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 群仙战古尸

那是一位剑仙大能,身形与剑光融为一体,滔滔剑气爆发,浩瀚如瀑,锋利的剑芒撕裂虚空,将整个天穹都划成了两半,极其强大。

是太乙剑宗那位真仙长老!

牛二眼眉一挑,他认得出此人乃是太乙剑宗的真仙长老,先前被怜生子打残,剑塔中弟子死伤无数,但是此刻却恢复过来,咬牙切齿,双眸血红,欲报仇雪恨。

“老夫不管你是何人,杀我宗门未来希望,老夫让你血债血偿,屠魔斩仙剑——”

许多人心中明了,太乙剑宗的人实在太倒霉了,先前碰上流寇教主,被他言语扰乱心思,直接借助阵法之力禁锢了九层剑塔,数千精英弟子就此丧命,恐怕数百年都难以恢复。

只是不知道杨家的那位天骄是否也在其内,否则就真的断绝了一代希望。

剑光爆发,无尽身影凭空浮现,仿佛一片滔滔魔海逆乱苍穹,当中无数神魔虚影狰狞咆哮,每一尊都是绝世狂魔,有森然血腥之气散发出来,双眸猩红充满嗜杀之意,狰狞咆哮,向古尸冲去。

牛二心中一凛,屠魔斩仙剑乃是太乙剑宗镇宗绝学,威力无穷,此刻在他手中施展出来,杀意滔天,那漫天仙魔虚影甚至都化成了实体,极为可怖。

“蝼蚁而已,还想逆天不成,修炼的剑术都如此粗鄙,莫非当世真的破败如斯?”

古尸凝眉,双眸寒冷如电,面色带有不屑之色,单手向前一挥,顿时有一束剑芒射出,在虚空中陡然绽放,如一座冰山压下,八方寒意炽盛,剑道气息森然,席卷而至。

“当年那小东西骗取我三道剑意,胡乱拼凑出三种剑法,到如今在你等手中真是越来越差劲了。”

古尸指尖剑气纵横,一缕意念引动乾坤,仿佛整个天地都陷入隆冬腊月,温度骤然下降,冰冻万物,彻骨寒意弥漫开来,虚空凝滞。

那狰狞的仙魔之影更是被一个个冻僵,如冰雕泥塑停在空中,滔天的魔云被生生阻挡,仅剩下一抹晶莹锋芒披荆斩棘,在艰难行进。

轰隆——

一声巨响,天摇地动,古尸点出的剑意摧枯拉朽,击中屠魔斩仙剑,那道锋利剑芒崩碎,当中一道身影吐血倒飞出去,手中长剑更是支离破碎,上面布满裂缝,难以再战。

嘶!

许多修士倒吸冷气,堂堂一位真仙大能,竟然在古尸手中连一招都坚持不住,身受重伤,可想而知,这尊大神战力可怕到何种地步。

但是也有许多人眼前一亮,此人只不过是真仙境界,若是按照古尸先前的战力,恐怕一招就能灭杀,连尸骨都剩不下,而今却能全身而退,足以说明他身受重伤,实力大降。

“此人战力下降,并非不可敌,杀——”

又一位强者冲天而起,一柄长刀光芒裂天,竟有龙吟虎啸之声爆发出来,恐怖的煞气震动九天,威力绝强,劈开数十座磅礴大山,向古尸斩去。

“小道尔,看老夫破你……”

古尸冷哼,面无表情,冰寒如霜,右手指尖向前一点,顿时一束金色光芒迸发,灿灿若黄金长矛,洞穿虚空,一瞬间出现在长刀上方,狠狠刺下。

咚——

刀芒崩碎,鲜血飞溅,那人胸前一个碗口大小的洞口,前后透亮,甚至可以看到里面跳动的心脏,鲜血汩汩流淌,被震落到祭坛上,庞大的压力直接笼罩全身,让他动弹不得。

与此同时,那祭坛上鲜血如河流奔涌,越来越多,上面的纹络仿佛受刺激一般,绽放炽盛光芒,冥冥中一股浩瀚之力,跨越时空宇宙,将那条超脱之路越拉越近,仿佛仅有一步之遥,就可以降临世间。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

古尸双眸光芒炽盛,满头白发随风乱舞,定山印猛然爆发,周围虚空仙则如锁链般哗啦啦作响,压迫整片苍穹,许多小妖根本来不及闪避,直接被禁锢全身,向着祭坛摔去。

就是巫山的众多妖兵也抵挡不住,牛钰等人摇摇欲坠,上有无边巨山压下,那些人直接被砸成了肉泥,精血融入祭坛,连神魂都未能逃脱。

当中妖族修士最多,也有不少人族修士,还有茫茫多的蛮兽,都是各豪门大族挑选的精英弟子,每一个都前途无量,眼睁睁看着他们凄厉哀嚎,那些长老睚眦欲裂。

“不好,快阻止老魔头……”

一只橙黄色的葫芦逆天二起,放射灿灿金光,葫芦嘴中吐出一股黑色液体,甫一出现,变化作滔滔长河奔流不息,带着阴森恐怖的气息横贯虚空。

同时,一座白色骨塔从天而降,威压浩荡,震裂苍穹,白骨塔中更伸出一条庞大的手臂,好似域外神魔,横亘千里,狠狠向下拍去。

一片紫色神火焚天灭地,炽热的气息连妖仙都不能阻挡,向古尸席卷而去,当中更有一抹黑色锋芒若隐若现,可以看出里面有一头紫色神凰展翅翱翔。

另外还有诸多秘法神诀同时施展,那些幸存的妖仙真仙全部拿出了压箱底的实力,希翼集合众仙之力灭杀古尸,保留宗门种族的一些希望。

“诸位道友,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万鬼尸王勉强举起葬天棺,仰天大喝,双眸怒瞪,看向一处虚空之地。

突兀间,一根狰狞骨刺洞穿虚空,长达数十丈,悄无声息,好像鬼魅一般刺向古尸背后,一只巨大的兽足生满黑色鳞甲,从天而降,拍碎大片虚空,狠狠拍向古尸头顶。

还有万千箭雨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每一支都闪烁着凛冽寒光,锋芒毕露,射向古尸全身上下,另外一条褐色尾巴,如狂风倒卷,崩碎长空,抽向古尸双腿。

霎那之间,数位真仙全力出手,还有曾与孔无忌等人对持的蛮兽王者,此刻全都施展最强战力,向古尸镇压过去。

“面对老夫,你们几个爬虫也敢出手,莫非忘记了当年的疼痛了吗?”

古尸面色不变,冷冷一哼,眼角寒光爆射,眼见那些玄功秘法和强大的仙器砸来,无动于衷,周身泛起一抹淡淡金光,有海浪澎湃之声回荡,那是精血冲击筋脉的声音。

渡劫金身法诀!

牛二心中一凛,再看他左手五指张开,仙光缭绕,五色迷蒙,一片连绵山峰浮在掌心,其上枯木盘亘,海水滔滔,古木上火焰冉冉升起,点点金光迸射,仿佛一片洞天福地。

战仙五行印!

同时,背后一片幽冥世界沉浮,当中无数黄色河流浩荡,茫茫幽暗世界中,有脚步声缓缓传出,惊天动地,仿佛上古魔神在靠近。

九幽秘法!

嘶!

所有人倒吸冷气,这古尸此刻竟然以一人之力将三尊怜生子的无上秘法施展出来,威力浩瀚无边,每一种都仿佛体悟千万年之久,信手拈来毫不费力。

“果然,他就是九子莲生诀的那一株莲花!”

毕方眼角微挑,露出震撼之色,九子莲生之法看似简单,却有莫大机缘造化,而且传说中此法并非完整,而此人能够生出八世,可见其资质逆天,竟然推演出完整之法,这份才智足以惊艳万古。

霎那间,秘法仙器碰撞在一起,整个苍穹都仿佛被炸裂,支离破碎,露出一片茫茫黝黑的世界,深邃无边的黑暗吞噬一切光线灵气,将恐怖的杀伤力全部席卷一空。

黄色的葫芦被崩碎,白骨塔残缺了两层,砸入数十万里外的大地,紫凰双翅折断,身躯溃散,隐隐露出里面吐血的紫阳宗弟子。

同时古尸右手抓着噬空兽的骨刺将他抡起,狠狠砸向天空,那里一只青色大鹏哀嚎着倒飞出去,双脚向下踏去,一条万丈巨鳄被踩的骨断筋折,浑身喷血,坠落大地。

所有人都惊呆了,数位真仙大能联手攻击,竟然如此不堪一击,而且那偷袭的几头蛮兽王更是惊惧不已,渡劫金身被他修炼到了极致,甚至隐隐突破了最后一层,身体强悍早已超出灵仙范畴。

“完了,此人当世无敌,我等今日都要被血祭了……”

正在此时,天穹上一抹淡淡青光闪现,那是一颗青色圆珠,光芒氤氲,点点星光闪烁,仿佛一片浓缩的星河宇宙,压塌万古,从天际贯穿无尽虚空,砸落下来。

古尸陡然色变,想要离开,却有一股难言的力道锁定周身,狂风席卷,虚空如波浪被层层贯穿,在苍穹上劈出一条真空通道,直接砸在古尸肩膀。

噗……

殷红的鲜血飞溅,骨断筋折,整条手臂竟然被生生砸断,颗颗精血如玉石般坠落,闪耀金属光泽,仿佛神兵利器,每一滴都洞穿虚空,砸入大地深处。

“他……受伤了!”

万里一片死寂,虚空凝滞,有种难以言喻的气氛弥漫开来,古尸缓缓抬头,脸上冰冷如霜,眼底有熊熊怒火在燃烧,仿佛这片苍穹都要被焚炼成灰。

瞳孔中黝黑深邃,两束无形的黑芒洞穿万里,好似无底深渊,吞噬一切生灵,扫视八方,最后落在了战战兢兢的牛二身上。

“你……竟然伤了我?”。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