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绝天、绝命

“绝天阵,绝天封道。”

流寇教主仰天长啸,面目狰狞可怕,两只眸子放射炽盛的杀戮之气,狞笑道:“天地有缺,万法难求,老夫前七世苦心钻研七条大道,皆不可得,故而立下决心,唯有以法破法,以大道逆转天道。”

“今日乃吾成道之日,七世神魂为引,万族精血为基,无尽血海生机逆天夺命,争取那一线超脱……”

古怪的黑色大鼎血气汹涌,如一片汪洋大海肆意奔腾,浓重的血腥之气铺天盖地,遮蔽苍穹日月,而后如天河倾落,一条条赤色长瀑通天彻地,从九霄云外垂落。

方圆数万里血气迷蒙,空气凝结,更有点点血雨降落,有种可怕的杀机酝酿,每一个修士都脸色大变,身上仿佛压着一座大山,亿万均重,喘息都极为困难。

与此同时,大地龟裂,土地翻涌,一簇簇血色长毛,好像有生命一般不断从地面中钻出来,蜿蜒游动,更有着坚硬的锋芒,向着修士缠绕过去,然后钻入他们的血肉中,吞噬生命精华。

“不要啊,仙长救我……”

“大王快逃,此地不宜久留……”

诸多被强行征来的妖修四处奔逃,驾驭各种法宝向远处逃窜,也有不少精明之人,向着那些仙境高手靠拢过去,希望得到一些庇护。

但是此刻,茫茫大阵覆盖苍穹,便是一些妖仙、真仙也自顾不暇,他们能够感觉到那漫漫长空中的规则之力,各种法则伴随着无尽压力编织成一张大网镇压整座天地。

尤其那些弱小修士被庞大的压力碾压的直接趴在地上,都难以站立,直接被血色触手钻入肌肤,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来,精气散尽,元婴碎裂,直至整个人仿佛干枯的大树,被风一吹,簌簌散落,成为灰烬。

嘶!

所有人倒吸冷气,头皮发麻,这简直太过恐怖,这绝天阵隔绝天道灵气,束缚一切生灵,简直就是一座屠杀大阵,灭绝众生。

此刻最为倒霉的并非修士,反而是那些茫茫无尽的蛮兽,他们本就是以体魄强大著称,但是却不通法术,除了那些天生有翅膀的可以腾空,绝大部分都只能在地上奔跑。

奈何,地面上涌起的一层血色植物,根根锋利,带着尖锐的赤色锋芒,极其犀利,一层层如红色浪潮般从地上涌起,覆灭一切。

任凭蛮兽皮糙肉厚,鳞甲坚硬,那些红色触手从各种缝隙中钻入,甚至拴住四肢,捆住躯体,从七窍之中不停生长,吞噬精血生机。

“不要啊……”

一声声惨叫响彻天地,众多修士亡命而逃,但是依旧难以逃脱阵法之力,被血色触手钻入体内,吸干一切精髓,化成枯骨坠落。

牛二等人头皮发麻,不停闪躲,老兔子玉临风也是额头冷汗直冒,太阴天残脚虽然威力无穷,但是不停施展也是消耗太大,冰冷的太阴之气冻彻八方,也只是禁锢周身,难以破开重围。

“不好,这阵法吞噬众修之血,压力越来越大,若是不能尽早破开,恐怕所有人都要葬身于此。”

毕方周身火焰蒸腾,郑重说道,赤红的火焰竟散发出一阵阵仙光,显然也是卖力,焚烧脚下潮水般的触手。

“哈哈……天道在我,谁能抗衡,老夫要做这天下之主,逆天夺道,成为今古第一王。”

流寇教主狰狞狂啸,双手中符文漫天,牵引无数法则,绝天阵威力更盛,无尽血光从天而降,如亿万离弦之箭从苍穹上坠落,笼罩所有修士。

“不好,这是要屠杀所有修士,吸取万灵之血,手段太过歹毒。”

毕方眼底寒意炽盛,浑身火焰缭绕,热辣迫人,但是依旧可以感觉到他心底的冷冽,冷声道:“好狠辣的心思,果然是枭雄之辈。”

那些勉强抵挡的修士,此刻再也难以抗衡,上有破天利箭,下有斩不尽的血色触手,寻常法宝根本难以阻挡,一瞬间就被洞穿撕裂,惨叫着化成一滩血泥被吞噬一空。

轰隆隆——

一道爆裂之声震颤八方,远处一股猩红血海炸开,万鬼尸王手持葬天棺用力挥舞,几乎将整个虚空都砸成了粉碎,怒目圆睁,满头黑发逆乱舞动。

“王八蛋,竟敢暗算本王,给我去死——”

万鬼尸王乃是一方无敌强者,自有其霸道之气,猛然深吸一口气,无边灵气滚滚而来,没入他的口中,整个身体蓦然暴涨,化作一尊百丈高的绝世魔神。

浑身长满诡异的黑毛,鬼气阴森,手中葬天棺也仿佛活了过来,上面雕刻的无尽符文图案幽光乍闪,一抹朦胧光影浮现,散发出恐怖的威压。

那是一方无垠的荒野,荒凉而苍茫的大陆上山岳猛兽獠牙,锋利似刀高耸入天,将整个天际都断成两半,悠远的苍穹上一抹血色夕阳悬挂,万条仙霞垂落,混沌迷蒙,有磅礴压力镇压。

“给我起——”

葬天棺仿佛一瞬间重量增大了无数倍,万鬼尸王周身鬼气翻涌,双臂肌肉鼓胀,才能勉强将它抬起,每上升一寸,天空都震动不休,虚空寸寸崩碎,就连那座黑色古鼎也晃动起来。

流寇教主脸色微变,眼中异芒闪烁,有忌惮之色,葬天棺自古长存,神秘莫测,每一具出世都会掀起腥风血雨,但是,却从来没人发掘出它的真正威力。

此刻,仅仅是万鬼尸王凭借雄厚的实力催发出的一点威能,都让人震惊,竟然可以抗衡他准备了数千年,甚至可以灭杀仙王的绝世大阵。

“哼,绝天灭地,乾坤无敌。”

流寇教主神色冰冷,手中法诀蓦然一转,天空中无尽血光倒卷而回,汇成一片汪洋大海,怒浪滔天,每一滴血液都有煞气逼人的煞气翻滚,向下压来。

天穹上一声轰鸣震动八荒,方圆数万里被阵法笼罩之地,皆颤抖起来,一道无形的空间波纹从空中扩散开来,所过之处,虚空湮灭,阵法破碎,甚至许多来不及闪躲的修士直接被化成齑粉,随风消散。

噗……

葬天棺倒转而回,朦胧的虚影破碎,万鬼尸王双臂颤抖,可以清晰的看到他抓住葬天棺的五指崩碎,鲜血横流,更有一股大力涌入内府,将五脏震裂,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流寇教主也不好受,身体倒退撞在那口大鼎上,脸色苍白,气息紊乱,显然方才那一击也让他受伤不轻,只不过借助阵法之力,才能勉强支撑。

不过,他眼中却爆发出两束摧残神光,神色极其兴奋,低吼道:“原来你也不过是强弩之末,我第一世身修炼渡劫金身,一身蛮力可撼天动地,你于他战斗颇久,怎能无伤,恐怕整个元神都裂开了吧,战力十不存一。”

众多要修听在耳中更是惊恐不已,三神龙王三尊法相自爆,修为暴跌,孔无忌五行剑阵难以施展,原本以为毫发无伤的万鬼尸王可以依仗葬天棺破开阵法,如今看来也是不可能了。

砰、砰……

两朵血花绽放,三神龙王与孔无忌几乎同时破开重围,只不过众人看去,却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原本丰神如玉,玉树临风的两人,不过短短瞬间,两人满头乌发竟然变得雪白,气息浑浊,肌肤暗淡苍老,甚至脸上都生出了一些皱纹。

“这怎么可能,不过片刻时间,怎么好像过去了几千年……”

唯有牛二与毕方对视一眼,心中有震惊之色难以形容,有滔天巨浪翻涌,这一片血海中竟然不知不觉吸取了两大强者的生机,与当年他陷入的境地何其相似。

三大巅峰强者,片刻之间,一重伤,两人苍老,生机锐减,如同老朽的枯木,白发苍苍,境界衰落,连深厚如渊的修为也变弱了,更加上身上原本的伤势,战力直线下降,恐怕连真仙都不如。

莫非,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吗?(。)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