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4、跨时代的倒计时

“李先生。”格尔哈德要给李和一个拥抱。

“谢谢,跟我保持距离。”李和老远就闻着了他身上那浓重的酒味。

“抱歉,抱歉。”格尔哈德讪笑着捋掉了沾在胡子上的酒。

“坐吧,不用这么客气,又不是第一次见了。”李和先行坐下,然后重新从桌子上拿过来两个杯子,倒满酒,一人给了一杯,“来,干一杯,这几年辛苦。”

“谢谢李先生,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格尔哈德和别列谢夫坐在了李和的一边,跟着江保健时间长了,两个人倒是学会了一些中国礼仪和说话方式。

“有什么事情?”李和看着两个人欲言又止的模样,忍不住笑着道,“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

“我们还处于发展期,市场也还处于在抢占地盘的时代。

因此我们需要花费大量的资本进行扩张,而无论是基础设施和飞机都造价昂贵,如果单纯以航空公司的运营利润,根本无法承担扩张所需费用...”格尔哈德一边说一边看李和的脸色。

“想要钱?”对方还没说完,李和就猜到了两个人的目的。

“是的,李先生,你太英明了。”本来格尔哈德结结巴巴的就说不畅快,此刻李和开门见山,倒是让他松了口气,“我们现在面临非常激烈的竞争,你要理解,李先生,欧美等发达国家的航空公司都发展日久,且处于竞争充分的成熟市场,他们现在迫不及待的再向东欧扩张,我们的压力很大。

而且他们各大公司采购新飞机,开拓新航线的步伐都相对有规划,且节奏较慢,以至于日常运营的现金流能够负担大部分的扩张费用,还用不到大额融资,但是我们必须需要。

另外,美国等国家的飞机租赁业务发展完善,因此很多时候,航空公司并不需要花费大额资本购买飞机资产。基于此,他们的负债率自然相对较低。

他们的优势就是我们的劣势。”

“想添加多少架。”李和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这些...”格尔哈德小心翼翼的伸出五根手指。

李和问,“五架?”

“不是。”格尔哈德尴尬的摇摇头道,“五十架!”

“啥?”李和嘴里的酒差点没吐出来,即使是身为世界首富,一下子花个几十亿美金出去,他还是肉疼的!“你们是重资产行业,这钱一花可就是几十亿几十亿的,不是小钱啊。而且达美银行在前前后后也给你们贷了好几亿,我也给你们投了三亿多,你们这是明显的资不抵债啊。”

投还是不投,李和有点犹豫,航空业他本来就是闹着玩的,好把原来手里的飞机作废物利用,压根就没有想过作为主业。

格尔哈德急忙解释道,“不是,李先生,我想你误会了,我们想购买的是支线客机,比如庞巴迪q或者巴西的EMB-145,每架都不会超过2000万美金,特别是巴西的飞机,连1500万都不到,很便宜的。”

至于波音和空客这种动辄上亿的大型客机,他是想都不敢想!

他们自己没钱,李老二也不会给他们这么多钱!

别列谢夫见李和犹豫,更进一步道,“实际上,在这一轮疯狂采购过去之后,我们的飞机储备都会逐渐趋于饱和,我们负债率随着飞机和基础设施的年限上升,以及公司发展扩张能量的下降,势必亦会逐年下降。”

“你逗我玩呢?”李和脸都黑了,“再是便宜,老子一下子就不见近8亿!”

这哪里是便宜了!

“少一点也是可以的,比如我们可以先添加10架。”看到李和发火,格尔哈德只能退而求其次。

“给你们五亿。”李和想了想,最终还是答应了,“由达美银行和通商银行联合贷款,要是再这样,你们就等着破产吧。”

“是,是,谢谢李先生。”两个人忙不迭的点头应好,差点喜极而泣。

两个人高高兴兴地走了,一路忍不住一蹦三尺高。

潘友林过来道,“李先生,我觉得达美航空还是不错的,这两个人有能力管理好的。”

“要不然我能这么痛快的给这么多钱?”李和也是明白这个道理。

他在浦江没待两天,就回家了,这里基本没有他什么事情。

告别了1995最后一抹夕照,迎来了1996第一片灿烂的朝霞。

1996年元旦社论:《满怀信心夺取新胜利》

1996年是“九五”计划的开局之年,是实现15年奋斗目标的奠基之年,许多重大计划都将开始实施。。

而且中国将从这一年起开始大幅度降低进口关税税率总水平,降幅将不低于百分之三十。

这一刻,外资,外国商品,外国人,蜂拥而来。

对许多人来说,钱不再是那么好挣。

首都历史博物馆门前竖起的《中国政府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倒计时》显示牌,上面闪现着“距1997年7月1日”的天数和分分秒秒。

尽管天很冷,李和还是一手拉着闺女,一手拉着儿子站在这里。

这一年他35岁。

他不自觉的摸摸脑袋,他自己都想不到他浑浑噩噩的过了近17年!

恍然如梦。

但是看着左右的两个孩子,又切切实实的感觉这不是梦。

20岁彷徨,30岁定向。

中国再生资源集团的总部正式迁入东单,国家大剧院的对面。

整个城市建设的速度日新月异,引人注目,一座座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一个个住宅小区异彩纷呈,气象万千,仅存的四合院几乎成了文物,甚至入其门得掏腰包。

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说,片片低矮狭小的危旧平房再也很难找见。

这个常住人口1100万、流动人口近30万的城市甚至正在大规模地向地下空间发展,在“备战备荒”的年代修建的人防工事,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打开了紧闭多年的大门。

有的改成了地下商业街,有的成了娱乐会所,有的成了居住区,不一而足。

新总部的名称是李和起的,按照惯例,得和集团名字匹配,但是因为浦江已经有正在修建的再生大厦,不好再重复,李和干脆就称之为再生资源大厦,不熟悉的人,还真以为是废品公司的总部。

“捡垃圾,怎么就丢人了?没有不赚钱的行业,只有不会赚钱的人!”一个骑着三轮车的老头,一边望着25层的再生资源大厦,一边训斥身后耷拉着脑袋的年轻人,“瞧瞧,人家做废品能赚钱,咱们也能,有点出息行不行?”

这一天,对全首都的捡废品的人来说,都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有人再鄙视他们,他们会说,别瞧不起搞废品的,再生资源大厦,瞧过没有?没瞧过你得听过吧?

什么国营?

不是!

那是私营!

人家是小个体自己盖的楼!

跟咱们一样,都是捡废品起家的!

现在,人家为了表示不忘本,还特意盖了一座楼,就叫再生资源大厦!

打有人问起,他们是做什么的,他们也不说自己是搞废品的了,换了个称呼,老子是做再生资源或者资源回收的!

再生资源这个名字比废品称呼起来好多了!

他们的胸陡然都挺直了许多!

他李老二中国废品王的名头是没跑了!

这是李和自己都没有想到的。

奇书网

Copyright © 2017 m.qishuwang.com

网ICP备15003125号-2