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9、家长里短

李和从后屋出来,还没到院子,就听见了前屋的争吵声。

“你这丫头翅膀是越来越硬了!”他老远就能听出来这是李兆辉的声音。

“骂丫头算你本事了?”这是老奶在训斥李兆辉。

“这还没到家呢,怎么就这么搞了。”李和看到李燕哭的泪眼婆娑的,有点不忍,对着李兆辉道,“老叔,不带你这样的,一年到头好不容易见一次面,你非闹这出。”

“哎,常年到头的麻烦你们,这丫头也太不争气了!”李兆辉的本意倒不是真的想训斥闺女,其实就是做个样子给李兆坤老俩口看,我也不是纯心的想让你大侄女沾这个光的!

只是这个丫头不听话!

他闺女这两年具体挣了多少钱他是不清楚,但是光是这一年,就已经往家里寄了十来万!

他不傻,没有必要跟着闺女犯冲,较劲!

不能让李兆坤以为他是死皮赖脸的人呢,虽然俩人是亲兄弟,但是这场面他得做!

李兆坤更是不傻,他明白老三做这个妖是图什么!

所以,就由着老三在这里假模假样的训斥闺女,他眼皮子都没翻!

“这是我妹妹,我照应不傻应该的吗?”李和也明白这个道理,他拍拍李燕的肩膀道,“回去吧,你不是给老叔买了衣服吗,回去给他赶紧试试,让他骚包过个年。”

旁边的人哈哈大笑,只有李燕一声不吭,吃力的把大行李箱拎着往前面走。

“死丫头。”李兆辉也尴尬的跟着笑,然后小跑两步,追上闺女,夺过了她手里重重的行李箱。

李和摇头苦笑,随后又问旁边的李隆,“葛家不说话了吧?”

李隆道,“我出的面,他们家哪里还敢乱咋呼,那小子五一都结过婚了,不会再提这茬。”

“那就好,东西拎着。”李和把手里的两瓶酒丢给李隆,背着手朝着刘传奇家里过去,李隆和大壮等人在身后跟着。

在村子里他发现,几乎家家门口都停着一辆大卡车。

李隆道,“除了少数那么几家,大部分家都买了。”

“生意怎么样?”这是他一直都是很担心的问题。

“大部分还不错,怎么说一年闭着眼睛都是万把块钱进账,只有桑永波那货,图省保险钱,也是他倒霉,一个人骑摩托车不看路,从岔路口硬生生的撞上他大卡车。”刘老四有点幸灾乐祸的道,“刹车都没来得及,人家锯了一条腿,说不清了,他赔了人家两万块钱不说,还耽误了半年的活,到处借钱,现在还没缓过劲呢,这年过得...嘿。”

离老远,李和就闻着了刘家厨房窗户口窜出来的油烟味,房顶上的烟囱的烟不断的朝着外面冒,偶尔还能瞧见劈材未燃尽而跟着飘出来的火星。

刘家的门口同样停着一辆大卡车,一串孩子围着大卡车打打闹闹,雪地里被他们踩的都是脚印。

“李柯,把你带回去。”李和也看到了在一旁疯跑的李柯和李怡,他虎着脸对李怡道,“快点回去,你妈到处找你呢,再不听话就揍你了。”

他的吼声镇住了不少孩子,都跟着老老实实的站着。

李怡充耳不闻,继续扯着一个小男孩的衣襟,嘻嘻哈哈,但是李柯倒是乖巧的很,一把抓住李怡,“回家吃饭了,奶奶喊了。”

她的荷兰话还是这么拗口,单纯的鼻元音,复元音动程不够,甚至根本就是卷不起来舌头,但是已经令李隆和段梅两口子欣慰不已。

“娃嘞,进屋吧,外面冷。”何老西也冲着被李怡扯着衣襟的男孩子喊。

“好。”小男孩答应的清脆,可是想进屋,却甩不开李怡。

李怡的身后又被李柯拽着,“Comealong,baby.Timeforyoutogethome.”

情急之下,普通话和荷兰话表达不好,她只能说着自己才能懂的话。

“好了,松开哥哥。”李和看着仔细对着小男孩看了两眼。

这是何舟。

个子高了,像她妈妈一样的小麦色的肤色,眼睛也是大大的。

这一点李和很感慨,没有随他的眯眯眼。

他的儿子和闺女,没有一个随他的缺点。

李怡被李和掰扯住手,心不甘情不愿的被李柯拽回了家。

“小孩子嘛,让她们玩玩就是了。”递烟给李和的是一个穿着呢子大褂的中年人。

“今年回来过年?”李和接过烟,同刘传奇的儿子刘松寒暄。

刘松比他大几岁,不管是前生还是今世,两个人的交集很少。

“再不回来,俺爹还不和我拼命。”刘松笑着把李和迎进大门口。

大门口站了一圈人,都是本庄的,都纷纷和李和打招呼。

“大松现在又提干了,营级干部。”李志是一副羡慕的口气。

“哎,都是混日子。”刘松嘴上是这样说,但是依然掩盖不了脸上的得意。

他老婆抱着孩子从门口过,他正要张口介绍,他媳妇看都没看他一眼,就去了外面,尴尬一闪而过。

李和装作没看见,对站在门口发愣的李昂问,“工作了吧?”

“早就工作了。”李志替着儿子说话,“你看看,都成了书呆子了,就是不说话。”

“心里有就行。”李和帮着圆场,当然他也能瞧见李志脸上的喜悦之情,顺水推舟的问,“什么单位啊?”

“郑州的石化厂,做技术科员。”李昂这次开了口。

“那是不错。”李和没有一点恭维的意思,石化厂不是一般人想进去就能进的。

“哎,他工作是稳定了,就图他赶紧成个家了。”李志眉开眼笑的道,“趁着俺和你嫂子还能干,给带带孩子。”

“别都门口站着,进来吧。”刘传奇的女婿江力一边端菜盘子,一边招呼。

他倒是比以往场面了。

大概是以往人穷气短,没底气说话,现在大卡车的生意好的不得了,说话的嗓门都粗起来了。

“进屋。”李和发现,他不带堂屋,没人肯跟着进去。

“让你不听话,不听话!”一个女人的责骂声,伴随着的是一个孩子的哭声。

“别打了。”李和看着泪眼往往的何舟,对何招娣是祈求的眼神。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