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 绝天阵

天穹之上,墨云翻滚,雷龙游动,更有一片金色汪洋雷海,汹涌澎湃,恐怖的威压弥漫,仿佛上苍在震怒,欲毁灭世间万物。请大家看最全!

即便是相隔数十里外,那些围观的要修也惊恐不已,有一种源自心灵深处的恐惧。

天罚,世间最强劫数!

任你神功盖世,震铄古今,一旦遭遇天地厌恶,大道诛罚,降下灭世的雷劫,谁也不可能挡住,那是大道排斥之力,必死无疑。

“体修之路断绝,不可再现,天地灭之!”

一瞬间,所有人心底都产生这样一种意念,那是上苍降下的赦令,号令众生,诛杀体修,所有人都心生恍然,有种莫大的恐惧,更蠢蠢欲动,由心底产生一种杀意。

即便是面对第一世身与三神龙王这样的巅峰大能,几近世间无敌的可怖强者,也忍不住要扑上前去。

可是,最让他们震惊的是,还未靠近,堂堂一代上古大能,怜生子第一世身竟然自焚了,焚烧精气真远,连骨髓都在化成灰烬。

“苍天已死,大道逆乱,老夫不甘啊——”

灰白长发熊熊燃烧,绽放赤色霞光,每一根发丝都喷薄精元,如滔滔大河奔流不息,第一世身仰天长叹,脸上写满悲哀之色。

体修之路艰涩无比,当年万劫仙王推演出半部功法,就感应到了天地排斥,不得已自斩一刀,将渡劫金身斩出体外,修行难有寸进,不得已踏上那条古路,寻找另外一方超脱的天地。

而第一世身,借助仙王布下的阵法,隔绝万道,一步步钻研推演,将原本第六层的渡劫金身诀一路创出了第九层,体魄强悍无双,可硬撼葬天棺,绝世恐怖。

可惜,今日甫一出世,就被天道感应,降下灭世雷劫,任他神威盖世,却也难以抗衡,叹息一声,望着三神龙王所控的那一截指骨,淡淡道:“曾经盖世无敌,却遭天弃,老夫始终不甘,待大计功成,必能穷究天道,追溯那一段逝去的岁月。”

三神龙王一愣,此人语言中透露出的无奈,分明实在忌惮着什么,更有一层隐藏的含义,却不能直言,但是不等他询问,第一世身摆了摆手,周身赤色火焰骤然爆发,骨骸纷纷碎裂,头颅裂开,一尊元神四分五裂,化作青烟袅袅消散一空。

只是,此刻那天道雷劫威能更盛,似乎有一尊万古仙王暴怒,条条大道垂落,万千法则环绕虚空,将那截指骨包裹,苍穹上万雷齐鸣,金色雷海倾斜,欲降临世间。

“不好,快收起它!”

万鬼尸王大叫,即便是站在三神龙王旁边,也能感受到那股磅礴的威压,简直要灭杀他的神魂,由此可知,若是真的让天罚降落,恐怕整个上古道宫都将被夷为平地,寸草不生。

三神龙王摇了摇头,眉头紧皱,微微迟疑,先前第一世身的话让他联想到了一些往事,他同样能够感受到天际传来的杀意,如此雷罚连仙王都能抹杀,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抵挡,即便是收起指骨,天罚也会降落。

唯一的办法……自斩一刀!

仰望苍穹,灰白指骨横亘天际,巍峨如山岳般凝重,仅仅是一枚残骨却拥有无边威压,可撼天动地。

这是自己心神孕育了十万年的至宝,更崩碎了两尊法相,将全部精元都灌入当中,才能面前复苏一些实力,可想而知若是让他完全发挥,足以横扫天下,比肩仙王强者。

三神龙王心底暗叹,手中法诀蓦然变换,全身血气斩断,灌注到指骨当中的仙气与精血倒卷而回,同时操控灰白的指骨冲上苍穹。

轰隆隆——

天空是风云倒卷,雷海轰鸣,金色的雷液溅射八方,落到地上将许多古老的山岳都完全毁灭,大地洞穿,威力十分可怕。

片刻后,白骨毕竟是一枚残骨,失去了往日的威能,被茫茫雷海完全覆灭,彻底崩碎,三神龙王心神相连,不由面色微变,喷出一口鲜血。

墨云消散,雷劫隐退,眨眼间震动世间的天罚散去,露出灰蒙蒙的一片天空,仿佛从来未曾出现过。

“哈哈……苍天垂怜,我等大计终成。”

突然间,五世身仰天大笑,身躯踉跄,鲜血汩汩流淌浸透了全身上下,但是他却不管不顾,体内骤然爆发无穷剑气,无尽毛孔中精气喷薄,化作一缕缕锋利剑芒射入虚空。

“王八蛋,你敢趁人之危,本王拍死你!”

万鬼尸王微微一惊,身形一晃抢上前来,互助心神受伤的三神龙王,手中葬天棺高举,磅礴的力道镇压苍穹,随时准备雷霆一击。

众多要修这时才忽然想起,对方毕竟还剩下四位强者,而三神龙王自斩一刀,毁去了第三尊法相,正处于最为虚弱的时期,恐怕连一人都难以抵挡。

“残喘多年,今日终能归去,我先去矣……”

只是出乎众人预料,五世身并未横剑斩来,反而淡淡一笑,他的毛发皮肤层层脱落,周身腾起一股滔天剑气冲入九霄云外,肌肉散落,骨骼崩碎,便是头颅也裂开了,元神微笑面对众生,仿佛超脱于世间,白日飞升一般,整个人化作一缕仙霞,消散于虚空之中。

“又死了一个……”

众多要修目瞪口呆,心底忍不住颤抖,这到底是怎么了,这些强者大能难道都得了失心疯,眨眼间第一世身与第五世身全都自杀而亡。

若说第一世身因为天罚之故,自斩一刀毁去了道基,却也可以解释,这第五世身就有些奇怪了,死的莫名其妙。

“万古岁月悠悠而逝,老夫早在当年就该死去,却苟延残喘,沉眠多年,今日终于解脱,可以安心而去,诸位道友得罪了……”

六世身低低说道,满身魔气翻滚,眼若铜铃,明明是一尊上古魔神,此刻竟有种飘然欲仙的错觉,洒脱而超凡,周身血气喷薄,一股股本名精元被逼出体外,身体迅速衰老,眨眼间就化成了一堆枯骨。

“这……怎么也死了……”

任谁都难以置信,方才还征伐不休的几人,莫名其妙的就忽然自杀了,仿佛解脱了一般,有种立地成佛的感觉。

“咦……不对,这是什么?”

忽然,有妖修惊呼起来,众人随之望去,就见到原本灰蒙蒙一片天穹,竟然染上了一层血色,同时大地上一条条血色河流蜿蜒流淌,从未知之地蔓延过来,将方圆万里都包围在内。

所有人都感觉到整个空间都变得粘稠起来,一股血腥之气渗入肌体当中,更有一些小妖全身都在喷血,尖叫着向后退去。

“这是什么鬼东西?”

片刻间,众多要修纷纷惊呼起来,只见大地之上不知何时竟然涌出一层细密的血色植物,仿佛触手般伸缩不定,向着修者的身体缠绕过去,然后钻入皮肤当中。

一时间,众多修士寄出各种法器,剑光纵横,刀光凛冽,将那些触手全部斩断,但是那这些古怪的植物落地之后,竟然生根发芽,又重新生长起来。

“快,快飞起来……”

人们腾空而起,但是却忽然发现,空间仿佛凝固了一半,每飞起一寸都有极大的压力,背上好像压着一座大山,根本难以冲上云霄。

“不好,这是阵法之力!”

忽然间,很多老妖恍然大悟,恐怕也唯有高深莫测的绝世阵法,才能拥有如此可怖的力道,不知不觉中,将万千要修全部陷入死地,而无一人能够察觉。

“哈哈……,绝天、绝地、绝生灵,绝天阵中无活命,诸位不必挣扎,本座只不过接诸位生机一用。”

这时,那位早已消失不见的流寇教主忽然出现在高空之上,在他身前是一座古朴的三足大鼎,十丈方圆,通体黝黑,从中涌出无尽血光,然后化作一条条锁链般钻入虚空大地。

“好胆,竟敢坑害我等修士,给我死来。”

众多妖修暴怒,当中不乏一些真仙大能,虽然他们不敢与怜生子七世身抗衡,但是面对流寇教主却并不弱势,纷纷祭起法宝,冲上高空。

“嘿嘿,本座钻研上古阵法数万年,岂是尔等能够相比。”

流寇教主冷笑,伸手一挥,登时古鼎中喷出一股血气,霎那间化作一片汪洋大海,遮天蔽日,将那些真仙镇压下去,连祭起的法宝都吞没起来,苦苦挣扎,却不能脱困。

“小辈,接我一棺材。”

突然间,万鬼尸王神威大盛,右臂横贯虚空,化作一条千里山脉,手握葬天棺的棺盖,仙气缭绕,威压如海,带起漫天狂风砸下。

嘭——

一声闷响,流寇教主身躯颤抖,其身前的大鼎也晃动了几下,原本困住那几位真仙的血海轰然破碎,露出几道身影,急速倒退出去。

流寇教主眉头一挑,眸光向下横扫过去,落到夜魔老祖、九幽尊者身上,此时七尊怜生子,仅剩下这两人与第二世身还活着,寒声道:“诸位道友时辰已至,还不祝我一臂之力!”。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