,准备偷偷逃离的川崎兵四郎,自然已经不可能再对苏锐造成任何的威胁了!

只是,川崎兵四郎有点不太理解的是,这个约翰所说的“我已经很顺利的完成了这件事情”……指的是哪一件?

“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他说道。

这个人口口声声说他是来帮苏锐的,可是,哪里帮到苏锐了?

“你既然不明白的话,我就告诉你好了。”约翰说着,一弯腰,像是从船里直接抓起了一个人来,随后将之丢向了快艇。

看来,这个约翰也是膂力惊人,否则的话,不可能如此轻描淡写的完成这个动作的。

这个被丢过来的人把川崎兵四郎的那个下属给砸翻在地,随后,后者艰难的将之推开,看了看,立刻瞪大了眼睛,然后身体控制不住的开始筛糠一样的颤抖了起来!

“怎么了?”川崎兵四郎问道。

“这……这……川崎先生……您还是亲自看一看吧……”这个下属结结巴巴,简直快要说不成话了!

川崎兵四郎凑过去一看,却看到了一张让他做梦都想不到的脸!

这是一个黑衣人,他脸上的黑布已经不知道丢到什么地方去了,身后插着两个刀鞘,但是长刀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是……护国神忍,服部一生!

顿时,川崎兵四郎感觉到了天旋地转!他若不是立刻扶住了栏杆,恐怕就要从快艇上摔落下去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