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一线生机

“不好,这有这两尊大神……”

所有人大吃一惊,忽然想到还有夜魔老祖与九幽尊者二人,他们虽然被三神龙王以法相指骨重创,但毕竟是半步仙王的存在,须臾间就可恢复,战力滔天。

相比于被迫自爆法相的三神龙王,他二人战力更加强大,配合上绝天阵法,足以横扫万千修士,碾压一切阻挡。

不过,同时也有一些修士神色诧异,在流寇教主的话中竟然听出了一丝命令的意味,着实让人吃惊。

要知道这两尊强者都是上古时代的大能,半步仙王的存在,在当今时代,几乎可称得上天下无敌,却被一个无数代的后辈命令,有点匪夷所思。

更让人诧异的是,夜魔老祖与九幽尊者两人并未恼怒,相顾对视,眼底有复杂之色,难以言喻,唯有轻轻一叹,道不尽万古悠悠。

神色略显颓然,夜魔老祖摇了摇头,苦笑道:“上古年代人杰辈出,老夫自视不输与人,欲超脱前人,故此前三世秉承仙古大能之道,推演万发,力求拓展出一条登天之路。”

“只可惜,造化弄人,天道残缺,诸多法则难以弥补,落下种种遗憾未能成功,第四世斩掉一切修为,从根基开始,独创夜魔一脉,虽盛行一时,却依旧逃不开命运束缚,却原来,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在开始就已经注定,我等不过是一场大梦罢了。”

“万古天道沉浮,何人能主乾坤……”

说不尽的悲伤凄凉,这一刻夜魔老祖仿佛化作了一位行将朽木的老人,平凡而淡然,一步步迈向高空,向着那尊黑色古鼎走去。

同时,其背后黑色大日光芒炽盛,照耀九天,无尽仙道法则放射,随风飘散,而后四分五裂,化作滔天灵气席卷苍穹。

而他的身体竟然随着那黑日裂开,如冰雪消融般缓缓散去,无穷无尽的精元气息鼓荡八荒,最后一尊元神化作淡淡虚影,回首万物,最终投入那口黑色古鼎当中。

下一刻,那口黑鼎剧烈震动,仿佛活了过来,爆发出一股滔天气焰,威压赫赫汹涌弥漫,狂暴的气血通天彻地,更将整座绝天阵法都增强了数筹。

原本若细草的红色触须陡然变大,如一株株小树从大地深处钻出,疯狂生长,缠绕在诸多修士身上,扎根血肉当中,吸食一切灵气精元。

更可怕的是,整个虚空都好像被万座大山压住,原本可以腾空而起的修士纷纷被镇压下来,惨叫着被许多红色触须淹没吞噬。

“奶奶滴,这是什么鬼东西,老夫要怒了,竟然敢咬我……我踩,我踩,我踩踩踩……”

躲在诸多蛮兽身后的牛二等人也跳了起来,纷纷越上高空躲避,剑光如雨,斩断那些疯狂生长的红色触须,一茬接一茬,仿佛无穷无尽。

尤其,老兔子玉临风,先前一时未能察觉,竟然被触须咬了一口,疼得他嗷嗷直叫,怒气爆发,太阴之气滚滚,大脚丫子猛然踏下,将方圆数十丈都踩成了大坑。

奈何,那触须乃是阵法之力,源源不绝,斩之不尽,老兔子眼睛通红彻底发狂了一般,两只大脚不停踩动,便是将周围许多挣扎的蛮兽都吓得远远逃开。

毕方也未能闲者,那些古怪的触须好像能辨别某种气息,尤其侧重攻击牛二和毕方,却悄然远离魔女身边,两人对视一眼,似有恍然之色。

这些触须仿佛有自己的意识,能够逐弱避强,牛二和毕方乃是仙气塑体,血液中含有仙道气息,而魔女乃是上古巅峰大能转世遗留的躯体,冥冥中有一种压力,让触手胆怯不敢轻易碰触。

“嘿嘿,天道有缺,这世上本就不会有完美的阵法,本王号称神算子,区区阵法岂能困住,看我破你!”

毕方眼中寒光凛冽,一转身跳到牛二肩膀上,两只小翅膀挥洒中,五块古朴而沧桑的龟甲浮现,光泽幽幽,蕴含着无尽至理,映照诸天星辰。

而此时,万鬼尸王与三神龙王屹立苍穹之上,面对九幽尊者神色古怪,这位曾经的无敌强者并未出手,反而在沉默,半响之后才长叹一声。

抬首望着三神龙王与万鬼尸王,认真道:“你二人与那孔雀也算是资质不俗,若在上古年代,寻常时期也可成就一方霸主,或可登临仙主之位,只可惜大道残缺,寄托在先人功法之上,必然成就有限,若不能跳出束缚,终归难以踏出最后一步。”

说道这里,九幽尊者抬首指了指苍穹,神色凝重,道:“这天早已不是万古之前的天,苍天有道,庇护众生,苍天无道,抹杀一切强者,老夫也该离去了,望你二人好自为之。”

说罢,留下满头雾水的万鬼尸王与三神龙王百思不解,九幽尊者周身一震,身体内蓦然传出一声碎裂之声,仿佛四肢百骸同时崩碎,五脏六腑也崩碎。

一层无形煞气从他体内迸发出来,竟有种惊天动地的恐怖气息,让三神龙王与万鬼尸王同时震惊,眼底忍不住露出骇然之色。

相比于先前这位尊者所暴露的战力,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似乎先前那一场大战,仅仅是做戏而已,根本不是杀伐之战,否则他二人即便是拥有葬天棺和体修指骨,都不敢轻言胜过。

果然,这上古遗留的绝世大能非同寻常,亿万年所沉淀的底蕴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比拟,无论是修为,还是神通都已经超出了灵仙境界,甚至可与玄仙争锋。

只是同时也让众人难以理解,到底为何他们隐藏修为,仅仅是与他们佯装战斗,还是另有目的,隐藏着天大的阴谋。

轰隆一声巨响,天地猛然震动,所有人都惊骇的抬起头来。

只见天空上一个巨大的黑洞爆裂,灵气散乱,虚空碎裂,五色剑光纵横长空,孔无忌身体踉跄,从虚空中显出身形,脸色苍白,气息紊乱,却好似并未受伤。

但是,三神龙王与万鬼尸王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震惊,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是他们二人与之相识十万余年,彼此了如指掌。

如今的孔无忌虽然未曾受伤,但是仙道法则凌乱,那五道剑气竟然隐隐有涣散征兆,更在精纯至极的剑气中参杂了一丝杂乱气息。

难道,五行山的绝世神通竟然被破了不成!

只不过,此时不是深究之时,众多妖修目光落在另外一方空间,只见二世身身形修长,气息稳健,一场大战竟未留下半点痕迹,唯有眉心一点醒目的鲜红,格外刺眼。

“万古争锋谁为巅,终究还是错了,那就错了吧……”

二世身仰望苍穹,浑浊的双眸竟有晶莹光线,似有难以承受的悲哀涌现,身躯猛然一震,四分五裂,众人这才看清,他的头颅竟然早已粉碎,元神崩溃,随风一吹,就化成了飞灰。

唯有飘渺之声回荡:“苍天已死,凡人何存,道灭众生……”

嘶——

诸多修者大能身躯一震,神魂中似乎猛然醒转了几分,尤其是三神龙王这等强者,朦胧中似乎触摸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隐秘,心底涌出一股彻骨冰寒执意。

二世身临终之言,似乎另有所指,并非仅仅是哀叹自身,更让人在意的是,洞穿他眉心的那一点锋芒,绝非五行剑气所伤,难道还有他人?

万鬼尸王与三神龙王脸色凝重无比,深深看了孔无忌一眼,却见他暗中摇头,登时心底更加涌出无尽寒意,到底是何人有如此威能,竟然可以在万众之下,抹杀了一尊无敌强者。

尤其实在孔无忌和二世身以自身仙道法则所圈起的禁地当中,即便是仙王出手,恐怕也不能瞒过所有修士。

“哼,枯木凋零,落叶成灰,你莫非还想离开根基独活不成。”

苍穹之上,流寇教主冷笑,伸手一挥,顿时一片血光倒卷而回,将二世身的元神圈起投入古鼎中,顿时一股滔天血气爆发,整个绝天阵又增强了数筹。

赤红光芒如汪洋大海,伴随着无尽仙道法则贯穿虚空,茫茫如一条条天河横空,禁锢八方,将方圆数万里都笼罩在内,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息。

“哈哈,大阵已成,万古独一,今日本座要逆天伐仙,将整个天下强者斩杀殆尽,日后我神教必将君临天下,一统千秋。”

流寇教主仰天大笑,满头黑发怒乱狂舞,张狂的脸上狰狞而恐怖,竟似乎有些扭曲,目光寒冷如霜,似饿狼一般盯住万鬼尸王,桀桀诡笑。

“老东西,你这棺材不错,今日就交给本座吧。”

话音未落,流寇教主手中捏印,登时苍穹震动,黑色古鼎仿佛牵引整片世界,一股粗大的血柱从天而降,更伴着无尽仙光,磅礴之力惊天动地。

“好胆,跳梁小丑也敢卖弄,不过区区阵法,给我破!”

万鬼尸王大怒,这小辈不过真仙修为,竟敢借助阵法之力妄自尊大,以言语欺压于他,简直气炸了废,真气涌动身体暴涨,手臂如一条莽龙蔓延出去,手握葬天棺狠狠砸过去。

只是出乎众人意料,巨响之后,万鬼尸王庞大的身躯倒退数百丈,竟然落于下风,着实震惊了万千修士,而那流寇教主更是张狂大笑,手中捏印,另外分出两股浩瀚血气,向着三神龙王和孔无忌镇压下去。

这一刻,他竟然以一人之身独斗三大无敌强者,更将他们完全压制,着实震惊了所有修士,莫非今日要注定丧身于此不成?

就在此时,毕方突然小眼迸射出两道神芒,五块龟甲绽放朦胧光晕,化作一只短箭,斜指苍穹之上,正对着那口通体黝黑的古怪大鼎。

“这座古鼎就是阵法中心,只要破去或者移开,绝天阵不攻自破!”。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