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天罚

一指横空,巍峨如高山大岳,仅仅十丈之躯,却散发出宛如神主一般强大的威压,好似王者再生,霸道的气息铺天盖地,震惊万千大修。

“那是神魔手骨,还是昔日的无上大能所留……”

“难道,是那种超越仙王境界,臻至无上巅峰的绝世强者……”

诸多要修议论纷纷,惊骇的望着三神龙王,身姿挺拔丰神如玉,全身精气滚滚如浪潮汹涌灌注到那根指骨当中。

横陈白骨,惨败而腐朽,如同烂掉的树根,支离破碎,没有一点完整之处,但是此时,却散发着一股狂暴的气息,威能惊天动地。

“怎么可能,这是体修之骨……他们怎么可能还出现在这方世界?”

夜魔老祖神色惊恐,骇然万分,忍不住鲜血狂喷,身体在这股强大的压力之下,都在不停的颤抖,仿佛见到了让他恐惧的事物。

五世身脸色惨白,瞳孔骤然放大,踉跄倒退数步,震惊道:“天意如刀,斩断了大道,那一场大战泯灭了天地,连传说中的苍天都死了,体修完全断绝,被大道焚尽,怎么可能还留下这么一块骨?”

“不可能……不可能,若是都留下了一块骨,那大道未曾断绝,当年的仙主就不用自斩一刀……”

枯骨一出,天地震动,一向风轻云淡的七尊怜生子仿佛都感应到了,都露出不可思议之色,便是一直蹲守在旁边的九幽尊者和六世身也急忙赶来。

“莫非真的是那时候的骨头,给我拿来。”

九幽尊者大手伸出,手臂骤然胀大,如一座山脉横亘虚空,五指张开,每一只都重若千钧,似擎天巨柱,向那块枯骨笼罩下来。

与此同时,六世身魔气滔天,狂暴的飓风席卷苍穹,随着他手中结印,一座高有千丈的巨大山岳从天而降,上面尸骨堆积,生满诡异的血色竹林,随风摇曳,发出呜咽鬼鸣。

“一群残废之人,也敢嚣张,给本王去死吧。”

三神龙王神色冷峻,两道剑眉斜入鬓发,眼中寒光凛冽,伸手一点,那块指骨蓦然砸下,仿佛天地崩塌,世界毁灭一半,恐怖的压力直接碾碎了万古晴天,摧枯拉朽,破灭一切阻挡。

轰隆一声,天摇地动,指骨虽小,却仿佛精钢锻造,比任何神兵都要坚固锋利,轻轻一撞,就将九幽尊者的手掌洞穿,沿着手臂一直刺下,将整条手臂撞碎。

“怎么可能……”

九幽尊者骇然倒退,整条右臂爆裂,鲜血溅射,若非及时闪躲,恐怕身体都要裂开,更有一种不朽的力道,沿着血脉冲入识海,仿佛要灭杀元神一般。

而此时,三神龙王眉头微挑,眼底寒光乍闪,指骨如一柄利剑逆天而上,劈裂苍穹,向着那座白骨血竹山岳刺下。

噗——

仿佛豆渣一半脆弱,六世身召唤出的骨山直接崩碎,四分五裂,无尽尸骨漫天****,血竹呜咽,纷纷断折然后化成灰烬。

恐怖的力道直接透过虚空,将他撞飞出去,满头黑发也遮不住惊恐的面容,似乎难以置信,这一块枯骨竟然如此强大。

要知道,那仅仅是一块指骨,更甚者是一块腐朽了亿万年的骨头,看似精华散尽,破烂不堪,早已失去了昔日的威能。

但是,在三神龙王手中施展出来,竟然有如此恐怖的战力,仿佛仙王在世睥睨万族,可以轻易碾压一切对手。

“断绝的大道……体修之路……”

一时间,许多要修都听到了这些话,诧异不已,这似乎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料,而且看五世身那惊恐的表情,似乎这里面关乎着一个天大的秘密,震惊万古。

“大道都已经灭了,你这块骨从哪里得来?”

夜魔老祖疯了一半,不顾浑身鲜血大吼着向三神龙王冲来,但是那块指骨仅仅一颤,一股磅礴的力道冲破苍穹,直接将他撞飞出去,浑身劈啪作响,碎了不知多少骨头。

“这块枯骨吗……?”

三神龙王脸上露出一抹古怪笑意,目光略略扫过眼前四人,淡淡道:“说起来,本王还要感谢你,或者说感谢你的七世身。”

“什么……”

四尊怜生子还有万千妖修都愣住了,似乎很诧异,纷纷侧耳倾听。

“十万年前,悬空岛一战,你我二人打碎了三十三座大山,十六颗星辰,一直战到了域外星空之中。”

“银河漫漫,宇宙苍茫,当日你趁着本王法相未成,故意欺压于我,封天手绝世无双,将我重创,一直逃入宇宙深处,苟延残喘。”

“但是你却不知道,那是本王匆忙之下误入一座古阵,当中坐着一尊白骨,虽然早已死去无尽岁月,那种威压却尚未散尽,恐怖之力镇压整座星辰,而那阵法早已破败不堪,却依旧有着强大威力,有斩仙灭神之能,险些丧命,仅凭着一口倔强之气,使劲浑身解数才勉强逃得一命,从中仅仅带回一截指骨。”

“什么……一尊白骨?”

所有人倒吸冷气,那竟然是一尊完整的白骨,一截指骨就已经有如此威能,可想而知,那副白骨生前要强大到何种程度,甚至远远超出了仙王境界。

“莫非……是远古之前的巅峰大能?”

六世身狰狞的面容僵住,大眼中露出思索之色,体修之路早已断绝,远古年代就已经销声匿迹,传闻中被天刀斩灭,道途断绝,泯灭一切痕迹,故此后世再不见体修。

即便是一代代杰出强者,智谋无双,不断开创精妙玄法,以各种奇功妙法淬炼躯体,却也难以达到一种无双境界,将身体锻炼到万法不侵的地步。

抬头仰望那一截指骨,夜魔老祖满脸苦涩,其余三人也默然不语,这是一种绝路,昔日万劫仙王曾经试图接续古路,却遭到反噬,不得已自斩一刀,躲过了天罚。

若是当年得到这样一截枯骨,凭借仙王的无上智慧,足以让他推演出一条完整的大道,或许可以借此突破困顿的境界,达到万古修者梦寐以求的巅峰,超脱凡俗。

“罢了罢了,天意如此,却也强求不得。”

不知何时,第一世身缓步而来,周身金光缭绕,气血磅礴如海,面对那一截枯骨强大的威压,竟然凛然不惧,两者甚至有着一种共鸣,让整片天空都在震荡。

万鬼尸王掠空而来,手里提着葬天棺,眼若铜铃怒放森然寒意,大口大口的喘气,显然先前一场大战艰苦无比,虽然借助至宝,却也难胜过自行推演出第九层渡劫金身的第一世身。

轰隆——

天穹上忽然风起云涌,黑压压乌云盖顶,眨眼间遮蔽了整座天空,更有一条条雷霆粗大如岳,在高空上急速翻滚,发出震天的巨大轰鸣。

同时,两道诡异的力道突然从天而降,仿佛冥冥中的大道神念,伴随着万千法则垂落,一条禁锢在第一世身身上,另外一条却落到了那截灰白的指骨中上。

磅礴而无尽的意念降落,从迟疑到愤怒,而后竟然暴怒起来,墨云翻滚,雷霆轰鸣,仿佛这片天地都震怒了,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那股强烈的杀意,紧紧锁定在第一世身和指骨上。

“不好,这是天罚……”

诸多要修倒吸冷气,惊骇的看着天空上乌云层层堆积,雷霆如海,更甚者看到了银色雷龙穿梭,那极端的背后,还有一片金色汪洋,散发着恐怖的威压。

天罚,乃是天意刑罚,传闻中那种大奸大恶之辈,受苍天诅咒之人才会降下灭世雷劫,斩杀逆天之人。

比如一直力求超脱的何足道,若非流氓兔借体而生,说不定真的抗住了天劫,成为当世第一超脱之人。

如今,感应到了早已湮灭的体修之路,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无论是生灵还是枯骨,其中蕴含的一种大道,让苍天都震怒了,要抹杀一切。

“天意如刀断乾坤,体修路早已断绝,不可再现,如今仙王大阵遮掩不住,终于还是被他发现了。”

第一世身淡淡一笑,脸上看不出丝毫惊慌,扫了三神龙王一眼道:“幸好天佑我主,老夫拖延的时间也够多了,大计将成,却不能死在雷罚之下,道友与我一同上路可好?”

说话间,只见他全身忽然燃烧气一抹淡淡的火焰,颜色赤红如血,从身体里面喷发出来,甫一出现,背后磅礴的血海蓦然点燃,化作滔天火焰,

火焰炽热而霸道,转眼间竟将他全身精气焚烧殆尽,然后是周身毛发燃烧,皮肤一块块剥离,化成灰烬,直至白骨折断,露出里面脆弱的脏腑,皆在燃烧。

“怎么可能,他这是自毁道基,焚灭身躯……”

众多要修忍不住惊诧起来,这位第一世身强大无边,以一部炼体功法抗衡葬天棺,力压万鬼尸王,简直仙王之下最强之人,即便是面对天罚也未尝不能一试,可是他却干脆的自焚了。

他是疯了吗?(。)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