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一十一章 刀开石碑

韩森把因果报应刀拿出来,也没有指望依靠它的锋刃取胜。

石碑本身并无攻击性,因果报应之力也没有用处,韩森所需要的,也仅仅只是它的坚固特性。

手握因果报应刀,韩森身上荡漾起奇怪的力量波动,一刀虚斩而下,却没有斩向石碑,只是那么虚斩一刀而已。

刀光凝聚于虚空之中,仿佛定格在那里似的,韩森的刀光越斩越快,一刀接一刀的斩出,令那刀光越来越多。

众人顿时明白他们想干什么,之前的点灯之战中,宇宙各族就已经见识过他的天之下刀法,都知道只要给韩森足够的时间,让他凝聚出足够的刀光,完全可以打出媲美顶级真神的强大刀力。

白无上微微皱眉,他是想看韩森的打神术,而不是这种依靠时间取巧的手法,真正顶级真神的战斗,根本不会给韩森那么多的时间去凝聚刀光聚集刀气。

可是对付石碑这种奇特的异种,韩森的这种积蓄力量取巧的方法反而恰好最有用。

旁人就算会聚力的基因术,也不可能保持长时间不消散,也很难同时控制成千上万股的力量。

而韩森的天之下刀法,却可以令力量一直存在,不会出现发散的现象,而且也没有控制方面的缺陷,就算是上亿的刀光,韩森也可以控制自如。

当然,一般真神就算能够控制这么多的刀光,也没有用之不竭的气力斩出那么多的刀光,韩森也是暗自运转洞玄经,强行借助大宇宙中的游离能量,再加上天之下刀法对于宇宙规则的运用,才能够一直不停地斩出刀光。

在真正的生死战斗中,很难看到数万数十万的刀光出现,可是现在韩森一刀刀快速劈出,令那刀光越凝越多,丝毫没有停手的迹象,那刀光多的已经无法计数,就如同天上的银河一般流动盘旋,形成了恐怖的刀流。

那些原基神化都看的心惊震颤,不由得又后退了几千里。

韩森的刀光如果只有一两道,甚至是一二十道,其威慑力远远比不上白无上的拳力,可是如今聚集成河,其威势之强,比白无上的那一拳还要恐怖。

白无上也是微微皱眉,这么多的刀光,就算是他也没有把握完全掌控,韩森能够把如此多的刀光控制自如,可以随手所欲的流转,而没有丝毫消散的迹象,这确实是一种本事,并非纯粹的取巧。

而且韩森还在不断的斩出刀光,显然他的控制能力还没有到达极限,只是这一手,许多顶级真神都未必能够做到。

也就是镇天宫和太上族那些擅长此类基因术的真神强者,才有可能做到。

韩森自己也不知道斩出了多少道刀光,到了后面,刀光已经铺天盖地,笼罩了整个苍穹。

“应该差不多了吧?”韩森感觉差不多已经到了极限了,再继续下去,连他也有些控制不住那恐怖的刀流了。

看了一眼那石碑,韩森不再犹豫,双手握着因果报应刀,高高举过头顶,那漫天刀流顿时像是漩涡一般向着因果报应刀之上凝聚而来,令因果报应刀上面的刀光越来越强,越来越恐怖。

虽然刀流本身就已经很强,不过那石碑似乎拥有强大的恢复能力,若是持续性的冲击,未必能够将其摧毁。

所以韩森打算把所有的刀光凝聚在一起,形成一道无比强横的刀光,一斩劈了那块石碑。

就算无法将石碑彻底摧毁,也可以斩下一大块来,形成的石系飞禽异种,怎么也会比白无上的金翅大鹏鸟强。

随着刀上的刀光越来越强,那些原基神化心中悸动,额头上也溢出了冷汗,忍不住再次后退。

即便是白无上,看着那刀光也有些动容。

那般强大的刀光,就算是他的全力一击也远远不如。

“虽说是取巧的手段,可是能够驾驭这般刀光,韩森的手段确实恐怖,此子不除,将来可能会是我皇极族的心腹大患。”白无上对于韩森的忌惮又多了几分。

站在白无上的角度来看,韩森越强,对于皇极族的威胁也就越大,自然是早早除去为好,等他晋升真神,再来找皇极族的麻烦,那时危害更大。

韩森双手握刀,依然颤抖不止,凝聚的刀光实在太多了,让他都感觉有些控制不住,如果不是因果报应刀本身几乎是不可摧毁的,只怕凝聚在上面的刀光,会把刀身直接震碎。

眼看着刀光已经如同冲天利刃一般,还有一些零散的刀光没有依附上来,韩森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双手挥舞大刀,对着石碑狂斩而下。

如同分割了开地的刀光落下,斩在石碑的最上端,硬生生把石碑劈开,在刀光飞溅之中,石碑也被一寸寸的劈开。

无数的刀光碎裂和石粉飞舞,被劈开的石碑之中也有七彩霞光喷涌,那场面看的远处地原基神化们目瞪口呆,好似是宇宙被斩开了一般。

轰隆!

整块石碑被从中间劈成两半,向着两侧倒去,韩森手中因果报应刀上的刀光也几乎消磨一空,只剩下丝丝刀气还在燃烧,似是没有被完全浇灭的篝火一般。

尘埃弥漫了天地,看的众人目瞪口呆。

连白无上也只能在上面留下拳印的石碑,竟然被韩森一刀劈成两半,这是何等恐怖的攻击力。

虽然说准备时间太长,实战中几乎没有太大作用,但只看这威势,实在有些骇人。

白无上等人的目光都死死地盯着被劈成两半倒塌的石碑,想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在石碑之上留下伤痕,会出现石系飞禽,现在整个石碑都被斩开,会发生什么却是难以预料。

韩森微微皱眉,看着摔落于地上,还在喷涌着七色光彩的石碑沉默不语。

他并没有听到猎杀异种的提示,证明这块石碑异种并没有被他斩杀,依然还活着。

如此恐怖的一刀,竟然还是没有能够斩杀石碑,这家伙必然是顶级真神异种无疑,只可惜它没有攻击性,只能任人宰割。

轰!

两块残碑之上的七色光彩越来越强,化为了恐怖的七彩光焰冲天则起,将整个天空都染成了七彩之色。

在那燃烧的七彩光焰之中,一声清鸣响彻九宵,然后就看到那七彩光焰之中,一只飞鸟振动双翼,缓缓飞了出来。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