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三章 鼎碎阵破

血海茫茫,挤压整片天穹,如同盖世魔尊现世,呼吸间吞吐万物众生,所有人都惊恐不已,骇然万分,元神簌簌颤抖,仿佛要被碾压粉碎一般恐惧。请大家看最全!

“莫非,我等今日都要死于此地不成?”

许多须发苍白的老者声音颤抖,浑浊的双眸暗淡无光,心丧若死,周身一缕缕微弱的仙气缭绕,若灯火将息,生命之气随时都要溃散。

他们都是寿元将近之人,平日见沉眠于族中古地,借助各种封印秘法苟延残喘,延续到天门降世,本以为可以寻到一线机缘,可突破境界,再增无限寿命。

却不料到头来却成了他人盘中的棋子,在绝天阵的笼罩之下,生机无声无息流失,原本还能坚持百年的岁月,眨眼间耗尽,气血散去,仙人之体竟然生出了点点腐朽斑痕,随机扩散全身,身体瘪下,白骨成灰。

嘶!

这一幕发生在许多地方,那些寿命本就不足的老者方才好龙精虎猛,斩杀大片血色触须,可是片刻之间,就身死道消,灰飞烟灭,万千修士遍体生寒,毛骨悚然。

“哈哈……绝天阵,绝天毙命,谁都不能逃离,你们都是本座种花的肥料,都给我去死吧——”

流寇教主凌空而立,满头黑发怒舞,双眸中神光爆射,仿佛无数阴魂在当中挣扎咆哮,神色诡异而狰狞。

此刻,他好像疯了一般,信心膨胀到了极致,在绝天阵中三尊绝世强者,皆是重伤,战力锐减,除了葬天棺让他稍微忌惮,普天之下几乎没有对手。

流寇教主俯视万里,眼中杀意炽盛,手中蓦然结印,向着黑色古鼎一拍,登时一股血浪冲起,在天空中迅速化成一片磅礴大浪,横击天地,席卷八荒。

“不好,合力祭起葬天棺。”

孔无忌、万鬼尸王、三神龙王首当其冲,面对这样庞大的血浪也是心中凛然,万鬼尸王大喝一声,葬天棺横在身前,三人同时将体内仙气灌注当中。

轰隆隆——

天地间陡然一震,一股无形波纹扩散开来,葬天棺上无尽玄妙符文同时泛起朦胧光晕,一抹虚幻的影子升起,但是那片影子模糊无比,即便是三人合力也不能让他再清晰半分。

要知道万鬼尸王本就是强弩之末,战力锐减,而孔无忌一身神通被破,再加上生机锐减,实力连三成都不足。

最为凄惨的三神龙王,本来三尊元神皆是世间顶级强者,每一尊都是仙王之下巅峰战力,尤其是第三尊,更是远古时代之前的体修指骨,盖世无敌,却硬生生被逼自爆,受伤最为严重。

血浪滔天,轰然而至,宛如天穹崩塌,巨浪带着亿万均重力砸下来,直接将葬天棺撞飞出去,三人吐血倒飞,血海滚滚,直接碾压过去。

只不过,在三人身后就是万千妖修,尤其是原本被他们护佑的五行山的孔雀、妖域边缘地带的牛钰等人皆难以逃脱,眼睁睁看着血海汹涌,吞噬万物。

“罢了,罢了,死就死吧,仙人打架小鬼遭殃,本王死的憋屈啊。”

牛钰心中感叹,晃了晃大脑袋,又忽然一笑,道:“幸好小二没在山中,也躲过了这场劫数,老牛家也算留下了这一根独苗,就算见到大哥也好有个交代了……”

突然间,牛钰神色猛然僵住,两只大眼珠子瞪得溜圆,当中一抹熟悉的身影浑身缭绕银光,迅速如雷电般在血海中穿梭。

“奶奶滴,这小兔崽子怎么在这儿……”

只见牛二身形如鬼魅般飘忽不定,气息若隐若无,尤其是在漫天血海中被散乱的气机所遮掩,若非熟悉之人,根本看不到他模糊的身形。

却原来,是牛二早已蓄势待发,尤其是见到流寇教主神威盖世,以阵法之力震退三大强者,横击九天,正好对着巫山诸多小妖所在之处。

见到牛钰危在旦夕,牛二再也难以忍耐,带着毕方直冲天际,赤龙元神为主导,渡劫金身全力运转,体内仙气如浩瀚长江滚滚流淌,实力骤然大增。

流寇教主立在九天之上,俯视众生,神念尤其注重在万鬼尸王等人身上,却不料忽然一点火光在天空闪现,而后轰然炸开,将整片茫茫血海都点燃起来。

那是一种诡异的火焰,暗红之色,仿佛血液中诞生的一种精灵之火,一旦接触血气顿时爆发出难以言喻的力量,所过之处,血气焚烧,虚空融化,漫天血海竟然被它生生阻挡。

“这是……”

那种莫名的气韵让他心中一颤,瞳孔紧缩,似乎有些震惊,而就在此时,一根黝黑铁棍泛起幽幽神光,从脑后袭来,厚重的威压崩碎虚空,仿佛掀起整片天空砸了下来。

“好胆,竟敢偷袭本座……”

流寇教主身体猛然一震,来不及转身,肩头耸动,一道金色光芒泛起,身上玄青色的袍子忽然鼓胀起来,化作一堵高墙护在背后。

嘭——

一声闷响,流寇教主直接被砸飞出去,以牛二渡劫金身突破极限之力,再加上他如今赤龙元神的巅峰真仙之力,即便是半成品的仙器,也足以施展出毁天灭地的强大战力。

只这一棍,将将整个虚空都砸的粉碎,流寇教主全身喷血,体内五脏碎裂,骨骼啪啪作响,碎了不知多少块,轰隆一声撞入大地之中,生死不知。

“这么容易?”

牛二也有些愣住了,先前流寇教主纵横无敌的时候,实在太过可怕,封天手一出,封印世间诸仙,便是四域妖王连同血色战舰都被封印,可是却如此容易被他偷袭,有些说不过去。

忽然,牛二身体一紧,猛回头,却见一道青色身影在背后不远处缓缓浮现,正是流寇教主的模样,全身上下一丝伤痕都无,唯有衣角沾染了几许尘土,脸色铁青,几欲择人而噬。

“小辈,绝天阵中老夫无死无生,就算仙王来了也难耐我何,凭你一个区区真仙,想要偷袭本座,真是可笑至极。”

牛二微愣,看着流寇教主略有所思,而后淡淡一笑,道:“原来如此,只不过本少爷偷袭你干嘛,只是向破了这阵法而已。”

说话间,黝黑铁棍横扫九天,幽幽神光炽盛,犹如一座巍峨高山撞来,可怕的气息震动九天,将虚空生生劈出一条虚无通道,向古鼎砸去。

“小辈敢尔——”

流寇教主神色狂变,面目狰狞,甚至眼神中竟然透出一缕缕的惊惧之色,厉声怒喝,封天手盖亚九天,向前拍去。

当——

如洪钟大吕敲响,黑色古鼎虽然为绝天阵的枢纽,却并非绝世仙器,在牛二蛮力之下,咔嚓一声裂开数道缝隙,迅速蔓延到整个鼎身,隐隐有着血色光芒闪烁。

“不可……”

流寇教主惊怒交加,原本拍向牛二的大手陡然变换方向,竟向着古鼎笼罩过去,但是有带着几许恐惧,封天大手笼盖八方,幻化出无数符文,凝聚成锁链缠绕过去,欲将碎裂的鼎身锁住。

牛二眼眸大亮,此鼎乃是阵法中心,只要破去,这绝天阵就自行溃散,而且看流寇教主的神色,似乎还是他极为关心之物,嘿嘿一笑,抡起铁棍又狠狠砸下。

咔嚓脆响,破损的古鼎再也难以维持,轰然破碎,滚滚血气从中奔流而出,化作漫天精气倾泻,万千修士顿时精神大振,呼吸间精气充足,消耗的诸多生机血气,竟然迅速恢复过来。

同一时间,笼罩方圆万里的那些封印也削弱了许多,露出一些朦胧的影子,大地上疯狂生长的血色植物,仿佛无根的浮萍,再也难以不断生长,很快被消灭一空。

“你……你这该死的小子,你闯了天大祸事!”

让人意外的是,原本怒火冲天的流寇教主,脸色霎时苍白如纸,身体颤抖,有种难言的惊惧恐怖,两眼直勾勾盯着碎裂的古鼎。

这时,一道沧桑而悠远的声音蓦然响起,传荡在天地之间:“是谁,又将我唤醒,莫非这天又要变吗……”。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