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王者复活

黑鼎破碎,血海翻滚,好像一股泉水不断喷薄,血色的精元汩汩流淌,扩散到空气中,整片天空都充满了精血灵气,呼吸一口都好像增加了数年的寿元。

整座绝天阵法效果大减,束缚修士的压力也变得几近于无,远方青山遥遥,宫殿婆娑,可以看到他们走来的每一寸土地。

“哈哈……阵法破了,我等可以不死了!”

万千妖修同时兴奋起来,深深呼吸,吞吐天地间无尽灵气,实力迅速恢复,原本老朽将死的修士更是兴奋激动,因为他们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逐渐变得年轻起来。

与此同时,万鬼尸王、孔无忌、三神龙王驾驭葬天棺冲破滔天血浪冲了出来,三人虽然狼狈,却并无生命危险,冷冷盯着流寇教主,就要将他扑杀。

只是突然间,一道苍老的声音传遍八方,低沉而悠远的声音仿佛大道法则,无处不在,直接透过万里大地,钻入每个修士的脑海当中。

“谁?何人鬼鬼祟祟,还不现身出来!”

许多要修脸色大变,冥冥中仿佛有一双眼睛俯视万物,让他们背脊生寒,头皮发麻,忍不住元神都在颤抖。

“他……他要出来了——”

流寇教主原本意气风发,挥斥方遒,有着睥睨九天的绝世霸气,但是此刻却浑身发抖,脸色惨白无色,眼眸直直盯着碎裂的古鼎,有种难以言喻的恐惧。

“大梦亿万载,一觉天地变,问世间沉浮,仙王如狗……”

声音如天鼓轰鸣,震动每一个人的神魂,许多妖仙也忍不住倒吸冷气,这到底是何等强者,竟然有如此气魄,将盖世无敌的仙王当作猪狗一般。

哗啦啦……

血泉翻涌,一只黑色大手探出,黝黑的五指仿佛精钢铸造,闪烁金属光泽,手掌摊开,当中握着一方白色晶莹的小印,仙气缭绕,有着恐怖的威压波动。

随着那只大手伸出,可以看到他的肌肤上生长着一层厚厚的黑色毛发,一股浓郁到几点的阴森死气弥漫开来,仿佛历经亿万岁月,腐朽到极点的老古董。

“你……你不能复活,此世注定我为仙王,你怎能现在复苏?”

流寇教主神色仓惶,声嘶力竭的大吼,眼睛通红一片,长发乱舞,有种惊恐之后的愤怒与不甘,忍不住对着血泉放声咆哮。

“唉……”

一声轻叹,万古悠悠,似乎有着几许无奈和一分伤感,黑色大手微微一顿,良久之后才缓缓道:“天地残缺,大道凋零,七道残魂皆无力逆天超脱,证明此法不通,你又何必苦苦挣扎?”

“我不甘啊……”

流寇教主仰天长啸,状若疯狂,指着那只黑色大手叫道:“上古大劫之后,万物复苏,如今天地大势将起,正值王者争霸之际,我若手握乾坤万族,统御九天,未必不能接大势而逆天,超脱万古,补全神魂,追逐仙王古路。”

这一言是他怒吼而出,声音传播出去,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似乎两者之间有着天大的隐秘。

更有如孔无忌等绝世强者,心思敏锐,一瞬间仿佛洞穿了某种大秘,身体一震,目露惊骇之色,再看向那只生满尸毛的大手,神色间再难平静。

“这才是他们的主身!”

许多人同时明悟,先前怜生子八世身修炼莲生秘法,以绝世强者为根基,种出了九道神魂,轮回八世,每一具身体都曾纵横世间,盖世无敌。

而今,这血泉中即将涌现的,竟然是他们的根基,那位从上古活下来的无上强者。

同时,他们又想到了,从第一世身开始,那种种诡异的事情,他们自毁道基,散去修为,唯有一抹神魂未曾溃散,被古鼎吸收,恐怕正是唤醒此人的开端。

此人到底是谁?

一时间,所有人心底都产生一个强烈的疑问,但是又忍不住惊恐倒退,此人毕竟是上古大能,曾经纵横天下的巅峰王者,从他先前的自语中,甚至可视仙王为狗,可想而知,他曾经的战力绝对通天彻地,站在了世间顶端。

“怎么可能,难道是那老货复活了?”

毕方蹲在牛二肩膀,眼珠子都差点等出来,脑袋一缩钻进翅膀地下,浑身都在颤抖,心肝扑通扑通乱跳,脸色惨白。

牛二眉头紧皱,能够让毕方如此恐惧之人,绝非寻常,不由暗中询问道:“老鸟,这人到底是谁?”

“麻烦大呀,本王也没想到是这老鬼,那是活了无尽岁月的老乌龟,与万劫仙王同时代的人物。”

毕方吓得说话都在颤抖,偷偷瞄了一眼那黝黑大手中的晶莹古印,低声道:“传闻中,万劫仙王手下有两位童子,一人执笔,一人掌印,皆是功参造化,修为通天的不世强者,若是本王所料不错,这老鬼恐怕就是那位掌印童子的身体。”

“什么……”

牛二心神大震,忍不住倒吸冷气,再看向那只黑色大手,感觉神魂都要炸裂,背后一股寒意猛然冲起,识海震荡,眼前发黑。

这实在太过耸人听闻,上古初期的掌印童子,竟然真身都在活着,那将是震惊天下的大事,恐怕上古那些仙王都要吓死。

恐怕,先前怜生子那七世之身甘愿赴死,恐怕也于他有关,就是为了元神归位,将这个古老的存在唤醒,达到某种目的。

“悠悠万古,从上古之初到现在,我沉睡的已经太久,生机所剩不多,虽然你惊才绝艳,资质不俗,可与老二老三相比,却没有时间了。”

此言一出,流寇教主面色大变,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惊呼道:“怎么可能,你曾布下绝世阵法,内敛无尽生机,接宝地而长存万世,怎么可能会死?”

“天意如此,有人趁老夫沉睡之际潜入阵法,将那一池生命元液盗走,生机将尽,不得已才决定苏醒,利用所剩时间,开启那条古路。”

血泉中黑色手臂缓缓伸出,一具全身漆黑的身体缓缓坐起,长长的尸毛足有一尺多长,覆盖全身上下,看不到半点本来面貌。

但是,随着他的出现,一股恐怖的气息轰然扩散开来,仿佛那上古的仙王降临,威压弥漫,震动九天十地,就算是孔无忌等人也心惊不已。

“被盗了?这怎么可能……”

流寇教主目瞪口呆,似乎有些不相信,要知道这尊本体沉眠之地曾布下绝世大阵,乃是仙王级强者布置,连天地都能隔绝,又怎么可能被人偷偷摸进去。

更何况,即便是沉眠不醒,身体也能感觉到有人侵入,那自然而发的强大威压,可以轻易碾压一切强者,怎么可能被人盗取了生命元液?

不过,此时却有两个人面面相觑,正是牛二和毕方。

“小子,果然是你,那次也有本王的功劳,回头你要把那池子分我一半……”

毕方小眼珠瞪的溜圆,怒火冲天,当初他误打误撞在绝地中苏醒元神,以先天龟甲算出了一线生机,却不料遇到棺材里的老鬼。

危急时刻,被一颗白色骷髅横空杀出,抢走了那一池宝液,也惊动了老鬼,仓惶而逃,后来细细思索良久,总觉得与牛二有关,但是经他百般试探,却没找到丝毫迹象,这才不得已放弃。

但是,如今看来,那绝地中唯有牛二于他两人进入,除了他,肯定是这头蛮牛盗取了生命元液,不由让他恨得咬牙切齿。

“咱俩谁跟谁,回头分你一池子泡澡用。”

牛二讪讪一笑,暗中咒骂老鬼,没想到竟然被他一语道破,不过也幸好当时他神志不全,神念愚昧,否则恐怕早就认出他就是那盗取的小贼了。

“万古大计将成,谁也不能阻我,残魂归来兮——”

古老的尸体张口一吸,仿佛一座无底深渊吞噬天地,漫天血海倒卷而回,许多小妖被狂风笼罩,直接落入他的口中,就连那位流寇教主也未能逃脱。

“不要啊,我……不甘……”

轰隆隆——

一股难以言喻的强大气息汹涌弥漫,远远超过了孔无忌等人巅峰时刻,如同一尊真正的王者复苏,整个天地仿佛有所察觉,黑云盖顶,闪电雷鸣,恍若要降下灭世雷劫,消灭这尊强大王者。(。)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