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8章 识破!

一代堂堂神忍,就这样干干脆脆的从坂松号上跳了下去。

似乎这个服部一生并没有担心自己跳海之后,还能不能从这公海之上离开。

毕竟,即便是神忍,也不是真的神。

现在服部一生的左臂完全麻痹了,并且这种感觉正逐渐的朝着半个身子扩散,这真的糟糕到了极点。

苏锐追到了坂松号的甲板旁边,可是,此时茫茫大海,哪里还能见得到服部一生的影子?

摇了摇头,苏锐无奈的自言自语:“麻药的劲儿终究会过去的。”

是的,他用的是无挥发的强力麻醉剂。

这一次烈焰大队来到公海之上执行任务,自然在那两艘渔船里面备足了常用药品,在登上坂松号之前,苏锐还特地给自己带上了一支,就是为了此刻做准备。

平心而论,即便自己的实力已经得到了极大的增长,但是想要凭借硬实力打垮服部一生,则是不太可能的,不过,有了高科技防弹服的帮助,服部一生想要杀死苏锐,也同样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这个神忍主动选择了跳海,苏锐并不知道,他此举是要彻底离开,还是在海水中暂时的隐藏一下,然后伺机发动攻击。

苏锐怕的就是第二个原因。

就像他说的那样,麻药的劲儿,终究会过去的。

而且他也不知道这种“注射方式”究竟能让麻醉剂的药力衰弱几成,如果可以的话,苏锐自然希望药力可以持久一点,最好——直接把服部一生给弄晕过去。

不过,苏锐也知道这种概率极低,毕竟这是神忍,对力量的掌控妙到毫巅,想必也有一些手段能够对抗这个问题。

雨幕还在不断的落下,根本无从找到这服部一生的位置。

苏锐并没有打算继续找下去,那样几乎是徒劳的。

他对着通讯器说道:“第一小组,立刻向我汇报情况。”

常东旭的声音响了起来:“大队长,雇佣兵已经缴械投降,负隅顽抗的东洋人已经击毙,我们现在控制了动力舱,四人受伤,六人保持战斗力。”

第一小组,减员了四个。

其实,苏锐对这个数字已经非常满意了,这茫茫黑夜,和经验丰富的雇佣兵们激战了那么久,华夏这群年轻的小伙子表现的并不像刚上战场的菜鸟,是值得被竖起大拇指的。

“第二组情况如何?”苏锐问道。

“报告大队长,已占领舰桥,目前货轮的航向已经被我们控制了,有两个战友受伤,但可以保持战斗力。”

既然占领了舰桥和动力舱,那么这就方便多了,苏锐就算是把这艘船给开到华夏,也不成问题。

相比较第一小组的减员数量,第二小组简直要给人带来惊喜了。

“第二小组,立刻分出一半人手,去寻找这艘船所装载的武器弹药。”苏锐眯了眯眼睛:“还有,对于那些负隅顽抗的东洋水手,格杀勿论。”

在这个问题上,苏锐没有半点犹豫。对敌人的宽容,就是对自己的怜悯,这是毫无疑问的。而且,刚刚的枪战过程他也观察到了,这些水手对于武器的掌握都很熟练,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还不好说呢。

苏锐估计,那一批武器弹药,应该就在某个集装箱里面。

可是,这艘船上有这么多的集装箱,如果没有靠谱的人指路,那么他们得找到猴年马月去?

而这个机密,恐怕连船上的大副二副都不知道,也就川崎兵四郎的亲信手下知晓。

实在不行,苏锐也只能用笨办法了。

不过,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办。

他的目光瞄向了船只中段。

几个起落,苏锐的身影便消失在了雨幕之中。

…………

卡利尼奇看着川崎兵四郎,说道:“现在情况很危险,你为什么还不撤离?”

川崎兵四郎依然沉默,背对着他,似乎是在考虑撤离的问题。

在川崎兵四郎的身边,还有着好几个忍者呢,之前的爆炸只是让他们受到了一点轻微的伤害,并不会特别的影响战斗力。

不过,这群忍者中,身手最好的也就是三个中忍罢了,其他的都还只是下忍而已,对于苏锐来说,对上他们,简直和秋风扫落叶没什么两样。

“我为什么要撤离?”足足半分钟后,川崎兵四郎才反问了一句,当然,这并不是在回答卡利尼奇的问题。

后者摇了摇头:“现在船上的情况已经让我们无法掌控了,如果你继续呆在这艘船上,我想我无法保证你的生命安全。”

卡利尼奇的话还没说完,就有一把枪顶在了他的头上。

而握着这把枪的人,正是川崎兵四郎!

“我是让你来保护我的安全,让你来帮我干掉敌人,那么现在既然我的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证了,留着你还有什么用处?”川崎兵四郎的目光之中流露出了狠辣的光芒来。

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让他受尽了屈辱,让他的尊严被人踩在脚下。

这艘坂松号眼看着就要保不住了,而家族的圣物也被炮弹给炸成了金属大麻花,川崎兵四郎知道,即便自己能够活着回去复命,可能也逃脱不了一通惩罚。

虽然不至于像他之前对阿克佩伊所说的那样切腹自尽,但是,在家族内部的前途可能就彻底没有了。

德川家族人才辈出,川崎兵四郎算是比较核心的一系,但是位置并不稳固。

以前家族的圣物能够被带在身边,充分的表达了家族长辈对他的信任,日后成为德川家族的掌舵者也未尝没有可能。

但是,家族长辈在将这服部半藏的佩刀交给他的时候,还说了这么一句话,让川崎兵四郎印象深刻,甚至时不时的都会从睡梦中被此言惊醒。

因为,家族的长辈当时说道:“这把刀代表了家族的荣耀,如果你有一日无法守护家族荣耀的时候,就是你用这把刀自尽的时候。”

德川家族毕竟是曾经幕府时代的统治者,家规也是严格的让人发指,每个人都不敢怠慢,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么严格的规定,才能够让家族的所有后辈都能严于律己,基本上不会出现大的纰漏,否则的话,第一个饶不过他们的,就是家规。

一个家族能够保持长盛不衰,香火延续几百年,一定是有着值得深挖的原因。

这一场突袭战打到了现在,川崎兵四郎已经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服部一生的身上了。

川崎兵四郎之前对于这位服部家族的传人是有些盲目迷信的,其实,不光是他,在东洋,任何人对神忍都是如此的心态,哪怕用顶礼膜拜来形容都不为过。

可是,服部一生已经去了这么久了,还是没有回来,川崎兵四郎的一颗心开始渐渐的往下面沉去,而一种不妙的预感开始渐渐的从他的心底升起。

苏锐究竟还有什么后招,真的让人无法预测,这个华夏青年总是给人一种深不见底之感。

难道说,这两个人还处于激战之中吗?可是,苏锐和服部一生,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对手啊!

恐怕,这时候川崎兵四郎就算是想破了脑袋也猜不出来,服部一生这堂堂的上忍已经被苏锐给“打”的主动选择了跳海!

此时,被枪顶着脑门,卡利尼奇脑门上的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

不过,由于雨势太大,这冷汗才刚刚冒出来,就立刻被凉凉的雨水冲走了,但是这凉意却无法让人平静下来,反而更加着急上火。

“不,我可以带着我的人,掩护你来撤离。”卡利尼奇的脑海高速旋转着,迅速的思考着该如何应对:“川崎兵四郎先生,请你一定相信我!”

“是吗?让我相信你?”川崎兵四郎淡淡的说道:“那么,请你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你的雇佣兵全部停手了?”

轰!

听了这问话,卡利尼奇的脑子里立刻一片空白!

这个问题特么的该怎么回答?真是见了鬼了!

苏锐让他潜伏到川崎兵四郎的身边,并且伺机发动攻击,可是,卡利尼奇似乎忘记了,自己在回来之前,已经下命令让手下停止对太阳神殿的攻击了!

别看川崎兵四郎一直站在这边,但肯定有下属向他汇报了这件事情!

“这……”卡利尼奇一咬牙:“华夏特种兵太厉害,我的手下死伤惨重,我是想要集中人手来帮助你撤离……”

“撤离归撤离,可举手投降就不对了吧?”川崎兵四郎眼睛里面流露出了冷笑的神情,似乎是要看穿卡利尼奇的心。

“我……我一时糊涂,下错了命令。”此时的卡利尼奇真要恨死自己,自己之前为什么非得说要“立刻投降”,而不是“立刻撤离”?要是说出后者这样的话,一切也就能解释的通了!

可是,一切都晚了。

“说,你在玩什么圈套?难道是和华夏人联手设计我吗?”川崎兵四郎又说道。

卡利尼奇快速的盘算了一下敌我双方的实力对比,发现自己只是孤身一人,根本没有任何反击的胜算后,顿时心如死灰。

现在,傻子也能看出来不对劲了,更何况是奸狡如狐的川崎兵四郎!

“怎么,解释不出来?”川崎兵四郎冷冷一笑:“那我就只有送你下地狱了。”

——————

ps:第三更送上,大家晚安。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